九龙诛魔-正文 第二章 成人婚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女生有气质 书名:九龙诛魔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呜呜!呜呜!”灯火通明,即便是夜色降临,陈嫣亦是难以平复自己心中的情绪,自己心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着实让这少女伤透了心,梨花带雨一般的珍珠泪线不住迸溅。(ziyou)

    “这是谁啊,欺负我们的小嫣儿!”一位少妇的声音,缓缓的在房间之内响起,只感觉屋内平静的气氛即刻打破,燃烧着的烛火瞬间随着那道声音的响起而产生微微的摆动。

    “让我猜猜,肯定是宇枫那个臭小子!”少妇光艳照人,紧致的皮肤丝毫显现不出中年的迹象,浑厚的气劲,伴随着沉稳的步伐,却是极为的闲情逸致,陈嫣止住了哭声,红红的眼睛和小白兔一般,令人心生怜惜之情。

    少妇为陈嫣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装作恼怒道:“看我不让这小子吃些苦头!”

    闻言,陈嫣终是忍不住了,张了张小嘴,终是说道:“母亲,不关他的事!”紧接着,未带少妇反应过来,便一头钻进了少妇的怀抱之中,撒娇似的。

    “好,好,你这傻丫头,就会护着那臭小子,要是让你父亲和你哥哥知道了恐怕非要活剥了那臭小子吧!”玉指点了点陈嫣的小脑袋,少妇喜笑颜开,笑吟吟道。

    “好了,好了,一个月之后便是你们的成人仪式了,这段时间,抓紧闭关吧,你看看你哥哥,早早闭关,倒是你这个小妮子!”撇了撇嘴,少妇白了怀中的陈嫣一眼,顿了顿道。

    闻言,陈嫣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暗淡的目光,虽是一闪即逝,然而却还是被眼光毒辣的少妇捕捉到了,不过并未多言。

    身为陈嫣的母亲,对于这个唯一的掌上明珠的心思,她怎会不知,只是若是放在以往,说不定会让自己的女儿和陈菲争上一争,只是如今宇枫的处境,即便自己同意,恐怕,陈嫣的父亲也不会同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这般的消沉,心中的苦恼又有谁人可知。

    “好了,娘,嫣儿知道了,您老快回去吧,明天我就闭关!”深吸一口气,陈嫣强颜欢笑叹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道。

    少妇展颜一笑,娇容之下,如同珍珠贝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少妇欣慰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争取能够冲到练气十重的境界!”

    “嗯,嫣儿一定会的,绝对不会落后大哥的练气十二重的!”话音落地,那眼眸中的暗淡之色越发浓郁。

    ……

    昏暗的光线之下,杂乱的房间之内,在摇曳灯光的映照之下,约莫有着一道少年的轮廓,双眼出神的紧盯着摇曳的灯火,心中的思绪却是始终停留在白天陈嫣身上,耳边那一道道的声音回荡开来,不觉之间,嘴角上却是有着一道淡淡的笑容。

    “傻丫头,你认为陈菲可以影响我么?”说着,宇枫苦笑着摇了摇头,紧接着,迷茫的神色之内却是陡然暴射出一道精光。

    “三年来,宇枫!我想你应该可以重新站起来了吧!那个…?”摊开自己的双手,宇枫自言自语道,陡然之间在自己的手臂筋脉之上一道气流隔着薄薄的皮肤,宛若血液一般流淌而去,一闪即逝。

    攥了攥自己的拳头,胸膛微微起伏,三年的时光,早已将之前那个天才的锐气打磨殆尽,然而三年轻视,嘲弄,却是再度使得宇枫成长,他从未后悔自己三年之前自己的决定。

    “既然在落魄时离开,莫要在辉煌时回来!”一瞬之间,陈星似乎体内有着一股暗劲涌动,喃喃自语之下,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场荡漾开来,那气势比起三年之前更甚,不过其修为却是仍然停留在练气一重。

    究竟三年之前,宇枫外出修炼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天地之间,也唯有他自己知道吧,事实上,所有一系列的迷局尽数在其血脉之上。

    一切似乎过得极快,似乎就在昨天一般,漆黑神秘的山洞之内,就连宇枫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那样的山洞之内,发现了那个神秘,金光灿灿纯净到了极点的能量,令得无数修者为之疯狂,莫说给宇枫一人修炼所用,恐怕那等浑厚的力量给予关阳镇所有的修者,恐怕也要百万年能量的消耗才会消失吧。

    “得到我的代价便是需要你三年的修为丧失,以此来彻底改造你的血脉!”那道神秘的声音久久停留在宇枫的脑海之中,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得到,也正因为此,三年之内,宇枫的修为始终停留在练气一重的境界,不得进步,即便是服食大量的灵草,依然没有任何的效果,最终导致陈家高层对自己的心灰意冷,甚至现在宇枫也是怀疑是不是那家伙给自己开了个玩笑,来玩弄自己,亦或是上天对于三年前自己的狂傲不羁的惩罚,摇了摇头,宇枫想不通。

    “比起力量的加强,恐怕三年以来,我也失去了不少吧!”修为的丧失,逐渐让得宇枫在陈家的地位直线下降,本来为指腹为婚的陈家夫婿,如今却是沦落到人人被欺的地步,起先,陈天云亦是极为关心,到后来,也是渐渐失去了耐心,反观是以往锋芒太露,无论是陈嫣的哥哥陈沥亦或是陈林的大哥陈宇,对于这个曾经压他们一头的天才一向是极为的不服,甚至包括其他几位家族高层的子女也是极为的嫉妒宇枫,久而久之,宇枫的处境越来越不妙。

    在最得意的时候,也就是越容易得罪人的时候,宇枫深深知道这个道理。

    更为令得人难以接受的是,自己的准妻子,也就是陈嫣口中的陈菲,如今对于自己极为冷淡,更为过分任性的是擅自做主,要嫁给罗家的罗阳,对此,陈家的高层虽然没有表态,但也是保持一种默认的态度,毕竟嫁给一个“废物”这赔本的买卖谁也不会干,这不由让宇枫有些心灰意冷,而如今,恐怕整个陈家上下,算的上朋友的也只有陈嫣一个吧。

    这个小丫头,三年之前,可是出了名的小笨蛋,不过那个时候,宇枫与前者两人之间有着莫名的联系,经过宇枫的点拨之后,没想到,三年来,陈嫣一步一步渐渐的参悟了修炼的法门,这一年来更是进步神速,以其修炼的速度看来,甚至能够和如今的陈家第一天才,她的大哥陈沥相媲美。

    不过,对于来自四周的一切赞誉,小丫头似乎浑然不放在心上,看到一天天堕落下去的宇枫,心中千百不忍,虽然一再警告家族的子弟然而……

    ……

    翌日。

    经过一夜的休息,宇枫似乎全部恢复了一些,漫步在陈家的花园之内,毫无目的的游走着,在外界看来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殊不知,其内心目标极为的清晰,对于一月之后的成人仪式,宇枫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

    “嘿嘿,我们又见面了!”

    一道玩味熟悉的声音豁然之间在自己的身后传来,侧过身,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身后的陈林,对于后者的出现,宇枫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反倒是若是后者不出现,倒是感到惊讶了,其身后便是众多的陈家子弟。

    “只会依赖女人的家伙,要是我早就一头扎进粪坑里去死了!”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双手抱于胸前,显然,陈林,对于昨天的事全部算在了宇枫的头上,话落身后的陈家子弟皆是哄堂大笑,也是极为认同,在众人的心中,陈嫣可是如同女神存在,或许正因陈嫣如此维护宇枫,宇枫受到的对待便是越发的变本加厉吧。

    “放心吧,今天陈嫣不会救你了!她去闭关了,宇枫你今天可是在劫难逃了!”

    闻言,宇枫的嘴角却是掀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并未说话。

    “找死!”感受到自己被无视,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夹杂着重重的破风之声,一拳硬狠狠的便是轰砸在了宇枫的胸膛之上,下一刻伴随着一声骨骼脆裂的声音之后,宇枫的脸色有些狰狞,旋即便恢复自然,强忍体内的疼痛,冷汗随着衣衫下皮肤的抽搐而出现在了额头之上。

    “有点意思!”陈林一愣,继而笑道,揉捏着自己的手掌,下一刻,足以砍断手腕粗细小树的手到重重的落在宇枫的肩头,脚下一软,嘴角狠狠的抽搐一下,顺势身体下蹲,然而就在膝盖即将碰触到地面之时,硬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强忍钻心的疼痛宇枫缓缓的站立起来。“记得么?三年前,你就这是这样对着我轻蔑的!”陈家子弟注视之下,抓着宇枫的头发,两人距离仅仅只有三寸,陈林畅快得意道“宇枫,不要怪别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你这家伙当年就是这么对我们的,甚至还更甚,我只是要点利息罢了,三年前你够嚣张,不过现在嘛!你连屎都算不上!”声音之大,传递整个花园。

    “怎么回事?!”一声略带怒火的娇喝声传递开来,闻言,陈林喜出望外,坏笑的看过去,其身后的陈家子弟不觉间眼前一亮,面前,那粉红色的裙摆下,动人心魄的姿色令人心魂跌宕,高耸的双峰,气质高傲,比起陈嫣虽然差上了许多,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了,此人正是宇枫的准妻子,陈菲!

    皱了皱黛眉,显然,陈菲也是发现了宇枫,旋即眸子之内出现了无名之火,没有任何的情感可言,目光落在宇枫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厌恶。

    “陈嫣那丫头,说什么落魄时离开,辉煌时回来,你这家伙能够辉煌么?可笑!想要人笑掉大牙么?你这个废物。”如同高傲的白天鹅一般,陈菲没有理会他人,冷冷的说道,显然陈林将昨天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给陈菲叙述了一番,丝毫没有顾及这个和自己有婚约的男人。

    嘴角吃力的上扬一笑,宇枫的目光赖得在陈菲上多停留一眼,拳头在身后默默的攥紧,却是将注意力放在其身后一位样貌颇为俊美的男子之上,一身白色的武者服,飘逸出尘的气质,充斥着魅力。

    “练气十二重!媲美陈沥,是罗家的第二天才罗逸!”

    感受到宇枫投来的目光,罗逸彬彬一笑,并未多言,宇枫面色肃穆,收回目光,不在多做停留,拖着沉重的步伐,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忘了告诉你,一个月之后,也就是成人仪式上,我会让大伯宣布我们的婚事的!哦!还有,我帮你这个废物也报了名,若是你通不过,恐怕就要被陈家扫地出门了!我们陈家可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怎可留你这种废物混吃混喝?要不是看在你已故父亲与大伯有旧的份上,早就将你个废物轰出去了,三年了,也养够你了!”美眸眯成了一条线,望着已经离开很远的宇枫,陈菲不紧不慢的说道,言语之中丝毫没有任何的情感,甚至隐隐透露出一丝快感。

    话落,其身旁的罗逸更是无所顾忌的一拦陈菲的腰肢,后者只是象征性的略作挣扎便是投入了罗逸的怀抱之中,丝毫没有顾及面前其他陈氏家族的子弟,在陈菲的示意下,陈林那还敢停留,笑嘻嘻的离去,将陈菲拥入怀中,手中微微抚摸着陈菲的秀发。

    “哎呀,你坏死了,在我的弟弟面前,就敢这样对我,要是进了你家门还不欺负死我呀!”声音娇媚入骨,充满了含羞之意,简单的敷衍几句,罗逸的目光久久在宇枫消失的那道路上没有移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关阳镇第一天才,看来非我罗家莫属了!”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