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佳小说网 >武侠修真 >补天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九章 超脱世外,唯我自在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补天-正文 第两百九十九章 超脱世外,唯我自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浪子刀 书名:补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玄一剑重创三大玄门领袖的盤云道人,随后一镜灭杀,被吓惊的可不止东极宗的静海尊者,还有槃天教的青玄、青鹏、青猿三位魔尊。

    特别是秦玄无声无息,出现在三位魔尊面前时。

    “几位魔尊对我的了解,似乎还不够多。”秦玄笑容随和,眸光流转,最终凝视着青玄魔尊身后的那尊石门,“尊者此前扬言是那几位巨蛇妖王渡劫证神,如今看来,也是一番谎言,强行抢劫数的这两位,与秦某素不相识,可否容秦某一剑斩灭,免得祸及贵教?”

    “秦灵玄,你可知何为瓮中之鳖?”青玄魔尊硬着头皮上前一步,翻手之间,祭出两件小神器护持周身,还有一尊,正是秦玄也曾图谋过的勾天尺。

    “有趣,尊者同朱王的合作,还真是获利不菲。”秦玄大致看一眼,此时已无太多兴趣,他要破解涅槃秘境的封印,只需完全解开星斗神剑的第三层封印即可,若是能有玄冥鼎,剑鼎合璧,当然更容易一些。

    “将蛇祖洞、金蛟剪和蛇骨剑叫出来,本尊可以让你自行离开!”青玄魔尊又祭起一尊六劫灵宝的护身幡,将周身包裹成粽子,只露出一对恐怖的蛇瞳,“你信不信,本尊一出手,这槃天教的大阵会让你尸骨无存?”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说笑。”秦玄脸色阴冷,周身浮现小周天神光,一手执剑,眉心转动九禁阴阳镜,看向青猿魔尊,翻手之间,取出一枚洪荒遗物碎片,“灵魔教本是上古猿魔尊者所创,有一尊洪荒神器九转如意棍,有九种妙法变化,随心所欲,上古一战,有所残缺。我这一枚,源自西海一位器道前辈,他在西海的上古遗迹中找到,揣摩多年,曾以此种古法为我炼制星魔如意。”

    “你这是要给本尊?”青猿魔尊大喜过望,指了指自身。

    秦玄微微颔首,“这方天地的顶阶猿族有四脉,分别是通臂灵猿、碧尻灵猿、五行灵猿、六谛灵猿,皆是随涅槃神树而来,降至这方天地,你是通臂灵猿一脉,对不对?”

    “不错。”

    “本盟设有灵尊护法之位,低于本座和四大长老,也不辱没你的身份,随本座而去,自可避开这场魔劫。”秦玄抬指一弹,将手中这枚九转如意棍的残片送给青猿魔尊。

    “笑话,一枚洪荒遗物残片,就想……青猿,你这是何意?”青玄魔尊大肆长笑,话未说完,脸色已变。

    “无他,另寻一个安身的好去处罢了!”青猿魔尊一跃躲到秦玄身后,咧嘴一笑,取出随身的九转如意棍,同残片合璧归一,登时射出万道金霞。

    只是不等此棍彻底恢复原样,它已经迫不及待,举棍打向秦玄。

    “孽畜!”秦玄毫不在意,任它一棍打在脑上,身形一晃,散逸出一股股先天鸿蒙之气,旋即复原时,翻手夺了九转如意,问青猿魔尊,“你还想要这如意棍吗?”

    青猿魔尊比见到灭世魔皇还要更恐怖,脸色惨白,匆匆后撤逃窜。

    秦玄眉心的九禁阴阳镜照出一道阴光,罩住它的一瞬间,随即将它湮灭。

    “跑。”青玄魔尊已经顾不得它那可怜的一统妖族的野望,心中悲凉恐惧,转身逃走。

    秦玄并未追它,这是它的大阵,它要逃,瞬息即离,继续追杀只是浪费时间。

    他的阴阳镜看似恐怖,其实是因为他魔心中还有须弥塔和补天盘,三洞归一,化作小周天神光阵,内有邬夙云、齐淑贞、混元魔龙等等坐镇,又有阴虚暗中掌持。

    只要一光照去,就是阴阳、五行、七星、九宫之法的大阵镇压,禁止对手施展遁术逃走,诸位联手,瞬间灭杀。

    众人之力,终究有限,后面还要对付灵霄道人,如今省些法力总是好事。

    青鹏魔尊倒是没有逃,毕竟还有点关系,当初曾帮秦玄对付灵霄道人,直接拜伏求饶,“盟主在上,青鹏愿意效忠盟主,甘为坐骑灵仆,永不违逆。”

    “洞里有你的子孙晚辈,去将它的劫数压住,日后未必没有证道的契机,他日造化也未必低于你,至于另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秦玄指了指这几位魔尊镇守的秘境洞窟,也不再做别的吩咐,转身而去。

    这等魔尊,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存在,不等秦玄彻底离开槃天教的总坛,青鹏魔尊已经闯进秘境,祭起宝剑杀死那位猿魔老祖,连自家晚辈都不放过。

    它也不是非要六亲不认,实在是已经强行引来天劫,现在反悔已经太晚,又没有灵霄、秦玄之流的大法力,索性一杀了事。

    槃天教的麻烦,秦玄早就知道,不算是大麻烦。

    那位青玄魔尊以阴阳七星之法布阵,对他来说,简直是如履平地,想来即来,想去即去,除非这位魔尊在阴阳七星阵道上的造诣,比他还要高出一筹。

    只是这一来一去,真的费时费力,再想去破解紫霄山的大阵,谈何容易?

    何况,他终究比不得凤宗主,为了夺走九转如意棍,他仗着先天鸿蒙金身和返天神术硬吃了青猿魔尊一棍,多少有些损伤,暂时无碍罢了。

    青玄魔尊从槃天教的大阵里逃走,一路飞驰,向着紫霄山而去。

    秦玄漫步长空,随后而至。【愛↑去△小↓說△網w    qu  】

    正如他当年预料,这位魔尊妄图渔翁得利,得势之时,各方皆给他好处,失利之时,谁都不会收留他。

    “魔尊,何必畏忌那小贼,你在紫霄山的大阵加持下,已有和他一战之力。”灵霄道人也是吃人不吐骨渣的厉害角色,孤身撑起大阵,看似加持青玄魔尊,却不给青玄魔尊遁入阵中的机会。

    “如何,前辈还要为灵霄老道卖命?”秦玄执剑而来,正视青玄魔尊,又斜看紫霄山的那座秘境里,李真岇和袁真菉终于迎来雷劫。

    灵霄道人有四大真传弟子,当年在万祖城里死了两位,这两位也曾被他弃之不顾,后来还是继续追随他,此番更是强行引雷渡劫,破坏凤宗主的气运。

    这便是秦玄此前忍气吞声,好言相劝,希望有一方能别和长生盟为敌的原因。

    他要同时灭掉两边,时间上肯定是来不及。

    “嘿嘿。”青玄魔尊惨笑,祭起一身诸宝,“本尊只恨当年妇人之仁,将你引渡至青海,结果引来这场灭门之祸。好啊,你不让本尊一统妖族,问鼎天下,本尊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天空一阵尖啸长鸣。

    青鹏魔尊也振翅而至,显出千丈原形,正是北海巨木青鹏一脉,只是流落青海,走了邪魔之路,“盟主只需对付那老道,这青玄交给麾下应对。”

    秦玄微微点头,知道青鹏既要急于效力表功,也是念及旧情,想给青玄魔尊一条活路。

    只等青鹏、青玄两大魔尊,各自显出原形恶斗,他也一步深入,进入紫霄山的大阵中,强行闯阵。

    他也知道,这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他的实力,若是双方都无大阵,未必没有斩杀灵霄道人的机会,但若是对方有大阵加持,他等同是和真神、魔皇一战,胜负之间,生死之差。

    “伪盟主,你倒真是有情有义,为了他人送死,果真难得,本尊成全你便是。”灵霄道人脸色阴狠,翻手祭起星宿神斗,另一手执着星云拂尘,灵台之上,更有斗晏道人借给他的阵道至尊灵宝无穷鼎。

    阵道之宝,要想渡过七劫,何等罕见。

    秦玄的擎天尺不知耗费多少五色灵髓和太古之气,迄今也不过六劫灵宝,要想登上七劫,终究是差了千年底蕴。

    这已经是很厉害了。

    没有这尊擎天尺,秦玄未必敢入紫霄山的护山大阵,即便强闯,三成的胜算都没有,加上此尺,勉强就能有四成把握。

    这是秦玄有生以来,注定最艰险的一战。

    他一贯善于避险,又精通阵道,善于布阵,总是喜欢立足大阵与强敌周旋。

    今日终于轮到他置身险境,强闯别人的大阵。

    “原来是先天六合阵,暗藏先天阴阳和八卦阵道的无穷衍化之法,正反各有四十八种变化。”秦玄的神识俯视整座大阵,断明奥妙。

    这一次,他也是竭尽所能,脚踏补天盘,魔心之中,灵台一尊须弥塔,与眉心的阴阳镜三洞合璧,化作小周身神光护持周身,指尖擎天尺缓缓转动。

    五色之尺,上有一株灵树法相,周侧流转五行七星之光,以周天算术推演大阵奥妙,不断避开灵霄道人的层层杀机。

    大阵中央。

    灵霄道人暗暗生恨,若非静海尊者临阵脱逃,只要秦玄送上门,强闯大阵,他和剑阵双绝的静海尊者联手,必能轻易斩杀秦玄。

    难道?

    这就是所谓的气数?

    灵霄道人一直在等待,并没有急于出手击退秦玄,还是要继续引诱秦玄深入紫霄山大阵,直到,他能一击杀死秦玄的那一刻。

    他的心计素来极其阴险深沉,算无遗策,若非如此,岂能以一介散修,问鼎天下玄门三大领袖的宝座?

    何况,这星河宗的紫霄山上,虽是走了一位静海尊者,从北海而来,对秦玄恨之入骨的纯阳老祖,没有十位,也有八位。

    众人联手布阵,未必输给两个静海尊者。

    紫霄山上,一尊尊灵宝浮现而出,在这大阵里流转飞腾,水火冰云,雷电风雨,数百神通连绵不断。

    在这座先天六合大阵的加持下,每一位纯阳老祖都能发挥出匹敌小灵神的神威,秦玄也只能仗着小周天神光遁术,尽力腾闪避开,逼不得已才用星斗神剑护身,强行硬闯。

    云空之中,已经是第三道的天劫神雷落下,六千里外的星州荧山秘境里,凤宗主的神火雷劫也到了第四道。

    第七、第八、第九是最关键的。

    他若不能在凤宗主渡过第七道神雷之前,强行闯入此阵,击杀盗劫者,对方就算是赢了,纵然他最终杀死对手,凤宗主的劫数也不算圆满。

    灵霄道人终于出手,一柄星云拂尘化作三千星河,在这大阵之中飞旋,形如宙域之中最为浩瀚的星云漩涡。

    这近乎是等同真神魔皇的一击。

    纵是秦玄也要全力抵御,借助星斗神剑才能护持周身,不至于被对手一击扼杀。

    妖族若要殊死相搏,必要显出原形,人道纯阳、灵神两大境界,殊死相争,也必然要展露全部金身,才能施展出一身所长。

    此时此刻,秦玄已经陷入绝境之地,最终显露出百丈先天鸿蒙金身,三头六臂,通身宛若紫金所铸的灵宝之躯,百万道数的先天太古之气弥漫而出。

    金身之中,万道数的鸿蒙之气凝重如血,魔心之中,更有百道数的混沌之气凝结如石。

    他陷入绝境。

    灵霄道人却近乎是神魂惊散,终于知晓静海尊者所言不虚,这等至尊金身已经不弱于洪荒神器,确实是媲美九大道祖的存在,甚至还要在九大道祖之上,证道真神只是迟早的事。

    今日若是不能斩杀,他日就是无穷后患。

    大阵之中,星云飞旋,层层绞杀。

    剑,皆是杀伐之物,并非护身至宝,但若是触及到“人剑归一”的境界,哪怕只是“人剑归一”的第一步“返璞归真”。

    紫霄山。

    先天六合大阵中的星云漩涡,绝非外界可比,这是接近真神境界的绝杀。

    秦玄的剑招愈加朴素古拙,他很早之前,就已经触摸到“我随剑行”的境界,那时还是在荒海,追寻一条海脉,领悟沧海无量剑诀之时。

    他现在才顿悟,荒海的蛟海脉,正是源自玄冥鼎和星道人的真神血脉,这是星道人证道真神,飞升之前斩下的一道血脉,回馈这方星海荒洲世界,助其早日圆满无缺。

    他现在想来,终于明了,最早领悟到的“我随剑行”剑意,也是源自星道人。

    这是必然中的偶然。

    今日,他的剑意已经更为高明。

    他早就知道,自己最擅长用的是剑,善于用剑的修行者有几种,虬皇是霸道,狂傲不羁,唯我独尊;苦道人是灭道,忘我灭法,无相无形;元道人是君道,阴阳相济,中庸化元;法道人是兵道,五行相生,五行相克;极道人是王道,天地六合,万法归一。

    星道人是另一种“大自在道”,参悟宙域,观天地之生,观天地之死,超脱世外,唯我自在。

    诸道皆有其妙,也有其弊。

    苦道人的梵门追求忘我,门人学之,最后便是道统湮灭,彻底被人遗忘;星道人的超脱,门人学之,虽没有绝了道统,但也都是超然世外,任其自生自灭。

    秦玄何尝不是这一类,所以,他早知道自己擅长用剑,而且是星道人这一脉的大自在道。

    他只是直到今日,才知道如何将天生的超然自在秉性,将他的小周天神功,和他的剑意融合归一。

    这里面的法门,他也并非今日才触摸到。

    无他。

    正是周天自然之法。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2_2088/64238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