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债难偿-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大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小灶 书名:婚债难偿
    现在知道顾承泽情况、又愿意告诉自己的人,只有essica了。闪舞小说网..    “据我所知,他目前状况还可以,illiam遵守了他的诺言,顾氏公司也没再遭受更多的诋毁和冲击。”    听到essica这么说,夏浅难过的心,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安慰。    她努力的抹掉快要掉下来的眼泪,说:“我知道了,essica,谢谢你。”    “嗯。”    essica轻轻点头,而后离开了化妆室。    走出房间,穿过长廊。    essica远远的就看见楚森站在花园的池塘旁边,看着水里地锦鲤出神。    努力的笑笑,essica脚步故作轻松的走到了楚森的身边。    “怎么,今天是你结婚的好日子,不开心吗?”    楚森微微一滞,而后将目光收了回来:“我刚刚听ily说,你去看夏浅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现在很漂亮啊。”essica看着楚森的眼睛,说,“婚纱很漂亮,也很适合她,脸上的妆也快化完了。”    “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essica愣了一下,歪头一笑,“难道,你想问夏浅现在什么心情?什么状态?她高不高兴?开不开心?”    说完,essica又反问,“那么illiam,夏浅现在开不开心,高不高兴,你应该最清楚吧?”    “……”楚森无言。    essica说的很对,夏浅现在什么状态,他不用想也知道。    可是,他还是有一丝的侥幸。    万一,浅浅会突然醒悟,发现其实嫁给自己,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轻叹了一口气,楚森自嘲地笑了笑。    自从下决心夺回公司以后,他便再没有了什么不切实际地幻想。    没想到,得到浅浅以后,他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    “好了。”essica像朋友一样拍了拍楚森的肩膀,“虽然新郎需要准备的,比新娘要少很多,但是,你也该去准备准备了,婚礼马上开始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不参加我的婚礼?”    “illiam,你要这么残忍吗?”essica伤感中带着一点无奈,“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要我参加你的婚礼?”    “我……”楚森欲言又止,“我只是觉得,你在我身边,我会好一点。”    毕竟,在过去的四年里,无论多少大大小小地事情,essica,都在他的身边。    这一次的结婚,是他坐上公司总裁位置上以来,最重要的事情。    他习惯了她的存在。    特别是浅浅对待他的态度,让他有些自我怀疑。    他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对的?    在若干年以后,他又会不会后悔?    “别这样说,我会误会的。”essica打断楚森的话,说,“而且,我还要回去帮你看着顾氏公司,你的婚礼就不参加了。”    说完,essica仔细看了一下眼眸微垂的楚森,语气变得严肃了一些,“illiam,我发现你回到城以后,特别是涉及到夏浅的事情,情绪极易变化。这样很不好,你应该继续保持原来的样子……”    “……”    essica的话,当即点醒了楚森。    是的,好像回到城、特别是使用计谋得到浅浅之后,他似乎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楚森:犹豫不决,信心不足……    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他再也不是以前的楚森了。    他拥有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一切,甚至顾承泽,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他没有任何的必要去怀疑自己!    渐渐的,楚森的眼神变了……    再次看向essica的时候,楚森彻底恢复成了essica熟悉的样子:“那好,你去忙吧,辛苦了。”    essica勉强笑笑,点了点头。    “对了。”    下一秒,楚森又叫住了essica,“essica,我还需要你去办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继续收购顾氏公司的股份。”    “什么?”essica瞪大了眼睛,“illiam,你不是答应夏浅……”    “顾承泽的能力不容小觑,我不能给顾承泽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楚森眯眯眼睛,浑身覆满了危险气息地寒冰,“为了以后的高枕无忧,我必须这么做!”    essica愣了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    无疑,作为一个商人,楚森这么做,是对的。    “好,我去做。”essica叹了一口气,最后抬起了脚。    楚森也目送essica离开。    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    essica和楚森一滞,同时惊讶地说了话:“夏浅?”    夏浅没有理会essica,径直走向了楚森。    身后逶迤地裙摆拖在地上,沾上了尘土……    楚森看到夏浅穿着婚纱,一时间有些呆住了。    一身洁白的婚纱,称出夏浅曼妙地身材,抹胸地婚纱露出精致的锁骨,纤细的手臂散发着瓷器一样柔软细腻地光,五官经过化妆品的修饰,越发显得美丽潋滟,就算是那双杏眸因为闪着泪光有些红肿,也是惹人怜爱地模样。    “浅浅,你……”    “啪”地一声,夏浅将右手用力地打在了楚森的脸上。    楚森被打的微微侧脸,脸颊上印上了明显的五指印记,就连金丝边的眼镜,都变得微微歪斜。    楚森扶好眼镜,随即转过脸正视着夏浅。    夏浅迎上楚森的目光,几乎是咬着牙质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一旁的essica一听,就知道夏浅刚才听到楚森和自己的对话了。    她连忙上前,拉了拉夏浅的手腕,让她不要冲动:“夏浅,刚才楚森他……”    “我不想听你说。”夏浅甩开essica的手,继续盯着楚森,“楚森,你告诉我,刚才你说,要essica继续收购顾氏公司的股份,是真的么?”    楚森动动被打疼的下巴,点点头:“是的。”    “你……”    夏浅脸色变得惨白。    她真的没想到,楚森会如此的卑鄙!    她明明已经答应了楚森了要求的一切,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要对顾承泽赶尽杀绝?!    “楚森,我恨你!”    夏浅猛地扯下用钻石卡住的头纱。闪舞小说网..    既然楚森执意这么做,那自己现在和楚森结婚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她要逃走,要回到顾承泽的身边,要和他说对不起,和他一起面对所有的困难!    夏浅迎着风,向前跑去。    洁白的婚纱在风中飘荡,像一团洁白美丽的云。    “浅浅!”    楚森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你有没有想过?我收购了顾氏公司以后,顾承泽几乎根本无路可逃!你愿意和他一起过困苦的生活么?”    夏浅冷笑一声,继续拖着婚纱继续奔跑。    只要能和顾承泽在一起,困苦地生活又算什么?!    这时,楚森的声音再次响起:“浅浅,如果你今天走出这里!我保证你连顾承泽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夏浅抬起的脚步蓦然停下。    向前倾的身体无法保持平衡,“扑通”一声,夏浅摔倒在地。    她跪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的看向楚森:他这是要用顾承泽的命来威胁自己么?    “为什么?!”    夏浅嘶吼地声音里带着绝望的哭腔。    她发现自己和楚森之间,就是一场必输无疑的赌博!    他手握自己的众多把柄,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底线,先是顾氏公司,后是顾承泽的性命!    而自己,除了挣扎和屈服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浅浅,你要乖乖的……”    楚森弯下腰,捡起了夏浅的头纱。    轻轻掸掉上面的尘土,楚森拿着它,走到了夏浅的面前。    “戴上它。”    楚森的声音一如小时候一样温柔,但是,却让夏浅瑟瑟发抖。    夏浅抬眸看着楚森手上的头纱,泪如泉涌……    顾承泽,我真的好没用!    我没有保住顾氏公司,却还要背叛你和楚森在一起。    我该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怎么办?    “浅浅,婚礼就要开始了,不要让客人等急了。”楚森的声音,再次传来。    “……”    终于,夏浅失声痛哭起来。    她拿起头纱盯了好久,最后还是插在了自己的发间。    楚森微微一笑,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夏浅,一步,又一步的走向举行婚礼的现场。    essica看着楚森和夏浅的背影,微微摇头。    她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恢复了雷厉风行地一面。    这时,手机乍然响起,essica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这一边……    婚礼已经开始,台下宾客虽然脸上挂着祝福地笑容,但是心里都很诧异:不是说,新娘和新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么?    为什么新娘双眼透红,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而且,她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喜悦的表情。    楚森已经回答完牧师的问题,他当然愿意娶夏浅为妻子。    这时,牧师又问:“这位新娘,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贫穷、患病或者残疾,直到死亡。doyou?”    “……”    夏浅动动嘴唇,声音干哑的说不出话来。    泪水再次流了下来,夏浅的胸口一阵的绞痛。    她不愿意!    她当然不愿意!    她想要嫁给地人,是顾承泽,不是楚森!    这时,夏浅的犹豫引起了台下宾客的窃窃私语。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新娘并不想和这个新郎结婚。    “浅浅……”楚森拧着眉看向夏浅,低声提醒道,“该你说愿意了。”    白白的贝齿嵌进粉嫩的唇瓣里,夏浅张张嘴,开了口:“我……”    “她不愿意!”    一声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寻声一看,发现一群黑压压的人快步向这边走来。    顾承泽穿着一身银灰色的暗纹西装,额前地碎发张扬地向上扬起。    高大的身形褪去了颓废和无力,取而代之的,是曾经君临天下地霸气和尊贵。    他的身后,站着一群荷枪实弹的保镖。    宾客们先是被突然出现地顾承泽惊了一下,看到那些保镖之后,直接愣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顾承泽!”    夏浅透过模糊的泪水,看到顾承泽缓步向自己走来。    这一刻,她那颗沉入海底的心,突然复活了。    夏浅以为,自己会很坚强,可以通过牺牲自己的幸福,去换顾氏公司和顾承泽的安稳。    可是,当事情真正来临的那一刻,她还是无法承受。    她只是一个女人,想生活在顾承泽庇护下的女人。    不过还好,在最后一刻,顾承泽来了,他还是来了……    夏浅不由地抬起脚,跑向顾承泽。    不管了……    她什么都不想管了……    无论接下来的后果是什么,这一刻,她只想和顾承泽在一起!    “夏浅!”    楚森低吼一声,连忙伸手去抓夏浅。    可是,夏浅奔跑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没来得及抓住。    手掌落空,只有从夏浅头上掉落的那个头纱,落进了他的手里。    楚森呆呆的抬起头,看到夏浅早已扑进了顾承泽的怀抱里。    “顾承泽……”夏浅紧紧的抱着顾承泽,鼻音浓重,“顾承泽,我好想你!对不起,那天我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对不起,我也好难过,但是我没办法,我……”    “好了,我都知道。”顾承泽摸摸夏浅的头发“你的演技那么差,我当然看的出来了。”    “哇”地一声,夏浅再次哭了出来:“幸好你看出来了!我也很委屈,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委屈!”    “我知道,我都知道。”面对夏浅一串又一串的眼泪,顾承泽有些手忙脚乱的,他捧起夏浅的小脸,一点一点的揩掉她脸上的泪水,哄道,“我这不是来了吗?你看,我这个抢婚还可以吗,老婆?”    夏浅瞬间破涕为笑,她瘪瘪小嘴,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什么时候都不如你开心重要。”顾承泽吻了吻夏浅光洁的额头,仔细的看着夏浅的脸,说,“嗯,今天的你很漂亮,只是,比以前瘦了一些,是想我想的?”    “……”    夏浅无语,一边因为当前境况担忧难过的不行,一边又因为顾承泽云淡风轻的样子觉得好笑。..    “顾承泽!”    楚森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用力的将头纱扔到一边,抬脚迅速地向顾承泽走去。    夏浅心里一慌,连忙将顾承泽护在身后:“楚森,你……”    话还没说完,顾承泽猛地将夏浅揽在了怀里。    “顾承泽……”夏浅担忧的拽拽顾承泽的衣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切有我,不用担心。”    顾承泽轻声安慰夏浅以后,便抬头看向楚森,鹰眸瞬间犀利寒冷。    “……”    夏浅再次咬住已经破了皮的嘴唇:顾承泽说一切有他,可是,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此时,楚森已经走到了夏浅和顾承泽的面前。    “浅浅,你也看到了,我给了顾承泽机会,是他现在不知好歹!”楚森看向夏浅,“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好啊。”顾承泽笑了,“楚森先生爱怎么样都行,悉听尊便!”    “很好!”楚森冷笑一声,喊道,“来人啊!”    “……”婚礼会场一片寂静,一直保持噤声的宾客们不动声色的转头,等着楚森的手下出来。    可是,没有人出来……    楚森的脸色变了变,他看向周围,又喊了一遍:“人呢?都给我出来!”    回应楚森的,依旧是一片寂静。    夏浅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承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简单。”顾承泽耸耸肩,“楚森的保镖都被我们的人搞定了,现在正在被绑在地下室的地方。”    夏浅瞪大了眼睛,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天在救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清楚了这里的地形,经过三天的摸查,更是对这里了如指掌。再加上今天还是个特殊的日子,鱼龙混杂,派一些人进来解决保镖,还是比较容易的。”顾承泽对夏浅解释道。    “……”夏浅恍然大悟,瞬间星星眼地看着顾承泽。    “顾承泽,你不要太得意!”楚森气急败坏,“就算你今天解决了这里的保镖,就算你今天可以把夏浅抢走,别忘了,你的顾氏公司正在被收购,要不了多久,顾氏公司就是我的了!你还会回来求我!“    听到这里,夏浅心里一紧,担忧的看向顾承泽。    顾承泽轻笑一声,轻蔑中带着一些嚣张:“那好,楚森先生,你就等着我回来求你吧。”    话音刚落,essica拿着手机慌忙跑了过来:“illiam,不好了!公司收购顾氏公司的项目出事了!”    “怎么了?”楚森暴躁的声音出现了裂缝,他用力的抓住essica的手腕,重复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氏公司突然注入了好几百亿的美金,顾氏公司的大部分地股份都被另一个神秘买家买入,而且现在顾氏公司的股价也因为大量资金的注入,稳定了!但是我们因为将大部分资金全部用来接下来的收购,造成资金链断裂!美国总部那边的董事会已经开始不满了!”    “什么?”    楚森倒退了两步,根本不敢相信essica说的话。    明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为什么转眼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    “illiam,我们快回去吧,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安抚美国总公司的董事会!”essica攥住楚森的手腕,劝道。    “我不相信!”楚森用力的摇头,“这不可能!顾承泽明明已经山穷水尽,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钱去稳定股价?!”    “illiam!现在不是你纠察原因地时候,我们现在要解决最棘手的问题!”essica着急不已,极力的劝解着楚森。    “不,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    看着疯狂的楚森和慌张的essica,夏浅一头雾水。    她拽拽顾承泽,好奇的问:“哎,所以,现在的我们,安全了?我不用牺牲嫁给楚森,顾氏公司也能保住,你还是顾氏集团的总裁?”    “嗯,算是吧。”顾承泽笑着对夏浅点了点头。    “可是,你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夏浅也是好奇,毕竟顾氏公司股票大跌,一天就亏损好几十亿美金呢,这个大漏洞,顾承泽怎么补的?    “我没有这么多钱,但是有人有,这点小忙,他还是愿意帮的……”    “谁?”    顾承泽还没回答,一直处在呆滞状态地楚森,突然疯了一样的跑向夏浅:“浅浅!浅浅!你不许离开我!不许离开我!”    夏浅是他的,永远是他的!    顾承泽冷眼看着楚森,轻轻地对保镖挥了挥手。    “嘭”地一声,保镖一枪打在了楚森的腿上。    这恰好也是前几天简毅受伤的地方。    “呃……”楚森捂住自己的伤口,半跪在了地上。    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十几秒的时间已经染满了地面。    “illiam!”    essica连忙扑了过去,她挡在楚森的面前,大声喊道,“顾承泽先生,虽然现在一切都是被你掌控,但是公司的面子你应该给一点!”    “是么?”顾承泽冷笑一声,他拿起保镖手里的枪,下一秒就瞄准的楚森的头,“那要是我偏不给呢?”    “你……”essica冷汗掉了下来:现在一切局面被顾承泽掌控。    楚森又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要是顾承泽开枪,她真的毫无办法!    该怎么办?    自己应该怎么办?!    突然,essica看向了顾承泽身边的夏浅:“夏浅,你劝一劝顾承泽!快!”    “……”夏浅低下头,没有说话。    想想这些天楚森的所作所为,她无法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不,不要……”楚森由于血液的流失,脸色变得苍白不已,“不要求他!”    他拼尽力气的摇摇头,他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让essica求顾承泽,更不愿意让夏浅去求顾承泽!    “illiam,你不要再说话了!”    essica哭着捂住楚森受伤的伤口,继续哀求地看向夏浅和顾承泽,“求求你们了,好吗?放过illiam,无论你们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们!”    “不,不要……”楚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伤口上剧烈的疼痛和鲜血的流逝,让他越来越不清醒。    “我求求你们了,真的!”    essica泪流满面,她膝行到夏浅的面前,用满是鲜血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夏浅,你快劝劝顾先生,好吗?illiam的心地并不坏,他只是因为太在乎你了!他曾经看到过你受到顾先生地辜负,他自己又无能为力帮助你,所以在得到公司以后,才有了执念!夏浅,你好好想一想,在这里的这些天,illiam对你根本没有造成任何的实质性地伤害,不是吗?我求求你,放过他,好吗?”    夏浅看着满脸泪痕地essica,终于心软了。    是的,楚森曾经不止一次提起过,他是觉得顾承泽无法照顾好自己,才做出这么偏执的事情,他也确实没有伤害过自己。    而且,现在这个样子地essica,很像当初求楚森放过顾承泽的自己。    她明白其中地无助和苦楚。    “顾承泽……”夏浅拉拉顾承泽的袖口,看向他的表情已然说明了一切。    “你确定?”顾承泽皱眉,手中的枪依旧指着楚森的脑袋。    “嗯。”夏浅用力的点头,“有执念太累了,我们先放下好不好?”    “……”顾承泽沉吟了一声,没说话。    “放了楚森,好不好?”夏浅声音软糯无比,还带着撒娇的意味。    顾承泽看看夏浅眨巴眨巴的眼睛,最后只好收起了手枪:“真拿你没办法!”    夏浅开心的笑了,踮起脚尖吻了一下顾承泽的英俊的脸庞。    顾承泽当即扣住夏浅的脑袋,旁若无人的吻了起来。    “你,你们,你们……”    处在意识崩溃边缘的楚森看到这一幕,再也支撑不住。    浅浅……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我那么在乎你!    明明我的爱并不比顾承泽少!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我一败涂地?    难道,真的是我执念太深?    可是,我还是不甘心!    我不甘心!    是不是,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遇见你?    浅浅……    “啊!”楚森痛苦的喊了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illiam!”    essica惊呼一声,连忙扑了过去。    ……    楚森被essica救走了,参加婚礼的宾客们也慌忙离开了。    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了顾承泽和夏浅一行人。    “妈妈!”    正当顾承泽和夏浅吻的忘我的时候,一声稚嫩的童声传来。    夏浅晕晕乎乎的离开顾承泽的唇,转头看去,立刻惊喜不已:夏天!    不过……    远处那个抱着夏天的人是……    夏浅眨眨眼睛,又仔细看了一下:居然,居然是……,ndrew!    “夏天,ndrew,你怎么来了?”    夏浅惊呼着跑了过去。    顾承泽颇有醋意的看看夏浅的背景:夏浅,你这么高兴,最好因为看到夏浅,而不是因为看到ndrew!    夏浅跑到ndrew的身边,一把接过了他怀里的夏天。    “夏天,妈妈好想你,好想你……”夏浅对准夏天的小脸蛋亲个不停。    “我也好想你妈妈。”夏天捧起夏浅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    母子二人腻歪够了,夏浅这才看向ndrew:“ndrew,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你老公让我过来给你帮个小忙。”ndrew有些无奈,“所以好端端的,硬是把我从种树的沙漠里叫了回来。”    “帮个小忙……”    夏浅想了想,突然惊讶地看向顾承泽,“难道,帮助顾氏公司注入资金的,是ndrew?”    顾承泽耸耸肩:“不然还能有谁?”    “好,好吧……”夏浅啧啧不已。    整个事情,还真是出乎意料!    不过话说回来,夏浅觉得自己还真应该好好感谢一下ndrew。    如果没有他,自己和顾承泽的结局,可能就变成悲剧了!    “ndrew,谢谢你能在这么危机地关头出现,如果不是你,我……”    “这些客套地话就不用说了。”ndre摆摆手,“反正我对钱没有兴趣,整天在沙漠里呆着种树,还要保护濒危动物,忙的很,钱也不知道往哪里放,现在投资顾氏公司正合我的心意!只要顾承泽把公司打理好,股票上涨,我的钱才会源源不断!再说了,曾经顾承泽也帮了我不少地忙。”    “嗯?”夏浅疑惑不已,“顾承泽什么时候帮过你的忙?”    “前段时间,顾承泽帮在中国找了好几个泰斗级别的专家,协助我去沙漠植树,还考察了一些濒危物种,而且,那段时间我资金也有些周转不开,都是他出手地。”    “这样啊……”夏浅摸摸下巴,低声向顾承泽问道,“哎,你什么时候和ndrew变得这么熟悉了?”    “因为我想知道你在英国那四年过的怎么样,所以暗地里和他联系了……”顾承泽一脸的真挚。    “我……”    夏浅不如意外的被感动了。    没想到,一向以冷漠著称的顾大总裁,还有这么细心温暖的一面!    “顾承泽,你真好……”夏浅软糯地开口了。    “行了行了,秀恩爱,回家秀去!”ndrew在一旁受不了了。    顾承泽看了ndrew一眼,当即抱走夏浅怀里的夏天,又还给了ndrew,“夏天,让你ndrew叔叔抱去,我和你妈妈单独回家。”    “……”    ndrew还没来得及抗议,夏天就被塞到了他的手里。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顾承泽抱起夏浅,走远了。    “喂,等一等!”    ndrew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追了上去。    阳光洒下,微风正好……    夏浅被顾承泽抱着,满脸羞红,她小声的开口:“顾承泽,我现在不累,可以自己走路的。”    “现在不累,回到家就要累了。”顾承泽一脸坦然。    “……”夏浅一怔,随即明白了顾承泽话里地意思。    顾承泽这样好吗?    他们两个人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劫难,应该好好的谈谈心,说说话的。    顾承泽似乎看穿了夏浅的心思,淡定地说道:“谈谈心,说说话,在床上也可以,一边做动作,一边谈话,更是可以的……”    “你……”    夏浅因为顾承泽的话,娇羞不已,转眼间就被顾承泽塞进了车里。    随即而来的,是铺天盖地地吻。    夏浅不好意思的推搡着,却被顾承泽按住手脚,动弹不得。    这时,ndrew抱着夏天也赶到了,他刚想拉开车门,就被司机阻止了:“ndrew先生,小少爷,请您坐后面那辆车。”    “ndrew叔叔,我们就不要打扰我爸爸妈妈的二人世界了。”夏天拍拍ndrew的肩膀,劝道,“更何况,要是他们秀恩爱的场面被你看到了,你这个单身狗又要伤心了。”    “summer,好久不见,你越来越会怼人了是不是?”ndrew挑了挑眉毛。    “嘻嘻嘻,我爸爸教地好嘛……”夏天捂着嘴偷笑。    “呵,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ndrew哼了一声,不满的抱着夏天坐上了后面的那一辆车。    载着ndrew和夏天的车很快就开远了,可是夏浅和顾承泽只有两个人的那一辆车,却久久没有发动。    顾承泽霸道的侵占着夏浅娇弱的身体,只是几天没有见而已,他就想她想得疯了!    夏浅被动地承受着顾承泽,整个人像是被抛上了云端一样。    “夏浅,再为我生孩子,好不好?”    顾承泽魅惑地声音在耳边响起,夏浅意识溃散。    为他生个孩子,自己怎么会不愿意?    夏浅将指甲用力的嵌进顾承泽肌肉发达的背部,下意识地对他点头:愿意,她愿意……    ……    一年以后……    顾氏公司里,简毅快步的向前走着,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刚刚入职的年轻秘书。    “简助理,是我不对,下一次我一定将文件用不同颜色的标注,做好分类整理,我……”    女孩儿还没说完,简毅就停了下来。    “嘭”地一声,低着头地女孩儿硬生生的撞到了简毅的胸口上。    “唔……”女孩儿揉揉鼻子,低哼,“好疼……”    “你真是……”简毅看着女孩儿笨手笨脚的样子,一副头疼的样子。    他真的不懂,这个笔试面试都第一被招进来的inda,怎么会这么笨!    “对,对不起!”inda连忙认错,然后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睛看着简毅。    “算了算了。”简毅叹了一口气,想想isa刚入公司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他就不再那么气了。    “希望你能像isa那样,很快适应公司的生活。”    简毅丢下inda,便径直向前走去:今天是顾总和太太双胞胎的百日宴,他还要忙很多的事情。    “isa?”inda皱皱眉,isa是谁?    出神之间,简毅又走远了。    看着简毅高大挺拔的背影,inda花痴地笑了笑,连忙小跑着跟了过去:“简助理,等等我!”    “快点!”    简毅虽然嘴上嫌弃不已,但是脚步不由地停了下来。    inda又是一个花痴的笑容,几步跑到简毅身边,和他一起并肩向前走去。    “简助理,今天是小少爷和小姐的百日宴对不对,太太和顾总,好幸福!”    “嗯。”    “太太好漂亮,顾总也很帅。”inda在简毅身边叽叽喳喳的,“不过,有人好像比顾总还要帅。”    “是么?谁?”    简毅倒是好奇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听谁说过,有人在相貌上比得过顾总。    你啊!    你啊!    是你啊!    比顾总更帅的人,就算你啊!简助理!    inda在心里大喊,但是表面上怯生生地摆摆手:“呵呵,没谁,我乱说的。”    “哦。”    简毅莫名其妙的皱皱眉,不说话了。    inda在旁边懊恼不已:你个没出息的inda!    下次,下次一定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夏泽园里……    到处都是热闹的气氛,今天夏浅和顾承泽所有的朋友亲人都来了。    isa的父母,英国的ndrew,真是去了澳大利亚的顾承瑾,也带着他的母亲回来了……    众人看着肉嘟嘟地双胞胎,开怀大笑。    夏浅也躺在床上,和来看望她的人说着话。    “不是吧,顾承瑾,你怎么还没找到女朋友,秦阿姨不担心吗?”夏浅对顾承瑾嫌弃的摇摇头。    “周围太多的女人在追我,正在物色呢。”顾承瑾回答的一本正经。    “切。”夏浅好笑的哼了一声。    “还切,都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还这么不稳重。”顾承瑾也不忘记调侃夏浅。    “被我宠的,不行么?”    一旁的顾承泽淡定的开口了。    “我……”顾承瑾无奈了,只好摊摊手,“行行行,怎么不行?”    “哈哈哈……”    看到顾承瑾吃瘪,夏浅开怀大笑起来。    这时,身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夏浅拿起手机,看到有人给她发了一大串的消息。    夏浅,你好,    我是essica,在给你发这个信息之前,我也想了很久。    但是最后,还是打算发给你。    听说你和顾承泽生了双胞胎,我和illiam都很高兴,只是,他不好意思向你表示祝贺。    所以,我决定代表他,向你说句恭喜。    对了,下个月,我也要和illiam结婚了。    我会很幸福,也会好好照顾他。    也祝福你,永远开心快乐!    夏浅将手机划到最后,看到的,是一张essica和楚森的结婚照。    郎才女貌,很般配。    夏浅扬扬嘴角,露出了笑容: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她差不多都忘记了。    只要现在所有人都过的很好,就足够了。    “祝福你们。”夏浅打出这几个字,发送给了essica。    “在想什么?”一旁的顾承泽看到夏浅拿着手机出神,吻了吻她的额头。    “没什么。”夏浅抱住顾承泽,开心的笑了。    “爸爸,妈妈,别忘了还有我,我也要抱抱!”    夏天调皮的嚷着,钻到了夏浅和顾承泽的中间,旁边在摇篮里刚刚百天的小天使,也咯咯地笑了出来。    “咔嚓”一声。    这美好的一幕,被一张照片定格下来,画面上的每一个人,都笑的很幸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