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正文 番外之麒麟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维安晚晴1 书名: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
    陆斐和林青辰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艰难的来到天之涯的内部。

    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四周海水环绕,蒸腾的雾气将小岛完全掩盖,各种符阵环环相连,待一个一个的破解完毕,登上这个看似平凡的小岛,很长时间已经过去了。

    靠近海边的地方全是泥沙,往里面稍微走一点,就是茂密的丛林,抬头看,中间有一座休眠已久的火山,陆斐在进来的时候已经花费了太多时间,当即展开灵识搜索,火麒麟就被锁在火山之中。

    他施展瞬移术,眨眼功夫便来到了火山旁,往下看去,洞里都是已经凝固的岩浆,黑漆漆的一坨层层堆叠,陆斐不假思索飞快往下跳,那火山洞壁有八米高,像一口巨大的井,落到底部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个小小的洞口,刚好容一个人进去。

    陆斐正要踏入,被林青辰拦住,“先探虚实为妙。”

    林青辰说罢,顺手捏了一个小人,吹了一口气,那小人便活了过来,踏着轻快的步伐往洞里走,然而刚进洞口,一团炽/烈的火就从里面快速喷了出来,直接将小人烧成了灰,那火温度极高,直冲洞外的两人而来,陆斐侧身一闪躲过这高温的火球,虽然没砸中,但是那烧灼的感觉却真实的留了下来,隐隐烧得皮肤发痛,令人心有余悸。

    “麒麟之火?”陆斐刚说完,就听得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从洞内传了过来,简直要把人的耳膜给震破。

    地面也随之抖了两抖,岩石灰受了这波动,纷纷扬扬落下来,洒在了两人的衣服上,陆斐嫌弃的拍了拍肩膀上的火山石灰,眉头微皱,“没想到这麒麟竟然如此暴烈。”

    “毕竟是一头上古神兽,除了关押它的火山,外面还布置了十几道难解的符阵,天界的人是铁了心要将它一辈子困死在里面,麒麟一旦放出去,危害极大,我们两就算联手与它硬碰硬也不见得能讨得好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沉睡。”林青辰说道。

    “麒麟如此暴躁,不过放了一个带点灵气的小人就能让它暴怒,我们现在若是进去,只怕要被立刻烧成灰,哪有办法让他沉睡?”陆斐忧愁的说道。

    “我手里有一瓶青蛟露,这世间万物,只要喝下一滴,就会立即睡去,凡人喝下若非别人以灵气催醒,一辈子都会在睡梦中度过,灵力越高的人,清醒时间越快,那麒麟喝了,估摸着能维持一炷香的功夫,足够你取麒麟火了。”林青辰举着手中的瓶子,顿了顿,继续道:“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让它喝下青蛟露。”

    “我们一次性制造十几个活物进入山洞,总会有存活下来的,在它们身上放置青蛟露,引诱麒麟吃下它们,这一切就成了。”陆斐高兴的喊了起来。

    林青辰也觉得这注意不错,两人催动灵力很快制造了十几个形态各异的妖怪出来,齐齐往洞里面塞,结果所有的小东西刚进洞口,就被里面不断喷出的火球烧个精光,甚至连一百米都没走到,这让两人瞬间十分挫败。

    “看来,还是需要有一个灵力高强的人亲自进/去。”林青辰无奈叹道。

    “师父,这任务就交给我吧。”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后面响起,林青辰腿脚一抖,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俏丽的女子,失声喊道:“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师父去哪,我就去哪,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林从之看到他的一瞬间变得娇/羞,声音也变得软糯,习惯性的抓着他的袖子,十足撒娇的意味。

    林青辰心里有些慌,呵斥道:“这地方也是你能来的?快回去!”

    “师父,你要是不喜欢我就直说,哪有女孩子表白后当面走人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以徒儿的身份一直陪在你身边,绝不逾越,只要……只要您别赶我走。”

    林从之白/皙的脸微微泛红,虽然心里觉得丢脸,还是咬牙说了出来,她直来直往惯了,女儿家的心思憋了这么多年,已经够难为她了,她很清楚师父一直将自己看作后辈,所以从未有过更大的奢求,唯一的念想只是能好好陪在他身边,若是因为自己先前的莽撞让师父躲着自己一辈子,她会懊恼死的,所以自从林青辰离开之后,她哪里待得下,四处寻找林青辰的下落,后面还是去找了一个姓江的道士算了一卦,这才指点她来此处,否则以她自己的能力,怕是一辈子也找不到这里。

    “此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与魔君有要紧事办,你且速速离去,在魔宫里好好待着等我回来。”这地方岂是她能待的?这太危险了,林青辰一心想将她赶走,连忙摆手。

    林从之不乐意,死/缠着他不放,好半天才发现陆斐的存在,她愣了片刻,然后指着陆斐惊讶的喊出声,“原来你就是魔君啊!”

    从出生到现在,魔君只存在于别人的口中,她从小听他的事迹听到大,据说三道魔君是三界第一美人,谁也比不上他的风姿,连她师父在魔君面前都要甘拜下风,那时候她还不信,如今亲眼得见,果然美得让人叹为观止。

    全身上下皆完美得找不出一点瑕疵,精致到极致的五官,浑然天成的气质,无不在彰显着老天对他的偏爱,此等绝世男子,该要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林从之作为一个极度颜控,瞬间对陆斐产生了无比崇拜的情绪,“殿下,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我师父都比不过你!”

    “说什么废话呢,赶紧走。”林青辰心里不乐意了,之前天天夸赞他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这才多久,见到陆斐立马将他忘了,他酸溜溜的喊了一声,很想直接将这个不成器的徒儿直接丢出去。

    “师父,徒儿保证不会给你丢脸。”林从之最晓得拿/捏林青辰的痛点,趁他心烦意乱之际,顺手就拿走了青蛟露,下一秒就已经消失在两人面前,陆斐压根没来得及阻拦,就看到林从之往山洞里跑了。

    “死丫头,你不要命了!”林青辰心里一紧,也顾不得危险,直接追了过去,陆斐也知这其中的危险,赶忙往山洞里跑。

    果不其然,一个又一个的火球往洞外蹿,直奔林从之的脸面而来,那灼/热的业火仿佛要吞噬掉遇到的一切,温度高得要将人瞬间融化。

    林从之没料到这火跟寻常的火不一样,她只是想要在林青辰面前表现好一点讨他欢心,没真的要把自己的命送掉,眼见那火冲破结界往她身上扑,林从之忽觉身上一紧,随后一个人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强劲的风将她整个包裹,林青辰迅速挡在了她的面前,与陆斐联手划出一个银白色的结界,稳稳的挡在了前面,两人皆因惊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几波火球略过结界直奔洞外,陆斐手敲了一下石壁,瞬间敲出一个凹陷的洞,推/搡着两人迅速走了进去,自己则催动灵力再次加强了结界的厚度,火球速度很快,贴着三人的面前流窜而过,即便隔着如此厚的结界,依然能感觉到那骇人的高温,三人如坠烤炉,衣服很快被汗/湿/了。

    林青辰抬手差点想给她一巴掌,这个不懂事的丫头,差点自己把命送了出去,他咬牙手落在离她脸一厘米的位置,终究还是不忍心下手,只得恨恨放下,“不知轻重,若再有下次,你看我还会不会来救你。”

    “师父,对不起!”林从之吓到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进林青辰的怀里,瑟瑟发抖,“我只是想帮你。”

    “你别帮倒忙就不错了。”林青辰心里很生气,又舍不得苛责她,想到她刚刚差点死在自己的面前就一阵后怕,这丫头实在太不让人省心了。

    “她莽撞的后果也不全是坏事,如果我们两人联手,只要结界足够厚实,能抵挡高温的火球。现在进山洞有一段距离了,因处处有符阵,无法使用瞬移术,我们只能步行前往,只要熬到里面,你负责保护我,我负责给麒麟灌/入青蛟露,让它沉睡不是难事。”陆斐经过这一刺激,反倒有了主意,林从之虽然莽撞,到底是因为在意这个师父,他懂这种心情。

    “好,那就依你所言。”结界越厚实,消耗的灵力就越大,好在陆斐身上有血玉石在不断补充灵力,三人相互扶持着,好不容易进了山洞之内,走了弯弯曲曲一段黑路,眼前豁然开朗,一只庞然大物被铁链锁住了四只脚,不断四处喷火。

    几千年来都没有活物能走到这个地方,麒麟有几分惊讶,随之而来的就是愤怒,它咆哮得更厉害了,随着它这一声吼,有天崩地裂之势,林从之感觉地面震得连骨头都要散架了,她好奇心强,躲在林青辰的身后,探出脑袋去看麒麟,正对上它一双火烧般的眼睛,忽觉意识恍惚,随后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林青辰连忙去扶她,心里十分焦急,“从之,你醒醒!”

    “麒麟的眼睛有致幻的效果,暂时无性命之忧,你先掩护我。”陆斐没有回头,一跺脚直接朝麒麟奔袭而去,麒麟被傅住四肢,只有一团又一团的烈火朝陆斐喷过来,林青辰催动灵力让结界变得更加强硬,陆斐正面对上烈火直冲过去,眨眼功夫便到了麒麟的面前。

    “对不住,我无意冒犯,只是想要取一把麒麟火,希望前辈不要介意。”陆斐眸色璀璨,黑暗中犹如天上的星辰,熠熠生辉,他浮在半空,盯着麒麟的眼睛,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麒麟眸中有红色的光迸射而出,落在了陆斐的身上,然而他神色十分坚定,不为所动,很快那股威压之势散去,麒麟开口,“定力不错,竟然没有陷入幻境。”

    “前辈夸赞了,没有几把刷子,晚辈也不敢闯入此处。”陆斐毫无露怯的表示,反而自信满满,并最大限度调动身上的灵力,自有千军万马之势,完全没有被麒麟的势头压下去,只有双方是对等的,才有谈判的可能。

    “你说要就要,我凭什么给你?”麒麟哼了一声,颇有不屑之意,它被关在这里几千年,每天忍受无穷无尽的痛苦与孤独,凭什么这样处境的它还要去理解别人?可笑!

    “前辈提出一个我能实现的愿望,我替你达成,您给我一把麒麟火作为报酬,如何?”陆斐问道。

    “你能放我出去?”麒麟没有其他要求,它只想从这个地狱离开,无穷无尽的孤独太让人绝望了。

    “这个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陆斐自然不可能擅自放它出去,以后它闯祸了,自己还要被连累承担罪责,“除了这个,其他都可以。”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麒麟再次张开血盆大口,熊熊不断的火焰继续喷射出来,将陆斐完全包裹在其中,恨不得将他烧得连灰都不剩,它不好过,谁都别想好过。

    这一次来势汹汹,火势比先前猛了几分,若不是有结界保护,陆斐真要被烧成碳了,如此近距离对抗,显然吃亏的是他,陆斐不断飞来飞去,这里一个身影闪现,下一秒又出现在那里,麒麟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他,便到处喷火,整个山洞都像被火包围了一般,温度越来越高,里面的氧气消耗很快,三人皆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再这样躲下去肯定不是办法,麒麟有的是时间跟他们耗,可是陆斐耗不起。

    他飞快捏出一个小人,变作了自己的模样,随后脱离了结界施了隐形咒,将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而纸人被结界保护着,被他用灵力一推,正好推到了麒麟的嘴边。

    本来就看这个家伙不顺眼,麒麟没做他想,张嘴就将纸人吞了下去,惊得林青辰连忙奔过来要救陆斐,中途却被人拉住。

    “快逃。”陆斐这一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麒麟自知受骗,再度喷/火过来,速度太快,距离又近,临时打造一个新的结界出来根本来不及,陆斐第一时间将林青辰推开,自己承受了业火的炙烤,他只觉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烧了起来,剧烈的疼痛叫他意识模糊,整个人直接从空中坠落,重重倒在了地上,地上烫得要命,他白色的衣裳已经烧焦,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坨黑炭,哪还有先前漂亮的模样,僵在地上动弹不得。

    幸而火喷到一半,麒麟就因青蛟露而沉睡过去,否则下一秒陆斐就要烧成灰了。

    林青辰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他飞快跑过去想要扶陆斐,手刚一碰到就被烫得起了泡,这温度太吓人了,若不是有灵力护体,这会儿魔君只怕早没命了。

    陆斐身上烧得很厉害,皮肤变得焦黑,整个人有气无力,痛得意识已经模糊了,然而依旧不忘麒麟火,他想张嘴说话,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林青辰越过麒麟,跑到了它的身后,飞快取了一把麒麟火装进了早就准备好的乾坤袋里,划出一道结界伸手揽住陆斐和林从之,快速离开了麒麟洞。

    刚一离开,震天动地的吼声再次响彻小岛,不断有业火从洞里喷出来,他施展瞬移术将两人带到了海边,这才有空喘气,此时的陆斐已经昏迷不醒了。

    林青辰往他的鼻子边一探,呼吸变得十分微弱,人早就不成形状,浑身滚烫,危在旦夕,林青辰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眼见陆斐就快撑不下去,急忙往他体内灌入灵力,虽说没有大用,但至少要吊着他这一条命。

    “主人!”小胖星划破虚空出现,碰了下陆斐,身上银色的毛发立马烧焦了一块,眼泪啪嗒啪嗒直掉。

    “被业火所伤,五脏六腑皆破裂,我们手上没有凤露,该如何是好?”林青辰挠头,心里十分烦躁,见到小胖星忽然出现,心里忽然有了主意,“快使用回溯之术,再拖下去,魔君就要没命了。”

    “我只能让时间往前推一个时辰,你们到时候还得重新取一次麒麟火,这太危险了。”小胖星心里也着急,可是回溯之术,实在危险性太大。

    “将回溯之术,限定在魔君身上不就可以了,你已经是11级的灵兽了,应该有这个能力。”林青辰对时妖这种灵兽垂/涎已久,他查过相关资料,只要等级够,就能在人的身上使用回溯之术,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不过这种逆天改命的行为太过耗费灵力,所以一百年只能使用一次,十分宝贵。

    “我从来没有试过。”小胖星怕陆斐死在自己的手上,心里很害怕。

    “试一下或许还有救,不试肯定就死了,没有了主人,你就是无主灵兽,但时候成为众人捕猎的对象,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林青辰看它磨/叽,都要急死了,魔君的灵兽怎如此胆小?

    “好!”小胖星被他的话刺激到,口/吐出白色的水晶,浮到半空,水晶瞬间变大,将焦黑得快成碳的陆斐包裹在其中,随后耀眼的光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隐约能看到一只白色的银狐在里面不断奔跑,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狂烈的风从周围刮起来,天上乌云密布,腾云翻滚,林青辰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紧紧抱住林从之,以防她被吹走。

    天地变色,狂风呼啸,海水开始翻涌,甚至连小岛中央的火山都开始震动,配合着麒麟天崩地裂的嘶吼声,林青辰几乎以为这个世界都要毁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脸都要被风吹得麻木了,周围的一切慢慢变得安静,再次睁眼,一片纯白之色,陆斐一头墨色的长发披散下来,白衣胜雪,容貌比先前还要精致几分,浓/密的睫毛扇动,睁开了那双璀璨的眸子,好看得仿佛将天上的星辰都给装了进来,他沉沉呼了一口气,朝林青辰伸出手,好似九天之上的仙人,不食烟火之气。

    林青辰都看懵了,愣愣盯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

    陆斐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开口道:“麒麟火呢?”

    林青辰这才反应过来,将装了麒麟火的乾坤袋送到他的手中,“你活着还是死了?”

    看这样子,他说他是个仙人,他也是相信的。

    “小胖星做得不错。”陆斐嘴角勾出一丝笑,拍了拍小胖星的脑袋,它灵力损耗过度,趴在地上直喘气,陆斐滴了一滴血送到小胖星的嘴里,原本黯淡的银色毛发瞬间变得光亮,但走路依旧颤颤巍巍,陆斐索性将小胖星放回了兜魂网中,让它好好休养,施展回溯之术,损耗了小胖星百年的功力,一时半会很难恢复,至少要休养个一年才有力气出来活动。

    林青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切,终于咧嘴笑了,“殿下,你还活着真好!”

    “谁活着?”一直昏迷不醒的从之忽然睁开了眼,看到陆斐的时候瞬间被眼前的美/色蒙蔽了双眼,看得口/水差点没流出来,傻愣愣问了一句。

    “你醒得可真及时。”林青辰嘴角抽搐,翻了个白眼。

    林从之一脸无辜,记忆还停留在麒麟洞内,“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在这里?夷,师父你抱着我……”

    “滚!”林青辰面上一红,迅速将她推开,甩袖直奔海面而去,脸上火辣辣的。

    林从之给陆斐行了一个礼,这才转身去追师父,两人打打闹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眼前,陆斐无奈的笑了,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林青辰,也有了软肋。

    百年之后,魔族再次迎来了喜事,据说不近女/色的魔君又娶了一个人类女子,听说这女子与上一任魔后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麒麟火结下的缘分,生生世世都要纠/缠在一起,永不分离。

    给读者的话:

    苏念矜和陆斐每一世的相遇都是一个故事,如果扩展开写,可以单开一篇文了,先这样完结吧,谢谢大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