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女总裁-正文 第353章 更年期妇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霞仙子 书名:我的冰山女总裁
    “你这个老巫婆怎么废话这么多?问这问那的,怎么不住嘴?”白琳琳说这话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一位男乘客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立即回瞪一眼,当场把那个男乘客吓得把头扭了过去,对着窗外一直都没敢再回头。

    “老妈我问下还不行了?越来越不像话了,我这是关心你,怎么还不让我关心了?我关心我闺女是天经地义的吧?”鲁春芳在那边嘟嘟地说个没完没了,处于更年期的她,不但情绪不稳定,起伏性比较大,易烦躁激动的同时,还比较多虑。

    “我用不着你关心,你多关心下我爸就行了。”

    “那死老头子,每次我关心他,他就和我吵架,说我事多。”鲁春芳抱怨道。

    “活该,谁让你控制不好你那脾气的,总是说个不停,别说我爸了,是个人都会说你事多。”

    “我啥时候事多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好了,不和你贫了,我想睡一会了,昨晚没睡好。”

    鲁春芳听了,顿时就又焦虑了起来,“昨晚没睡好?昨晚干什么了?怎么可能没睡好呢?失眠了还是出去鬼混了?我说女儿啊,你一个女孩子,晚上一定不能出去瞎混,要自重知道吗?千万不要和那种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要自律,要懂得保护自己,尤其是晚上,一定要早点回家,不要……”

    “有病!”白琳琳还没等到鲁春芳把话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她这次要不是真有求于鲁春芳,她真不想回去,谁都知道处于更年期的女性情绪变化多端,容易烦躁容易激动,还爱发脾气,问这问那的,对外界因素反应非常敏感,经常表现出各种过敏的反应。有时候,一件微小的事情,也会成为强烈情绪反应的导火索。

    这一点,白琳琳的母亲是表现得太淋漓尽致了。

    对鲁春芳来说,别人一句不合意的话,自己就会变得不高兴,如同饱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样。

    和预算的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公交车下了高速,到达郊区。她老家就在北城的郊区,离北城八十多公里,相对算是远郊了。由于是远郊,又没有通地铁,坐公交回家还需要从住的地方倒两趟地铁,耗费时间特长。加上周末的时候,公交车站等车的人都会排成长队,光排队就可能排上一下午。所以,回去一趟非常不容易,这也是白琳琳不愿意回家的原因之一。

    回到家中,白琳琳脱掉高跟鞋,连拖鞋都没换,直接光着脚进了客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老巫婆,我回来了。”

    鲁春芳当时正在厨房里做菜,得知女儿要回来,接完电话之后她就匆忙地赶去了菜市场,买了些白琳琳最爱吃的青菜,还买了排骨和鸡翅。听到女儿回来了,她立马放下手头上的活,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女儿呀,在家里就给老妈留点面子行吗?别老巫婆老巫婆地叫,听着多不雅,再说了,你看看你妈老吗?”

    白琳琳看了鲁春芳一眼,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说不老就不老吗?你就算化多厚的妆,也依然掩盖不了你脸上的那些斑点和皱纹。”

    “不带这样说我的,你应该替你妈高兴,我这样还可以和你一块出去逛街。”

    “好好好,我为我有这样一个妈高兴死了行了吧?”白琳琳刚进门,没想到母亲又是唠唠叨叨的,一听就烦。

    鲁春芳笑了笑,同时摸了摸自己的脸,“这还差不多,对了,赶紧去洗手,排骨已经炖好了,待会就可以吃饭了。”

    “我都已经这么大了,还用得着你嘱咐吗?真是的,你现在毛病越来越多了,是不是更年期的妇女都这样?有洁癖了?难道我上了厕所不洗手就不能吃饭了吗?”白琳琳说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谁更年期了,不要老说我更年期,我根本就没有到更年期!”鲁春芳自欺欺人地说道,对她而言,更年期这三个字是敏感词汇,谁也不希望听到别人说自己更年期。因为,更年期这三个字带有一定的贬义。

    “你没更年期,我更年期行了吧?你丫真没救了。”白琳琳走到鲁春芳面前,她发现今天鲁春芳打扮得特别妖艳,穿得裙子太过艳丽,浑身的香水味道也非常浓烈。“我爸呢?我爸怎么不在呢?”

    “那死老头子说有应酬,早早地就出去了。”

    “没打电话告诉他我回来了吗?”白琳琳反问道,她想要是爸爸在家还好一点,老爸不在的话,估计中午饭都吃不好。

    如果不出意外,中午吃饭的时候,这个老巫婆必然又会问这问那的,话绝对会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没了,像自己这种没有多少耐性的人来说,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白琳琳暗想道。

    “忘了,你给我打完电话,我就急着出去买菜,买完菜回来就又给你做饭,这期间都没停,搞得我把这事给忘了。”

    白琳琳指了指鲁春芳,摇摇头后说道:“你还不承认自己老了,这点事都记不住,记性都退化了!”

    “你这闺女就不能说你妈点好?好了,我现在就给那死老头子打电话,问问他能不能回来一趟,毕竟你回来一趟不容易。”鲁春芳说完,就走到沙发面前,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白琳琳她爸的电话。“对了,你这次回来待多久?”

    “中午吃顿饭,下午就回去。”白琳琳这次回来有两件事要办,第一件事就是跟她妈要钱,第二件事就是跟她妈讨要一瓶红酒。跟王文上床那边晚上,她已经答应王文要帮王文在搞一瓶红酒,让王文拿着红酒为人,拉投资用。

    她说话的话,自然要兑现。不过,这两件事相比起来,后者更重要一些。

    “这么快就急着回去?晚上不住一晚上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晚上住下吧,反正是周末,明天也不上班,你明天下午回去。”

    “我晚上还有事!”白琳琳不想和鲁春芳解释太多,她见鲁春芳这个样子就来气。叽叽喳喳的,在她耳边说个没完,听得耳朵都有些嗡嗡的。

    白琳琳晚上确实有事,就算是没事的话,她也不想在家里过夜,那样的话,鲁春芳还不得和她聊到天明啊!前些天妈妈去看她的时候,每天还都会和她说到半夜,这会儿在自己家,明天也不用上班,肯定会聊到天明。她无论如何都受不了那种煎熬,真的,那样真会让她疯掉。

    “喂,老头子,中午你还回来吃饭不?你宝贝闺女回来了,你要是还想见你闺女一面的话,就推了这场应酬吧?”鲁春芳听到琳琳她爸那边的手机通了,就快言快语地说道。

    每次都把宝贝闺女挂在嘴边,你真把我当成你的宝贝吗?恐怕我在你心目中的分量还不及那些红酒吧?白琳琳从来都不顾忌会惹母亲生气,每次不管怎么和母亲说话,哪怕说得再刻薄,再难听,母亲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白琳琳也没有在客厅里傻站着,她想去洗个手,待会吃完饭要了钱和红酒后,就快点回去。可是她刚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顿时闻到一阵焦糊的味道从里面散发了出来。

    “老巫婆,怎么有股糊味?你刚才不是说炖的排骨吗?难道炖排骨还会糊吗?”白琳琳转身,冲母亲喊道。

    “坏了,坏了,光顾着打电话了,我烤的鸡翅都糊了!”鲁春芳意识到这一点后,还没有和琳琳她爸说完,就马上挂掉了电话,快步朝厨房跑去。她一边跑,还一边抱怨,总之,嘴巴就是闲不住,没有消停下来的时候。

    “真是没救了。”白琳琳笑了笑,无奈的笑。笑完过后,才进了洗手间。

    很快,鲁春芳就把饭菜端了上来,她做的都是些白琳琳以前最爱吃的菜,包括烤鸡翅,只可惜刚才只顾着和白琳琳说完,给白琳琳她爸打电话了,以至于忘了厨房里烤的鸡翅,结果有的鸡翅都已经被烤糊了。

    “来,宝贝女儿,看看老妈的手艺又长进了没有。”鲁春芳笑着在白琳琳身边坐了下来,今天白琳琳回来,她特别的兴奋。说完,她就帮白琳琳夹了一块鸡翅,放到了白琳琳面前的碗里,并期待着白琳琳的赞许。

    或许是鲁春芳对白琳琳太过溺爱了吧,以至于让白琳琳的性格比较畸形,在家里可没什么教养。“还用尝么?这多明显呀,鸡翅都烤糊了,这手艺别说长进了,没退化就不错了。”

    “你这死孩子!”鲁春芳脸上表现出一丝的无奈,在白琳琳面前,她就没落什么好。“赶紧趁热吃吧。”

    白琳琳一边吃着,一边问道:“我爸不回来了吗?”

    “回不来了,说有一位重要的领导要陪,这死老头子,总是这么多事。哎,不等他了,咱们母女俩吃。”

    “你这死老巫婆!”白琳琳听母亲说她是死孩子,说她爸是死老头子,她听不惯就只好以牙还牙。

    “我老巫婆行了吧,来,多吃点。”鲁春芳说完,又给白琳琳夹了一块排骨,随后又往白琳琳碗里夹了些青菜。

    尽管白琳琳都已经成人了,女性该有的生理特征也都有了,但在鲁春芳的眼里,她始终还是一个孩子。

    “你想让我变肥是不是?排骨这么腻,吃多了我肯定变胖。”

    “胖点好看,女儿,我发现我不在你身边照顾你还真不行,你瞧瞧你多瘦呀,瘦的跟个猴似的,女人嘛,胖点好看,现在的男人都喜欢丰腴的女人,懂不懂?”

    “你才瘦得像猴,怎么说话呢,用猴子形容你闺女,你真有才。”白琳琳说完,重新拿起筷子,不再说话,开始埋头吃饭。她想尽快吃完,以便早点离开。她晚上还约了人,她不能迟到,让人家久等。

    吃完之后,白琳琳冲母亲诡异地笑了笑,随后站了起来,挪动了下座位,刻意靠近母亲,并挽起了母亲的胳膊。“妈,还别说你今天不但打扮得妖艳,看上去也年轻多了,要是咱俩这样出去逛街的话,别人肯定不会认为咱们是母女俩。”

    “终于改口了?不叫我老巫婆了?”鲁春芳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是个聪明人,加上最了解自己的宝贝女儿,所以她很清楚,接下来女儿肯定有事相求。不然的话,女儿的态度能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嘛!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