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女总裁-正文 第568章 惹怒老巫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霞仙子 书名:我的冰山女总裁
    “叫谁老婆呢?你是谁?深更半夜的,你跑我这来瞎叫唤什么呢?”

    看到开门的不是白琳琳,王文的脸不但,而且脑袋也胀了好几圈。他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是不是走串门了,如果是喝多了,还有这种可能,可问题是他今天晚上并没有喝多,此时脑袋清醒的很。他可以断定,自己没有走错门,他所在的就是白琳琳的房门口。毕竟这又不是第一次来,来过无数遍了,哪能走错呢。

    “小伙子,你是不是喝多了?”鲁春芳把头从里面探出来后,顿时也愣住了。她还以为是哪个酒鬼喝多了,找错了门呢,定睛一看,原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上次气得她不行的男子。“怎么会是你?”

    被鲁春芳认出来后,王文仔细打量着鲁春芳,因为鲁春芳是一个特别爱打扮的妇女,本来四十多岁的年纪,打扮后就看着像二十多岁的了。今天晚上不知道是卸了妆,还是压根就没化,所以王文看到的不是上次那个穿着性感的美女形象,而是彻头彻尾的一中年妇女。

    坏了,这女的该不会就是白琳琳的母亲,也就是白琳琳口中的老巫婆吧?

    “嗯?您认识我?”王文说这话的时候就显得有点虚了,尽管他面对不良男的时候呈现出来的是个狠角色,可是面对未来的丈母娘,他可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他盯着那妇女看了几眼,通过妇女的眉宇和脸上的皱纹,他似乎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妇女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在水果店碰到而且又和她发生了一系列误会的那个女人。

    靠!王文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如果这妇女就是老巫婆的话,那可就真的玩了。单单是上次的误会,就足以令这个老巫婆心生芥蒂的了!

    “臭小子,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上次我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让你扶我一把,你居然连扶都不扶,亏你还是个男人!”鲁春芳想起上次的事情就气得要死,她跺了跺脚,一下子把房门推开了,然后掐着腰走到了王文面前,怒视着王文,眼睛瞪得很大,怒眉都快竖起来的样子。

    “敢情就是您啊,我说咋看着有些眼熟呢?不对啊,上次我看您很年轻的,怎么几天不见,咋一下子变得这么老了?”王文太激动了,以至于把话说完后顿时就觉得自己说这话有些欠抽。

    鲁春芳听完,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她想这家伙说的哪是恭维的话,分明就是绕着弯骂自己老啊。她最不爱听的就是别人说她老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家伙居然明目张胆地说自己老,真是太不像话了。“你说谁老呢?我有你妈老吗?臭小子,你不但不会干人事,而且还不会说人话,瞧你说的,多难听,什么我一下子就变这么老了,像话吗?你爹妈是怎么教育的你?”

    王文见鲁春芳的态度大变,马上改变了说话的语气,解释道:“我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您呐看上去很年轻,看上去一点都不老,行了吧?”他真的不想说违心话,可是面对眼前这位妇女,他不得不说些违心的话。

    鲁春芳还是觉得这话听着有些别扭,于是继续冲王文吼道:“什么叫看上去很年轻啊,你意思还不是说我老吗?”

    或许是因为上次的事太让鲁春芳气愤了,买水果的时候,这个臭小子就把她气了个半死,后来包被抢了,追包的过程中摔倒了,眼看着这臭小子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想让他扶一把,可是居然被这小子漠视。总之,见到这个小子,她就有一肚子的气话要说。不管这小子说什么,哪怕是好听的话,她都听不进去。

    王文一听这妇女的语气还是没丝毫的改变,就忍气吞声地说道:“好,您不老,您年轻着呢,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鲁春芳见王文的态度良好,并没有跟她争执,就把心头上的火气暂时压制了回去。

    王文无奈地摇了摇头,弱弱地说了句:“真是的,非得逼着我说假话,什么人呢这是。”说完,他就又重新看了一眼门牌号,他确认没有走错门。既然没有走错门,现在出来的这位或许真的就是白琳琳的母亲了。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妇女就是白琳琳口中的老巫婆。同时,他也委实不希望她是白琳琳的母亲,瞧她那说话的口气和脾性,简直跟白琳琳是一样的。倘若真是的话,他都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共处。

    尽管王文说的声音比较微弱,但鲁春芳还是听到了。好不容易听王文说了句中听的话,弄了半天居然是假话,这下可把她给气坏了。“什么?臭小子,你瞎嘀咕什么,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啊,深更半夜的,你来敲我家的门,你这简直就是骚扰,这事我还没有跟你算账呢。”

    “我什么时候骚扰您了,您这个人说话怎么能这样呢?我这个人年轻,年轻气盛,可能说了您不爱听的话,可是您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说出这样的话来……”王文还没等说完,就看到白琳琳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白琳琳裹着一件粉色的浴巾,头发还被毛巾包着,显然,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老巫婆,你又吵什么呢?你就不能消停会嘛,你不烦我还烦呢,天天说个没完没了,不说会死啊?”

    我靠,眼前的这位妇女果然就是白琳琳的母亲!王文听到白琳琳的话后,整个脑袋里翁地一下全都乱掉了。说实在的,他真想掉头就走。他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白琳琳在电话中已经明确告诉他搞定老巫婆了,让他今晚回来睡觉的。既然已经搞定了,怎么老巫婆还在?难道在自己回来的途中,老巫婆也又重新回来了?

    王文倒不是怵白琳琳她妈,主要是觉得自己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妈面前太掉面子了,喝了酒不说,还深更半夜得跑到白琳琳家门口叫唤,更主要的是刚才还说了白琳琳她妈几句不爱听的大实话。此时此刻,他整个人的灵魂和思想就像被别人掏空了一样,伫立在她们的面前,不知所措的同时,还显得格外的多余。

    白琳琳看了看王文,从王文的脸上她捕捉到了一个字。“王文,你回来得正好,现在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妈,我以前跟你提起过的。”

    王文楞了好半天,才哦了一声,他渐渐地把目光从白琳琳身上转移到鲁春芳脸上,发现鲁春芳的脸僵硬而灰暗,毫无血色。他刚想说什么,只见鲁春芳直接转身回到了屋里。他连忙把白琳琳拉到楼道,小声地问道:“老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妈怎么还在啊?你不是告诉我已经把妈支走了嘛,要是我知道她还在的话,我就不过来了,直接在外面凑合一晚上或者去同学朋友那借宿一宿了。”

    “我只是告诉你搞定老巫婆了,并没明确告诉你把她支走啊。好了,老公,别担心,有我在场你怕什么啊。再说了,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妈嘛,这不让你见了,你怎么看上去显得很紧张啊?”

    “我倒不是紧张,主要是这事太突然了,我都没做好心理准备。你看看我现在两手空空的,刚才还弄出了点误会,这下肯定完了,你妈对我的印象肯定很差。老婆,要不这样吧,我去同学那凑合一晚上吧。”

    白琳琳笑了笑,安慰道:“真的不用,她一会就走了,她就是想见见你,见完就走了。”

    王文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再过一会地铁都没了,更别说公交车了。要知道从市区到郊区的末班公交车是晚上八点发车,现在十点多了,根本就没回去的车了。“这么晚了,妈还走?早就没车了,还怎么走?老婆,我看这样吧,你让妈在这再住一晚上,实在不想让她在这住的话,明天早上你就把她送到车站,我觉得这样比较好,你觉得呢?”

    “好什么好,再和她住我能崩溃你信不信,今天晚上如论如何都要把她整走,不然连觉都睡不踏实。好了,先进来吧。”

    进去之后,王文见鲁春芳坐在沙发上,双手叉在胸前,头往下耷拉着,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看了白琳琳一眼,连忙倒了一杯水,厚着脸皮来到鲁春芳的面前,提了提精神,亲切地笑道:“伯母,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就是琳琳的母亲,刚才我还真以为我走串门了呢。您先喝杯水,消消气,我要是知道您就是琳琳的母亲,就是打死我也不会说那番话的。伯母啊,不对,应该叫妈才对,妈,刚才我说的那番话,您可别往心里去啊。”

    鲁春芳一点都不领情,她不但不接王文手中的杯子,而且还怒眉大眼地冲王文吼道:“谁是你妈么?妈是你随便叫的吗?刚才喊老婆,现在又改口喊妈,你这小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精神有问题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