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女总裁-正文 第783章 肖培的理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霞仙子 书名:我的冰山女总裁
    王文再三思考,还是决定不解释了,一来是因为在电话里解释不清楚,二来是觉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太荒唐了,他总不能把睡了陆薇这事抖搂出来吧,那样的话,关系非乱了套不可。再说了,本来现在脑子里就挺乱的,越解释越乱,倒不如先不解释的好。他相信肖培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肯定能够理解他的苦衷。如果,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那就不是她肖培了。

    “你有在听我的话吗?”肖培见王文这边没有动静了,就关切地问了一句。

    王文忙哦了一声,笑着说道:“听着呢,刚才我在摸钥匙。”说着,他重新回到房间,走到自己卧室的门口,俯下身,把钥匙从鞋里摸了出来。

    “找到了吗?”

    “找到了,没想到你还挺会藏的,我还以为你把钥匙拿走了呢。”王文说完,打开了卧室的门,发现卧室里整齐得离谱。昨天晚上,他把肖培扶到床上后就开始收拾,虽然忙活了半天,但仅仅是收拾完了而已,并没有怎么整理。可是,现在再看,发现卧室里干净得要死,所有的东西都摆放有序,看上去特别利落。这绝对是肖培的杰作,没想到肖培在临走之前,会帮忙把房间收拾得这么整齐。

    不仅如此,王文还发现肖培把他的一些脏衣服都洗了,包括他穿过的袜子,换掉的内裤。由于他住的是合租房,客厅内的阳台被隔断成了两个房间,供两家人住了,所以房间里没有阳台。正是因为没有阳台,所以各家洗的衣服,都会晾在自己的屋里。尽管他租的是个独立的大卧室,但是相比一室一厅或者两室一厅的房子,格局小了不是一点半点。当时,他也没有买晾衣架,本身房子里的空间就没多少了,再放一个凉衣架的话,那就更憋屈了。

    王文看到自己的一些衣服和袜子什么的都晾在了挂窗帘的那根铁丝上了。

    真没想到,肖培居然这么有创意,原本挂窗帘的铁丝,敢情被肖培这么一弄,竟成为晾衣杆了。

    “行啊,培培,你居然给我收拾得这么干净,昨天晚上没白让你在这住啊。”

    肖培在那边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当然,我总不能在你那白住吧,总得做点什么吧。尽管昨天晚上你骗了我,把我一个人扔在那睡了一晚上,把我气得不行,但我还是给你收拾了房子,你是不是特别感激我呀?”

    听到肖培笑了,王文也总算坦然了许多,这表明肖培并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事而生他的气。他知道肖培在这方面特善解人意,当初把真相告诉肖培的时候,肖培也没有怎么纠缠他,甚至还非常理解他,通过那件事,他相信肖培是个非常理性的女孩。清纯善良的同时,全身弥散着一种灵气,还那么理性,像她这样的女孩,真的很少见。只不过,在孟莎和肖总的问题上,她却显得不太理性。毕竟,那种事摊在谁身上,谁都无法理性。

    “昨天晚上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这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你睡在床上,我没地方睡了。原本想着打地铺凑合一晚上的,可考虑到自己喝了酒,害怕误事儿,所以就走了。”

    “我就知道你会走,你和薇姐一块走的是吧。当时我记得你和薇姐一块出去了,本来我想等着你回来呢,可没想到居然睡过去了,醒来就早上了。哎,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到现在头还有点难受呢。”

    听到这里,王文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要是再说的话,没准肖培就问他和陆薇的事了。于是,他急忙找了个借口,说道:“我也是,头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反正今天周末,你再休息会呗。我也需要再睡一会,头疼得要死。”显然,他说的头疼,并不是因为头真的疼痛,而是和陆薇发生的事让他头疼不已。^^$

    “好吧,那你就再睡一会吧,我待会去图书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对了,我打算找个机会把琳琳姐叫出来,好好地劝劝她,顺便替你说点好话,看看你们还能不能……”

    还没待肖培说完,王文就急忙打断了肖培,横插了一句:“千万别,培培,我知道你是好意,你是为我好,但是感情上的事不能强求,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相信你也懂吧。”

    “可是我想帮你,你对我这么好,我一直都在想怎么才能够帮到你,不管是生活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肖培的这句话,让王文很感动,不管怎么样,肖培有这个心,他就已经很知足了。他想自己身边的朋友都不错,像苏雅,肖培,叶倩,张亮,高永波等人。对于这帮朋友,他是用心交的,他一直坚信,只要对别人好,别人就不会亏待你。当然了,这不是绝对的,因为其中有盲目的臆测。毕竟这是个商业社会,人心隔肚皮,谁又能真正看清对方的心呢。要知道,这年头有太多的人戴上了虚伪的面具。“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感激了。好了,我有点累了,我想睡一会,晚上再给你打电话吧。”

    “嗯,那你好好休息,晚上我等你电话。”!$*!

    “行,挂了。”王文临时找了个借口,尽管这个借口有些牵强,但他确实累了,想躺下休息一会,让自己冷静冷静。

    “拜拜……”肖培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文把手机丢在一边,身子往后一躺,直接摊在了床上。现在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氛围冷清得很,他望着墙壁的一角,渐渐地陷入了沉思。期间,他把昨天晚上和陆薇在一起的经过重新回忆了一边,认认真真地想了一遍,从头想到尾,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即便这样,他还是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爬到陆薇床上的,又是怎么把陆薇给办了的。他只记得,半夜里他憋得难受,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当时,他睡得昏昏沉沉的,酒精劲儿也没有下去,浑浑噩噩地爬起来就去了洗手间。去洗手间的时候,他还刻意看了躺在床上的陆薇一眼,随后就进了洗手间。尽管当时浑浑噩噩的,头部感觉天旋地转的,但他确定再次躺下的时候,是一个人,没有和陆薇睡在一起。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稀里糊涂地上了陆薇的床,还和陆薇发生了那种事情。

    莫非是陆薇半夜里把老子抱到她床上去的?

    王文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可仔细想了想,太不符合实际了,陆薇是个女人,怎么能够把他从右边的床上抱到左边的床上去呢?就算陆薇真有那么大力气,那抱他的时候,他也会有所警觉啊。在没有任何警觉的前提下,他上了陆薇的床,这一点让他莫名其妙。到现在他可以肯定的是,他主动爬到陆薇床上去的,至于怎么会爬错床,他还找不到合适的解释。

    难道老子昨天晚上梦游了?

    就算是梦游的话,老子也不会把她给办了吧?

    想到这里,王文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那就是当他在浑噩的状态下,侵犯陆薇的时候,陆薇怎么会没有反抗?她当时睡得太死了么?还是醉得厉害,压根就没什么意识?还是陆薇有意而为之?不可能,像陆薇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让人碰呢,要是那么随便的话,当初和韩峰在一起的时候就同居了。

    王文一直想,想得都有些抓狂了。可不管他怎么想,都找不到说得过去的解释,一切都发生得太莫名其妙了。哎,不想了,再想下去估计脑子就炸了。为了让自己不再纠结,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而是闭上了眼睛。可是,闭上眼睛之后,他的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床单上的那一抹血迹,那可是陆薇第一次最具说服力的证据啊,同时也是他犯下滔天罪行最具说服力的证据。

    哪个女人的第一次不是刻骨铭心的?然而,陆薇的第一次,却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他霸占了,没有丝毫的欢愉,一切都在朦胧与混沌的状态下完成的,陆薇会怎么想?接下来会不会为此而伤心难过?又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折磨他呢?如果要是赎罪的话,他又应该怎么做呢?怎么做才能够让陆薇原谅自己,原谅他当时犯下的错呢?这些都是王文考虑的问题,正是因为脑子里装满了很多疑问和困惑,所以他感到很累,身心俱疲。

    人活着为什么会这么累呢?

    难道陆薇是老天爷派下来故意折磨我的么?谁能够拯救老子?带着这种长久的困惑,王文终于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有点太长了,王文醒来后就发现天色已经有些灰了。他也没想到一觉会睡到下午,他急忙来了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了起来,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许多后,就出了门,去了白琳琳那。今天晚上他想把属于他的东西都搬回来,搬完了,白琳琳也就可以回来住了,他也不想一直霸占着那个巢,让白琳琳说什么风凉话。

    可是,让王文措手不及的是,当他到了之后,刚打开门就看到了那张不想看到的脸。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