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山女总裁-正文 第1326章 最浓烈的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霞仙子 书名:我的冰山女总裁
    王文开始反复地问自己,先不说这个观点正确与否,但是回想认识陆薇,追求陆薇以及和陆薇在一起的那些时光,就够让他消化的了。回忆了好半天,他不禁冷笑了两声,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可笑的存在,那么爱她,在乎她,然而到头来却发现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真是可悲可叹,更可笑啊!

    如果不是因为叶倩的话,或许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

    想到这里,王文又拿起手机,从通话记录中,直接给叶倩打了过去。可是,打过去之后,却发现对方关机了。

    罢了,难道还指望叶倩出面作证,让陆薇信任,然后原谅自己吗?都已经提出分手了,不管再做什么,都是徒劳,既然不爱,那还不如分开……

    王文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了,不光想得脑袋大了,而且都想得头疼了。他本来想打开电脑的,可这会儿实在不想面对电脑,便打消了那个念头。

    王文站起来,在办公室来回踱了会步后,走到沙发前,顺势往沙发上一躺。本来想强制让自己睡觉,可辗转反侧,楞是没有困意。于是,又重新坐起来,接连抽了几支烟,结果,抽了烟之后,反倒更精神了。

    这种状态,王文觉得是最折磨人的,他想给别人打电话倾诉,可想了半天,却找不到合适的倾诉对象。当然了,这个时候,王文最需要一个关系好的女性当倾诉对象,可屈指一数,和自己关系好的女性无非就这么几个,肖培,已经出国留学;陆颖,去西藏旅行后一直没有回来,在哪都不知道,也联系不上;苏雅,这两天正好出差,昊海科技承办峰会都没赶上,而且现在都这么晚了,冒然给苏雅打电话,也不太方便。

    哎,真是烦死了!王文恍然之间觉得自己活得特失败,尤其是在感情方面。生活方面,他觉得也挺失败,在北城摸打滚爬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没几个朋友,偌大的都市,几千万人口,楞是没多少知己朋友,要么是陌生人,要么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真正的朋友本身就少,能够促膝谈心的也更少了。

    此时,王文肚子里装了太多的东西,不说出来太憋得慌了,可是,想说却又不知道说给谁听。想到这里,他不禁摇了摇头,发出一阵苦笑。

    又抽了一支烟,王文觉得脑子更清醒了,其实,他真不希望自己如此清醒,对他来说,现在的清醒意味着残酷,所以,他宁愿能够找一种方式来麻醉自己,麻醉自己的头颅,麻醉自己的心,或许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感觉到这么痛苦。

    都说缺乏安全感是女人的一种通病,可在王文看来,男人也同样缺乏安全感,尤其是面对陆薇这样妖媚而又个性的女人,真的让他没有安全感,唯恐某年某月某日出现某个人,把陆薇从他身边抢走,或者陆薇轻易地爱上别人。所以,当上次在酒吧看到陆薇和周顺在一起跳舞的时候,除了吃醋和愤怒之外,还有莫名的惶恐与不安,那种不安验证了他同样缺乏安全感。

    王文使劲捶了捶脑袋,不想让自己这么清醒,不想让自己去多想,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思绪。越管不住思绪,就越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越想越觉得社会太现实,爱情太残酷,以至于想得脑袋都快承受不了了。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自己不想呢?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彻底麻醉呢?

    王文把烟头往地上一扔,随即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喝酒了,可能这个时候,没有比喝酒更能尽快麻醉自己的方式了。有很长时间没有喝醉了,此时的他,反倒有些怀念,正是这种怀念,让他猛然之间来了雅兴。他想醉了,真的想醉了,虽然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但是愁是在酒醉之前和清醒之后的事了,至少喝醉了,暂时就不会想这么多了。

    王文走到办公桌前,顺手拿起手机,一看还是没有接到陆薇的任何来电,这让他非常寒心,有种说不出的伤感。

    带着这种伤感和不良的情绪,王文赶到了芒果酒吧。虽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路上行人少得可怜,然而,这里却格外地热闹,原本不大的酒吧里挤满了人,氛围还是和以前一样,人气爆棚,别说吧台和舞池了,就连洗手间门口也站满了人。

    王文好不容易挤到吧台前,挥手要了一杯酒,他想要一杯烈点的,可能是因为氛围太吵了,服务员没有听清,结果让调酒师给调了一杯普通的鸡尾酒。酒是伏特加配的红牛,加了冰块。来这里,他喝的最多的除了啤酒之外,最多的就是这种,这种酒虽然有伏特加,但调酒的时候,加入的量太少了,主要还是以红牛和冰块为主,这样一来,把伏特加的浓度稀释了,没心事的话,喝点倒是可以的,可让一个失恋的人,想尽快麻醉自己灵魂的人来说,喝这种酒就像喝凉水一样,一口下去什么感觉都没有。

    王文把酒杯重新放回到吧台,冲服务员打了个响指,见服务员没有反应后,他重新拿起酒杯,咣当一声往吧台上一磕,引起一个男服务员的注意后,他冲其招了招手,待服务员把脸凑过来后,他往前一靠,大声地说道:“咱们这最烈的酒是哪种?”

    服务员瞅了王文一眼,指了指吧台上刚调好的两杯酒,笑着说道:“哥们,我们卖的最火的就是这种,这酒喝的人最多。”

    王文有些恼羞成怒,不知道服务员是没有听清楚自己刚才说的话,还是在装傻,答非所问。“给我来杯烈点的,没听见吗?”

    可能是王文的话说得有些重了,服务员吓了一跳,急忙把身子缩了回去。

    “吓傻了吗?我就让你给我来一杯烈点的酒,有问题吗?”

    “没问题,先生,您稍等。”那名服务员调整了下情绪后,立马把另外一名穿着红T恤的服务员招呼了过来,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话。

    穿红T恤的那名服务员扫了王文一眼,然后让那名服务员忙别的了,自己走到调酒师身后,在调酒师的耳边说了一声后,就冲王文笑了笑,指了指酒水单的一款酒,说道:“这款比较烈,怎么样?”

    王文也没看,服务员说的是英文名字,而且说得很快,加上氛围乱哄哄的,他根本就没听清楚说的是哪款。“只要烈的就行,我就想来杯烈的尝尝,多少钱?”说着,他掏出钱包,抽出二百块钱,塞到服务员手里。

    服务员笑了笑,当即还给王文一百,冲王文打了个手势,然后快步走到收银台,没多会就又回到王文面前,又给了王文二十。

    王文还以为很贵呢,弄了半天只有八十,心想这酒买值了,八十块钱也就只能买三小支啤酒,别说喝三支了,就冲自己现在的酒量,再喝十支都未必能醉。

    正幸灾乐祸呢,王文看到调酒师拿了一个杯子,往里面倒了些伏特加,准确说只倒了杯子的五分之一,用火机点着,然后又拿了一个杯子,直接扣在了上面,待酒上面的火苗熄灭后,便把酒杯推到了王文面前。

    靠!八十块钱就买这么一点,够老子喝一口的嘛!王文马上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刚才还以为很值呢,直到调酒师把自己想要的烈酒调出来后,他才发现有种被坑的感觉。在酒吧他也喝过不少烈酒,连“今夜不回家”都喝过了,那酒也烈得很,但好歹是一杯,现在倒好,调酒师居然只给调制了这么一点,都不够塞牙缝的!

    王文原本想和调酒师争论两句,可感觉后面有人在挤自己,遂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身后站了两个美女,应该是西班牙的,因为最初来这里泡吧的时候,曾经被西班牙的女人摸过屁股,所以对西班牙人的肤色记得很清楚。

    “能让一下吗?我要点酒。”其中一个美女冲王文笑着说道。

    都说俄罗斯美女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这话太过笼统,其实,美丽与否是因人而异的,不同肤色的女人对比起来是有差别的。王文觉得西班牙的美女也挺好看的,只不过想到当初被西班牙美女调戏的那一幕后,他心有余悸,没怎么犹豫便识趣地让了位,拿着酒杯离开了吧台。

    王文先是端着酒杯去了楼下,发现楼下的人更多,简直可以用人挤人来形容,本来想去舞池边的,可还没下楼,他又转身回了楼上,习惯性地在通道口附近找了个位置停了下来。喝了口酒,他才感觉到这酒有多烈,还没喝下去就感觉喉咙里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靠,幸亏没闷了!

    王文低头看了看酒杯,说真的,他完全没想到酒会这么烈,眼泪都快出来了,于是急忙揉了揉眼,揉完眼睛后,他发现自己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