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八十五、雷帝、雨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于3号神域偏南群山之中有武馆一处,资历不深却颇有名气,名曰:九剑一气馆,占地二十余亩,为3号神域第二大馆。而这一切——则源于其间馆主曾在神妖大战中立下过不世之功。

    ……

    同往常一样,赵虎早早地起了床,吃了几口垫肚子的东西,便提起双手大斧去操场习武了。坤庐却一反常态地叫住了他。

    “师父,今天不用练习吗?”赵虎好奇道。

    “去把兵器放好,去静心堂等我,把皖花小姐也叫上,为师有话要说。”一向没有什么师傅架子的坤认真道。

    赵虎一愣,有些奇怪道:“很严重吗?”

    “快去,不得担搁。”

    赵虎吓得小跑着去了。

    ……

    论地势,3号神域的两大武馆——七道合馆与九剑一气馆各位于南北重山之中。论地位,当年七道、九剑、真心三大武馆齐名,可让人不解的是七道武馆屋宇残破,场地简陋,绳窗瓮墙。而九剑武馆却是房屋高耸,精雕玉琢,气势恢弘。(差距真的有必要这么大吗?当然,现在的七道合馆也翻修一新了。)

    静心堂,赵虎恭敬地站在一边,皖花小姐以实习弟子的身份坐在旁侧藤椅上。

    坤自帘门出来,按礼仪为先师上了一炷香,复拜了一拜先师铜像,赵虎跟着一拜。然后坤将九把爱剑盛于神案上(这是特有的“阅剑礼”),转身在上方位坐下。

    皖花隐约感到事情重要,收起了往日的随意口气认真问道:“坤馆主,叫我们来静心堂所为何事啊?”

    坤正色道:“我思忖了很久,纵观人文世风,谈问今时今日,世间厌武之风大绳,而我已得赵虎独徒,九剑馆大门大开也是无益,所以我决定——闭馆。”

    赵虎差点没扭自己大腿一把:“师父,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坤一拍桌面:“静心堂乃九剑重地,不得大呼小叫,你连创业祖师的规矩都忘了吗?”

    搞什么啊?坤一进这静心堂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断虎立即小声而正色道:“师父不是一直想把本馆的剑术发扬光大吗?倘若封馆,一切岂不是化为空谈?而且关门不再收徒,不是显得太奇异了吗?”

    坤道:“我十七岁接馆,掌馆十年整,何尝不想发扬本馆剑术,但自问有其意而无其能。若然,我收的二十余名弟子,为何只有你一人可忍其苦而留下。”

    “那是因为那些人都是抱着好玩的心理来的。师父一严他们就受不了了。”——另外师父您可不可以不要说这种文人墨客的标准语言啊?(这一句话赵虎很想说,但终究没敢说出口。)

    坤道:“所以为师先言‘世间厌武’。乘今日封馆,我将全心投入剑道,一探剑技顶峰,完成先师心愿。光大一说,当日后再提。”

    您是师父我当然说不过您了。赵虎扭头道:“皖花姐姐,你帮我劝劝师父吧!拜托!”

    皖花一笑道:“我只算是半个九剑弟子,不好说话。而且你师父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你听他的就是。”

    赵虎急道:“可是……”

    坤抢先一步说:“赵虎,你的心思我也明白,你想发扬光大九剑馆自然是为本门着想,但世界太平,我们手中杀人的剑也该停止它的挥动了。虽然我们习武之人为世人所不满了,但其实这点苦闷又算得了什么?……”

    坤的话头停住了,他不由的要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故事该不该说,或想不想说。

    坤还是说道:“当年奇袭部与我一同参战的队员中有一位持巨剑只身闯龙潭的武者,战争给他带来了失去至爱的痛苦和绝望,他的事迹也感动了不少人,甚至拍成了电影。但最终真正又如何,(坤微微叹起气来。)人们喜欢的不过是在银幕上扮演他的演员,他本人的生死又有几人过问?一些自捧为文士、雅客的家伙还胆敢为他扣一顶‘凶徒’的骂名。”一发力,木椅的把手粉碎。

    “这些人真的好过分哦。”赵虎不服道。

    皖花反应过来道:“你说的是你的朋友:赤。”

    坤抑郁地闭了眼道:“是啊!凶徒?可笑!可笑我们都是历史进程中被遗弃的人。仙子,当你知道你拼死拼活保护的人们说你是凶徒时,你的感受是否会和我一样呢?”

    大家不由陷入一片沉默。

    坤急一愣,抿下一口茶水朗声道:“赵虎,去开门,别让门口的客人等得太久了。”

    门外有人吗?赵虎好奇地跑去打开香木刻花的大门,一深目凸额的精壮汉子便踏了进来,五十上下,光头,身形矫捷而形象狂暴。

    坤举手示意道:“九剑规矩,静心堂不得乱闯。”来人一愣,忽而放声一笑:“老子是外乡人,不懂这里的鸟规矩。”说着重重地踏出一步。赵虎举手臂拦下他:“客人,请先到大厅等候。”来人瞟了赵虎一眼:“你是赵虎,15岁,也是新奇袭部年龄最小的队员。”

    赵虎一惊,他也觉得这人有些眼熟。等等,如果把他的肤色和眉毛都换成蓝色的话,那不就是……。赵虎道:“你是雷……?”

    来人忽然出手打来。赵虎小心地举双手来挡。来人又出一脚,击中赵虎胸口,将他踢飞出去。“可恶!好没有礼貌的客人。”皖花呵道。

    雷帝,一定是雷帝。虽然以前只是在合作围剿妖界余孽时见过一面,但拥有闪电一样快与强的身手,一定不会错的。坤心中想着,右手拿起“皇”:“客人是有意来滋事吗?”

    雷帝一笑:“滋事谈不上,但倒真想知道你有没有资格坐在现在的位子上。”

    呵呵,这么快就谈崩了吗?

    坤双眼一寒,剑气纵横而出。道:“乐意奉陪。”话落,坤已挺剑迎了上去。雷帝一笑:“动作太慢,是你的第一个败因。”从容闪过坤三剑后又道:“出手不够狠毒,是你的第二个败因。”坤卷出一朵剑花,其势如卷如舒。雷帝退身闪过,一退即前,一出手便抓住“皇”的剑身:“而使用铁制兵器,则是你的最大败因。——————电击。”顿时抓住了皇的手掌的发出了高压电击的滋滋声。

    但事不如人意,坤并没有半点被电击时毛发耸立的样子,反而轰出一记正上腿,脚跟正中雷帝下巴,将他整个人震上天去,撞上房梁发出沉闷的响声,然后掉下来“扑”的倒在地上。

    坤漂亮的扭剑收势,冷道:“凡事想当然,就是你的败因。”

    皖不解:“怎么……?”

    坤道:“这把剑根本就不导电。”

    雷帝抬起头,浑身上下都发出高压电击的啪啪声,暗蓝色的电流几乎肉眼可辨。揉揉伤痛的下巴,砸出两个字:“混帐。”

    挺身而起,头发、眉毛,甚至瞳仁都化为与赵虎他们第一次相见时的蓝色。

    一个清冷的声音自门外传来:“雷,你又控制不了你那狂暴的脾气了吗?”

    大家往门外看时,一清秀女子坐于厅外石凳上观花。此人一系白纱,面容娇好,身段婀娜,一头银发,手腕上硕大的白色玉石分外醒目。

    雨后?赵虎一惊,此人虽然一系银发,可是细看之下,非但没有一丝皱纹,而且冷颜秀目,五官长得都有说不出的妙处。哪里是传言中五十上下的妇人,竟像个脱了俗的十八少女。复看雷帝的长相,两人真是万般的不配啊!

    雷帝大声道:“阿雨,你看我把这张讨厌的家伙打得找不找北。”一闪身,身型已以闪雷般迅速移动起来,一会来到房缘,一会又去了石柱上,让人捉摸不定他会从哪个方向下手。皖花一急道:“坤,小心啊!”

    “他是你什么人,关心过份了点吧!”只觉寒风一闪,不知何时雨后已飘然来到皖花的身后。

    “你……。”皖花心中一惊,伸手就去抓身边的木剑,雨后快一步出手按住木剑,瞬间就将木剑与桌面冻在一块,平静道:“雷过招的时候不喜欢有谁插手,麻烦各位少安毋躁。”

    “……”皖惊出一身汗来,不敢再说什么。

    另一面,雷帝选择了一个刁钻的角度攻了过去,坤扯下外套绞出一道布墙,为自己赢得一点时间,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举雷拳打了过去,拳拳击在布墙上,另一面坤举皇连刺,两人隔着布墙过招,区区几秒雷帝已轰出百拳,却无一拳能穿透布墙击中坤,拳拳都被利剑挡下。一收手,早已饱受蹂躏的衣衫立时一震,化为一轮寸灰散去,而挥剑的嗖嗖声与雷拳轰出的嚯嚯声仍不绝于耳。

    “好剑!”雷帝冷道,他的双手有电磁雷场保护,百刃不侵,但仍能充分感受到剑的锋利。

    “好拳法!”坤冷答了一句。

    雨后一愣,道:“这小子的剑竟能跟得上雷的速度。”

    “雷的身手是我见过最快的了(天地老不作考虑),坤的确跟不上。”话落,一白衣武者踏门而入,赵虎一看,喜道:“元天伯伯,你来了。”

    元天真人道:“呵,小虎子,你还惦记着我呢!”

    雨后冷道:“今天这静心堂好热闹啊!”

    元冲她点头微笑示意。赵虎急道:“元天伯伯,你还没有告诉我师父是怎么挡下雷帝的雷拳的呢!”元一笑:“靠抖动。坤的每一剑去九存一,在剑末一抖,一剑挡两拳,自然就跟得上了。”赵虎一惊,“还有这办法。”元一点头,感叹道:“十年磨剑,今日的坤庐已经不输我分毫了。”

    坤暗笑道:“元天师傅,你又何必阿谀我,我自家分量我还是知道的。”

    话落,坤冲雷帝冷道:“你攻过了,现在轮到我了。”“那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雷帝抢手攻了过去,一拳打来,坤挥剑架开,雷另一手跟着打来,坤一闪身,身后的石柱立即粉碎了。

    好可怕的拳法。

    坤抽身一跃,与雷帝拉开距离。

    “臭小子,让你见识一下雷拳九重天的威力。”一呵,雷帝已欺身而近,拳法密不透风地打去,坤左闪右避,好几拳都是贴着衣襟擦过去的,而地面的青石受不了雷帝的拳压一一炸开,整个静心堂都是一片飞沙走石。

    “坤,小心啊!”皖花躲开炸起的石子大喊。赵虎在另一边打出气墙护身,助威道:“师父,加油啊!”

    而元天与雨后却丝毫不受影响,雨后冷道:“是该小心了,暴雷拳是一招致命的招式,只要一击,坤的身体就会粉碎。”

    “什么?”皖花一惊,正要开口,元天安慰道:“请你放心,以坤的实力应该、大约、可能、也许、似乎,我想是不会中招的。”

    皖花与赵虎同时一晕:“元伯,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讲俏皮话逗乐子。”

    同时雷帝忽大吼一声:“要打就打,不要闪来闪去的。”一屈腿,锁住坤的下盘,左手虚晃一招,抓住“皇”,右手打出一触即爆的雷拳照坤的面门打去:“胜负已分!”

    “未必。”坤左手鼓动剑气,静心堂内的青纱罗缦一同卷向坤的左手上,迎着雷拳推手出掌打去。吱呲声响,立即整个静心堂内碎布如蝴蝶一般翻飞满堂,撒裂布匹的声音不绝于耳。

    坤乘机一扭剑挣脱雷的制服,翻手一剑在雷帝脸上留下一个记号,抽身跳出几丈之外。

    这一着大出众人的意外,雷帝也不由停下了攻势:“你,你竟然没事?”

    “托你洪福,”坤活动了一下手腕:“没事!”

    “怎么可能?”雨后惊讶道:“雷拳九重天的威力可以说是某中意义上的所向无敌,就算缠上了布匹也不可能完全无事的啊!”按她原先的推测是:坤要接下这一招,最少要赔上一只手。

    “布匹只是一半,”元笑道:“大家没有注意到吗?在布匹的下面坤用剑气包裹了自己的手心。”

    坤点头补充道:“还有一点,这么凶猛的招式总不会是无限制的吧!我刚才一直闪避虚耗了他不少体力,等他后力不继时再接下这一招就不成问题了。”

    好,好敏锐的才思,这就是临阵对敌的智慧吗?赵虎思忖道。

    “可恶,接下老子的拳可是要付出代价的。”雷帝暴呵一声,浑身电流更甚,转身背对坤弯腰曲膝而立。

    坤一愣:这是什么对敌姿势啊?

    雨后一皱眉道:“雷帝又在发小孩子脾气了,用这招不是想搞出人命吗?”又对坤道:“小子,快投降吧!会没命的。”

    坤挺胸收剑道:“投降,不如叫我死了更好!”

    雨后不由得苦笑道:“又是一个长不大的。”

    雷帝身形不变,但身上的电流却极端狂野地流窜在整个房间,气势也渐渐将坤逼出汗来:“可恶,电流已经在影响我的反应了。”

    元在一边点头称赞道:“出招之前已经开始压制对方了,而且电流太盛,对手又不敢贸然进攻,果然是好精妙的招式。佩服!佩服!”

    赵虎听了无语道:“元伯伯,你到底帮哪边说话啊?”

    雷帝忽一大呵:“无知小儿,看清楚了,我的奥义:——横——雷——开——路!”

    身姿不变,雷急速倒退而来。风起云涌之势,竟将地面的石块分开。

    “来了,”坤举剑小心应付。

    雷帝将到之时,忽然急旋身型。

    元眼皮一跳:原来是利用极快的冲速和极快旋速打出超快绝的一拳。

    坤预测方位,抢先把剑挡过去抵挡。

    等等,雷帝要出的是——双拳。

    轰——强横的电流无处发泄,鼓起巨风将静心堂屋顶的瓦片全数击飞。桌、椅、烛台、香炉一一化为粉碎(幸好渡霜天的雕像是青铜铸造,没什么大碍)。四面的墙壁也是千疮百孔,断虎用气墙护住了皖花,好歹没有受伤。雨后在此冲击之下也得小心应付。

    雷帝的性子狂暴,招式同样没有一丝平和之气。一招横雷开路的双拳出击直取坤的性命而来,好在——

    元及时出手,单掌出击接下了雷帝的另一拳。

    三人同时一呵,各自后退,地面成放射性纹路裂开。雷帝连退五步方才停下来,坤与元天各退了三步。

    雷帝收手点头道:“最强武馆的馆主果然非同小可,佩服。”

    元揉揉手心:“连续两届四天武会的冠军才是真的出类拔萃。这一拳我差一点没接下来。”

    雷帝一笑:“两届武会都没有真正的高手,名不符实。”

    元道:“雷兄客气了,但听小弟一言,静心堂终究不是闹事的地方。”

    雨后漫步走出来答话:“大家都客气了,外子的脾气是出了名的不服管,今日闹了一场也未必是和九剑过不去。”

    雷帝在她背后点头道:“不过没有尽兴啊!有空我还会来的。”(兄弟,你还没玩够啊?)

    雨后道:“闲话少说,我们今日前来是送东西来的。”皖花腹诽道:武会冠军客串速递员吗?

    “正好元天真人也在,省了我一趟路啊!”雷帝飞速射出三物,元天与坤小心接住,一看,是一张战贴。雷帝道:“四天武会已经不被众神众重视了,赛事一年比一年乏味了。所以我们俩夫妇向本神域申请(雷帝、雨后为1号神域的居民),将举行规模更大的新赛事来取代四天武会。如果有不甘被世界遗忘的武者、法师,就请来到我的世界参加这个——至尊武会吧!”

    元瞟了一眼战贴:“这么说这是给我、坤庐,还有理树玄女内子的挑战书。”

    “不只你们,全世界有名有姓的高手都有份,甚至是妖界也有代表参加啊!”雷道。

    坤一惊:什么?神妖对战,不怕因此成为新战事的导火线吗?

    元点头道:“我们会来的。”

    “记清楚时间啊!”一闪身,雨后已无影无踪。雷帝故意慢一步:“元天老兄,听说令内抛起‘本人思想’,现在的3号神域政府已经宣布自己是人而非神了。”

    元天真人低头沉声道:“阁下有何高见。”

    “爱折腾你们就折腾吧!3号神域会承认,我们1号神域绝不承认,老子是神,永远都是伟大的神。”

    “……”元沉默中。

    雷帝指了指自己的脸,对坤道:“小子,今天你伤了我的脸,这笔帐我会要你加倍偿还的。”

    坤气势不改道:“随君意。”

    雷帝一声冷笑,出了堂,腾空而起,激起的电流将四周树木都击得枯朽了。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元与坤见他一走,便由衷说道。看着这跟遭了劫一般的静心堂,坤叹气道:“没得四万、五万是没办法把这儿修复了。”元点头同意:“不如重建省事。”

    赵虎却惊出冷汗思忖道:“三人对击,师父与元天伯伯各退了三步,也就是六步,雷帝退了五步,………………他的实力,竟强到这个地步。”

    ……

    出了静心堂,坤问道:“元叔,你会去吗?”

    “去,当然去。不过只是去看热闹。”

    “不参加吗?”

    元一笑:“人老了,没那么想拼了,你呢?”

    “还没想好,也许会。”

    元一点头:“我支持你。”

    坤一笑:“元天叔,你还没说你找我什么事吧?”皖一愣:坤忽然又不严肃了。

    元一笑:“实际上是想麻烦你一点事。”

    “说吧!我会尽力的。”

    “平时有看报纸吗?”元掏出一包东西。

    “什么?”坤接过一看,全是报纸。

    元天真人道:“这些全是西方神域的报纸,上面有一条花边新闻在西方可以说是无人不晓,但由于只是花边新闻,一直没流传到东区来。”

    那是一则关于“煞光战士”的报道。坤呐呐道:“仙子。”

    元一点头:“应该是我那个笨徒弟。”

    坤点头答应:“我会查的。”

    元苦笑道:“人海茫茫怎么查啊!听说你最近有任务要去西方一趟,帮忙留心一下就行了。”“我会的。”

    元表示感谢的点了点头,而后道:“如果见到他,你就说我让他早点回家吃饭。”

    坤吃吃笑道:“明白。”

    “那就不打扰了。”一闪身,元已不见了。

    坤引领皖花、赵虎去武场修行。

    皖花忽然问道:“静心堂内的太师椅对你压力大吗?”

    坤不解:“没有啊!”

    “可是你在里面很严肃啊!”

    是这样吗?坤若有所思的望向天边的云彩,柔声道:

    “哦!大概是因为那铜像盯着我吧!”

    …………西区神域…………

    在某浮船上,赤正在读着一本关于英雄的书:“……。所以,有战事中产生的乱世英雄之说,不过是杀了人的凶徒罢了。”赤一愣,失神了几秒,大脑一颤,认真点点头,由衷说道:“还真是啦!我都没想到。”

    赤一抬头——108号神域快到了。

    ——

    ——

    ——

    ——

    以后都是星期一更新,大家不要再问了,貌似一星期更新一次有点慢,————————————————不过我又不是要生产文字垃圾,要那么快干嘛。《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