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八十八、树叶的希望 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迷梦岛不愧为少数几个“全娱乐”的b级神域,赤一行人一路上不但可以赏阅繁花绿草,读百年大树,听鸟鸣花语,还有看不尽的奇珍异兽,玩味不完的自然情趣。

    “哇!好大的鸟啊!”白鸽心喜道。

    胖胖的地瓜扶扶眼镜道:“那是鹏,体积很大的一种鸟,小笨蛋!”

    桔子小老大爬上一块大青石道:“不过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啊?”

    白鸽一惊:“我们该不是迷路了吧!”

    赤呵呵一笑道:“哪有这么容易啊?”

    桔子一愣:“叔叔知道方位吗?我都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赤站好位置道:“现在我站的位置,正好是面向南方。”树叶摸出指南针:“方位一致。”

    “好厉害哦!”白鸽惊叹。

    树叶有些狐疑道:“叔叔你很强吗?”

    赤认真的看着树叶的眼睛,想在用心揣摸他的心思,平静道:“现在的我可以说,——————————是一点也不强哦!”

    树叶暗暗不解。

    地瓜忽略了这些变化,道:“都说有个大人在身边不会错的呢!现在知道了吧!”

    桔子一点头:“不过现在我们要去哪儿呢?”

    沉默中。

    树叶拿出地图:“这边,跟我来吧!”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白鸽问。

    “去最高的山顶宿营,原计划就是这样啊!”听树叶这么一说,三小孩不由跟上去。

    赤拔根青草叼在嘴里:“树叶这孩子果然不简单呢!不过四周的苍蝇就让我头痛了。都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随手扔出一颗石子,穿过重重树叶,正打在一妖忍肩上,那忍者轻哼一声,连忙跑了。

    “七划叔叔,快走啊!”白鸽喊道。

    “来了。”赤几步追上,递给白鸽一野果:“吃吧!刚摘的,无毒,很甜哦!”

    “谢谢!”白鸽一点一点地品尝着野果。

    “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你说吧!叔叔。”

    “你们这次冒险是谁发起的呢?”

    “是三哥,树叶。”

    赤一愣:真的是他。又问:“他家里有什么人吗?”

    “爸爸、妈妈、爷爷,不过爷爷是他们自己认的,还有一个哥哥。”

    “哥哥?他哥哥是干什么的?”

    “好象是军人,后来残废了。反正大家都很尊敬他,镇长见了他也会点头行礼呢!”

    那么那枚奇袭部徽章一定是他哥哥的罗!不过树叶的眼神充满了渴望,他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我找到了一些蘑菇。”桔子很得意地说。

    不过说回来,他们还只是一群孩子,树叶不会真有什么计划吧?

    “好漂亮的小狐狸啊!”地瓜道。白鸽立即冲了过去:“我去抱抱它。”没跑几步就看见两只成年狐狸窜了出来,吓得白鸽一溜烟地跑了回来,乐得大家哈哈大笑。

    桔子提议:“我们一起抓只狐狸怎么样?”

    白鸽道:“好吓人哦!”

    地瓜摇头:“我打赌你根本接近不了它们,你说呢,七划叔叔?”

    赤点头:“我也提议要爱护动物。”说着将手中的野果抛了过去,小狐狸嗅了嗅,一口吞下。

    遥遥领先的树叶回头道:“你们快点好不好,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山顶啊!”他并没有因小狐狸的出现而停下脚步。这时已经走出好大一截了。三小星连忙追上去。

    走得好急啊!赤叹了一口气:第一眼看到树叶就发现他是个不怎么快乐的孩子,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想介入,介入他的内心世界。

    ……不过,四周的敌人总让我有点担心呢!

    …………

    “呼!终于到了。”地瓜一屁股坐下,他胖胖的身体果然不是运动的料。

    “你的体质太差了。”桔子老大擦擦头上的汗:“大家休息一下,准备搭营地吧!”

    “好,好棒哦。”白鸽激动得满脸通红:“这就是该神域最高的地方,我们真的可以在这过夜吗?”

    “不只是过夜,还要住好几天呢。”地瓜纠正;“不过我们在哪儿扎营呢?”

    赤指指一块大青石旁边:“在那儿吧。对了,从这边过去不远是悬崖,大家不要随便去那。”(赤觉得不远,其实有五里那么远。)

    “明白!”

    “放心吧!”

    树叶一点头:“那我去拾树枝来生火,你们扎营吧!”

    桔子道:“小心点!”

    赤一溜烟地跟上去:“我去帮忙。”

    地瓜无语中:拾个树枝还帮什么忙啊!想偷懒就明说嘛。

    ……

    现在以迷梦岛的时令计算(由于有控制天气的技术,每一神域的季节各不相同),现在正是初春,陈年的枯枝倒是不少,但大都很潮湿,发不了火。

    树叶走走停停,不时拾起一些枯枝,又不时四处张望一番。

    树叶拿出地图,在上面做了一个记号,标注了两山之间的距离——1000。

    赤把头凑过去:“不错嘛,你在干什么?”

    树叶吓了一大跳,连忙把地图放好,“没,没什么。”

    “可以和你聊聊吗?”

    树叶抱起拾得的树枝急急的往回走;“时间不早了,他们该着急了。”

    “你不想说我不会为难你,不过你学过武,是你哥哥教你的吧?”赤认真地问道。

    “你,你说什么呀?”

    “从到达山顶的劳累程度看出来的。虽然桔子和白鸽也没露出一点累的意思,但只有你——可以做到——连呼吸的节奏都不改一下。”

    树叶警惕起来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当然不是坏人哪。来,边走边说。”赤欲接过树叶背上的柴捆,树叶却固执地背着。

    赤第三次吃到了闭门姜。

    赤汗道:“臭小子,好吧!给你看样东西,不然我说了你也不信。”赤拿出了自己的奇袭部灰章(小小的灰章跟随马虎的赤十余年还没有被丢掉,奇迹,世界十大奇迹之一。)

    树叶一愣,忽而怒道:“你偷我的东西!”

    赤一笑:“这是我的,不信你摸摸自己的口袋。”树叶连忙翻出自己的灰章,一惊:“原来你真的是奇袭部队员,不是说谎。”

    靠!原来这小子一直以为自己在说谎。

    赤再次大寒。

    赤一点头道:“而且是和你哥哥一样的‘灰章士兵’。”

    树叶脸色微微一变,轻轻应了一声“哦”就快步前行了。赤加速,与他并肩而行道:“你是学什么兵器的?”————对付刺头就要用点歪招。

    “剑?”树叶简单回答。

    “是吗?那我考考你。”脚下的步伐不停,赤随手抽出一根树枝向树叶点去。

    树叶一闪:“我没说我要来啊!”赤不管他。树枝连连点去,树叶连忙拔出一根树枝应战。

    十余招过去,赤一点头道:“身手灵活,平时一定很注意技巧方面的练习。”

    “过奖了。”树叶采用死守政策,就是不让赤得手,赤与他过招也是用技不用力,况且他也不是使剑高手,一时竟攻不破树叶的防御。

    “不过招式连接还不行,应对的方法也太单调了。”赤连刺三“剑”,树叶架开二“剑”,偏头闪过一“剑”——已经没有功夫来答话了。

    赤又道;“说起用剑,我有一个朋友才是真正的高手,你和他过招恐怕一招也接不下。”

    “哪有这么夸张啊?”叶左手快速抽出一根树枝,双剑在手,防守更加严密。

    “这样不行,你的招式本身就不多,双剑齐施的招式就会更单调。”快速一点,赤手中的树枝穿过剑网击中叶的胸口。

    “我赢了哦。哈哈。”赤故作得意道。

    “别小看人,再来!”刺头上了人贩子的当了。

    “奉陪到底!”

    两人又交起手来。

    ……十五分钟后……

    赤一挥手,将叶手中的树枝击断,叶再也支持不住,倒地喘气不已。

    赤道:“不错哦,跟上我的速度来对击,这几分钟可以累倒一个成人,甚至是休克。”

    叶支持着站起:“——我——我输了——你是——和我大哥一样强的人。”

    “呵呵,你好象心有不甘。可是你才七岁呢,输了也没什么不光彩的。”

    “——少——少把我——当小孩,——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

    “哦?呵呵!不希望被看成小孩吗?好,你就长大一半了。”赤转身离去:“既然想做男子汉,那我就不扶你了,自己挨回营地吧!”

    “谁要你帮啊!”叶拔出一根树枝做拐杖,一步步追上去。

    “有骨气呢!”赤头也不回,道:“那我提醒你一句,从这儿到那座山头的距离准确的说是1080米,不是1000。”

    “……”

    “另外我还是那句话:你不想道出自己的心声我不会为难你,不过有什么难题只管说一声,我多少可以帮到一点。”赤的眼睛闪耀着固执的真诚。

    沉默半晌,树叶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大概——因为我和你哥哥是同行吧!”

    ……又是半晌……

    “谢谢!”

    “谢我没用的,如果你真想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的话,那非凡的实力是不可缺的,记得啊!”

    我会修行的!就算那是不可完成的目标。叶默默地想。

    正想着,两人已回到了营地,令人郁闷的是可桔子三人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把帐房搭起来——也不知怎么搞的,他们竟把专用的麻绳打成一个个死结。

    小胖子地瓜看了叶也是一脸奇怪:“不就是拾树枝吗?你什么累得满头汗啊?该不会是特意跑下山去捡的吧?”

    “而且拾的树枝很少呢!”桔子也发现了奇怪。

    “那个……这是因为……”叶答不上来,不过说实话,这一路拼打下来,叶的腋下还能夹着几根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赤却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说了声:“我去生火。”便走开了。

    某小孩抓狂。

    ……

    精密的仪器显示着各种数据,白目长老与长眉长老正忙碌着,一同忙碌的还有当年与仙子一起大闹过3号神域的那台圣贤电脑。

    “吱吱。”圣贤电脑发出声音:“下季度的天气变化安排完毕,本神域的居民将过一个风和日丽、干湿适宜的秋天。”

    “一切的风向变化与降雨调配都安排好了吗?”白目长老问。

    “一切完毕。”

    “呼,终于做完了。”

    这里,就是悬浮于3号神域华云都上方,被仙子“光顾”了两次就不敢让他再来的——3号神域的神脏。

    长眉长老问:“渎月长老呢?好几天没见到她了,害得我们两个忙都忙不过来。”

    白目长老抱怨道:“那老太婆一定是骗小朋友们的棒棒糖去了。”

    长眉一笑:“上次不是说她去勾搭小白脸了吗?怎么变调了?”

    白目一脸无奈:“我怕我刚一出口她和上次一样立即出现。”

    “没这么邪门吧!你说一遍试试。”

    也是,怎么可能这么邪门,难不成自己真被渎月洗涮破胆了?白目道:“试就试,听着,呼————(深吸一口气),1、2、3!呼——(再深吸一口气),月老婆子勾拾小白脸去了。”

    “姓白的,你说什么呢?”渎月长老像鬼一样地准时出现,白目嘴巴张大得能放下一个苹果,长眉在一边乐得大笑,拍手叫好:“这才叫搞笑呢!”

    看着打打闹闹的三大长老,圣贤电脑无语中:你们还知道体统二字怎么写吗?

    (事后长眉问渎月:“为什么你的出现总是那么及时?”渎月得意道:“我就知道姓白的会在背后嚼舌头根子,我在传送口站了三天三夜,终于让我等到了吧!哈哈!”长眉、白目立即震撼式无语。)

    打闹一通之后,三大长老慢慢收敛了笑容,换上严肃的表情。

    长眉活动一下肩膀,脸上全无一点快乐的味道:“乐一乐也好,我觉得轻松了不少。”

    白目为自己泡上一杯浓茶:“也许吧!我都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放肆打闹的习惯了。”

    “我倒还记得一个孩子的名字。”渎月不紧不慢、不温不火徐徐道:“仙子那个敢想敢干的孩子,那种‘徒手一双入虎穴,单剑在手闯龙潭’的气魄,简直让我觉得浑身都热起来了。”

    “仙子?记得记得。”白目慢慢道来:“他失踪多年了,现在还没有消息吗?倘若在世,老夫得好好跟他算一算扯须之恨。”

    “扯须之恨?十五年前的旧事你还记得吗?”长眉淡淡道。话落,三人不由自主地信步移到窗口——晴空万里,难得的好天气啊!

    记得,那个影响了3号神域的发展、甚至挑战了神族居民根深蒂固观念的赤道火·仙子,谁又敢轻易忘记呢?

    轻风吹过3号神域——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神域——的三大领袖额前的缕缕白发。

    “仙子,回来吧!”渎月有些失神道:“天地老祖辈有言,无名大劫即将降世,我们需要英雄的存在来凝聚人心。”

    白目品了一口茶,轻声道:“凝聚人心的人为何一定要是他?”

    “老白,这个答案在《巨剑豪》里早就说烂了啊!——因为他是改变世界进程的男人啊!”

    风轻轻地吹过,阳光依旧明媚。

    圣贤吱地响了一下:“西方神又传来一条关于妖众暴动的消息。”

    渎月一点头:“神族的黄金时代终于要完结了。2月前的一次一名妖众杀死十余上人的事件,已经终结了我们零伤亡梦的延续。”

    白目接口道:“而同一时期发生的b1神域的莫名沦陷,似乎预示着大战一触即发。”

    长眉也跟口道:“然后各妖域的妖众开始蠢蠢欲动,暴动事件不时发生。唉,看来天地老祖辈口中的大劫正是新一轮的神妖大战,而且为期不远了!”

    渎月长老打起精神:“现在叹气也于事无补了,有功夫就去查看一下我方的武器储备吧!圣贤,把兵器质量表给我,我要审核。”白目一点头:“长眉,我们来讨论一下军队训练及扩招的事项。”

    这时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

    ……

    四小星野外露营已经是第三天。

    白天的时候白鸽、桔子、地瓜就谈天说地,嘻戏打闹,又或者决斗几盘魔弹棋。兴致来了就去设绳套捉些兔子什么的,一次桔子麻着胆子捉了条蛇回来,还叫大家吃了一顿蛇羹。而树叶每天都去拾柴火,在四周的山头上寻找着什么。

    赤总是默默地在一边,看着孩子们做的一切——这里是孩子们的乐土,他只是个陪衬,他明白。《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