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八十九、树叶的希望 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入夜,四个小孩挤在两个睡袋中,直挺挺地睡在帐篷里,倒还算舒服。

    帐篷外生了一堆火,赤守着火堆,一边做警卫,一边煮着咖啡。

    荒野山顶的急风呼呼吹过,直吹得火堆挥散出无数的火星,飘散成一缕暮光之纱。

    赤看着阵阵火星飞散,渐渐地由亮至无,豪及一时可比天上碎星,转而又化身于宁静,‘光纱’摆动,赤觉得那简直是一种诱惑,禁不住伸出右手一抚‘光纱’,任凭无数火星灼伤肌肤也满不在乎。

    又是一阵风来,卷起无数落叶,又伴着火光悄然而逝了。

    赤睹景生情,小时候习武时的经历,历历在目,不由微叹一声。

    记得一次习武之后,元天师父曾对自己说:你累了,便是还未悟到。你练武练的醉了,便是悟到了。呵呵,那时自己不过是以为笑谈。

    纵身而起,打翻咖啡杯也不顾了。仰头猛饮了一口酒,抽头打起一套元教过的拳术来,拳拳生风,招招相扣,整个气势如龙似虎。

    正上兴头,赤翻身跳回火堆前,读出心诀:“出招如狂龙出洞。”一拳快如光、劲如雷,竟朝火中焦炭打去,顿时火星夹杂红炭四射而去。

    “收式——如风卷残云。”双手一招一折,立时引出一阵风来,火星通通一转,好奇妙,各火星这一折,竟组出一朵瑰丽的火莲花,那样惊世骇俗。

    不过片刻,火莲又在赤的惊讶中消失了。赤不由大笑三声:“人生如梦,难得痛快一时。”抽手拿起一头着火的拨火棍,对月舞起剑来。

    …………

    另一山头,一黑衣妖忍者正“观察”着赤的一举一动,轻轻拿出通讯器:“暗忍大人,目标动了。”

    通讯器传出声音:“他在干什么?”

    “他在——舞剑!”

    “你确定吗?”

    “是,是的。”

    “继续盯着。”吱,通讯关闭。

    某神秘处的暗忍放下通讯器道:“真不知道‘煞光’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明明知道四周有我们的人却不逃不攻,现在还有心情舞剑。”

    阴暗的角落里,有一坐着的人影,道:“不必奇怪,他终究是颠覆了‘整个王室’的神众啊!”

    暗忍低声道:“是,妖后大人,我们是否一起赶到目标所在地就立即取下他的人头。”

    妖后的声音阴阳怪气,几乎听不出是男是女:“耐心等几天吧!等待预示着神族灭亡的2号机器启动,就是他丧命之时。”

    暗忍小心的一点头道:“到时我会斩下他的头献给妖后大人作为复兴妖族的礼物。”

    “你有信心杀了他吗?”

    “我绝对相信我的暗杀术和我手中的葵字头——鬼魅。”

    妖后的影子一点头:“梅、竹、葵、菊四种风格的忍术名剑中,鬼魅确实是葵字风格中排名第一的名剑。但要记得,它是一把邪剑,而且赤手中的斩龙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视的。”

    “那个,请大人放心,我会记得不时用鲜血来满足鬼魅的噬血性,而斩龙——有可靠消息,它已经折断了。”

    “哦?!那你现在下去准备吧!”妖后竟然并不惊奇无坚不摧的斩龙已经折断,继续下着命令。或许,斩龙的力量在她的仇恨面前已经显得苍白了。

    “诺。”暗影一闪,不见了。

    “哼哼——”妖后发出恐怖的怪笑:“赤——夺走我至亲亲人性命的神众,十日之后,我将要你死在万分痛苦当中。”

    …………

    赤将火棍挥得越来越快,火苗被拉长得像一条火蛇,在空中灵动旋舞,在被黑夜笼照的山峰之上旋舞。黑夜,让它分外的明亮。赤手腕一折,火石飞溅,倾刻便留下一行字,又挥了一通剑,又留了一行字,如此往复,片刻就成了一首诗。赤这时也流了一身汗,但觉得全身毛孔都如疏通过一般痛快。随手将火棍扔了,又读了一遍诗,饮了一口酒,回头看见叶正呆呆地看着他。一笑,倒地便睡了。

    那首诗是:

    笑红尘

    四方云动我不动,剑指**不甘同。

    罗侯索命又如何,死后照样饮黄龙。

    叶呆立无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

    “啊——啊,啊,啊!”地瓜爬出睡套伸个懒腰;“天亮了。”

    桔子与白鸽也爬出睡套:“好想再睡一会哦!——咦?树叶呢?”

    三人爬出帐篷,就看见叶在架锅煮面条。地瓜不解地问:“我们不是有速冻食品吗?你煮面条干嘛?”

    “这个,就不用向你汇报了吧!”叶很刺头的回答道。

    “你爱干嘛干嘛吧!不过快点,我们还要煮香肠吃呢!”桔子有点不满的应着,从自己的八宝手镯中拿出一堆速冻香肠。

    “啊——好舒服啊!”赤揉揉眼睛,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是吧,叔叔!”白鸽愣愣地道:“你昨晚就睡在这里吗?会着凉的!”

    “哪在那么容易啊!”赤拿出个野果啃起来:“不但不冷,反而凉快着呢!”

    众人背脊骨一寒。

    白鸽又一愣:“……夸张!”

    地瓜看看地上炭火留下的字迹——经过一夜风吹,已经模糊不清了:“叔叔昨晚兴致不错嘛!”

    “呵呵呵呵,乱写一通而已。”

    桔子看着地上模糊的字迹:“哈,好大的字啊!叔叔是用探火棍写的吧?”

    得到肯定答复后,桔饶有兴趣地拿起一根火棍:“我也来画。”几笔就画出一个人:“这是叔叔。”赤与地瓜、白鸽一笑。

    桔子又把四小星通通画了上去,再补了一句:“我们到此一游。”

    乐得在一旁的三人都笑。

    叶在心中默默摇头,暗暗不屑道:三个傻瓜,你们还不明白和你们在一起的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那种月下舞剑自娱自乐的情怀,决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一抖手,两碗面已经煮好了:“叔叔,来吃面,长期吃野果那样的冷食对身体不好。”

    “那就谢了!”赤端起而碗:“喂,你们三个也来吃一点吧!速冻食品没有什么营养的。”

    叶一愣:还真是没有一点架子呐。

    咬咬牙,叶再次问了那个问题:“叔叔,其实你非常的强吧!”

    强吗?这个字眼真是有点刺人哪。

    赤放低了面碗,思索片刻后认真答复道:“强与不强的问题已经开始和我无关了,就是这样吧!”

    啥……………………。

    ……

    按照安里克的安排,坤与自己将要带领的黑衣精英部队见了面。他一出场就引起了一片骚动:“好,好年青啊!”

    要知道这支近百人的部队平均年龄是45岁(正值旺年),一些官员不由开始担心,坤是否能领导这支自视非凡的部队。

    而坤本就不爱说话,语言能力也就一般。站在上面也没讲出几句有号召力的话,台下的队员就更嘈杂了。

    不,不可以这样。他们根本还不知道现在已经是怎样危机的关头了

    坤干脆不说了,双眼一寒,杀气震溅而出,转身下台,台下立即安静了。因为坤一闪手就拔剑斩开一尊黄铜雕像,强大的威慑里一瞬间就充满整个会场。

    “如果不想死…………。”坤留下半句话后离去。一名教官又一阵训话,于是大家都安静了。

    按照安里克的想法,部队将在五天后出发,就在妖军在基地集合的时候,乘机一举歼灭。

    ……

    今天,正好是四小星来到迷梦岛野营的第十天。头一天大家就商量好了,明天一早就去看日出,可是……

    “喂,起来啦,时间到点了。”桔子冲地瓜大喊。“——嗯呀啊。”地瓜翻身用手捂住耳朵:“让我再睡一会儿。”听得桔只想在他屁股上踹两脚。

    另一边的白鸽也是个“睡不醒”,刚刚才把他拉起来,转眼又倒下去。

    树叶无奈道:“真受不了这两个傻瓜,不过是早起一个钟头而已。”

    桔子挠挠后脑勺道:“如果有冰块就好了,一塞被窝他们马上醒。”

    叶冷冷道:“有条蛇的话效果应该一样。”

    桔子:“有老鼠或者蜘蛛的话应该也行。”

    赤在一边听了背脊骨直发汗:这些鬼点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

    ……

    “哇啊!太阳出来了耶。”白鸽一脸兴奋。

    桔子冷冷道;“太阳一小时前就已经出来了,你们这两个家伙竟然在睡袋里泡足两个小时才起来。”

    地瓜一脸受委屈状:“都是你们一大早吵醒我,才赖床来补充睡眠啊!”

    白鸽在地瓜身后使劲点头。

    桔子几乎要抓狂了:什么叫吵醒了你们啊?——!(火大中)

    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真可惜,错过了一个美景。”其实他提出过撇下白鸽与地瓜,就他们三个一起到观看日出的最佳景点——万丈悬崖上看日出。但赤否决了。因为前一天大家说好了要一起去的。

    桔子也心有不甘:“是啊!能够站在迷梦岛最高的山峰上,最陡峭的悬崖边看日出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都是你们两个了啦!”白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地瓜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令桔子二次火大。

    “那个——其实并没什么。”赤不紧不慢道:“一天24个小时中我们有一半的时间能看到太阳啊!”

    “那个不一样的啊!”桔子对赤的说法无语

    “日出的一瞬确实很美妙,但大家几乎很少观看过其它时间的太阳。”

    “这个——”四小星沉默中。他们确实未曾欣赏过平时习以为常的太阳。

    “这下明白了吧!太阳并非变了多少,改变的是我们的心情。倘若保持一颗快乐的心,那么一棵小草也是一幅美景。”

    地瓜连连点头:“听见了吧,听见了吧?!”

    桔子问:“你听得懂叔叔在说什么吗?”

    “嗯?——————”一片沉默中。

    “我的话有这么难理解吗?”赤作出很夸张的受打击的表情,把四小星都逗乐了。

    呼————一阵有力的山风吹过。白鸽一不小心往深谷扑过去,赤一把拉他回来:“小心啊!”地瓜拍拍胸口:“你吓死我了!”

    咱——又是一阵更劲的山风,吹得众人的头发以及赤的坡风都飘舞起来。桔子展开双臂,闭上眼享受着这份随意:“好棒哦,就像飞起来一样。”

    “是吗?”白鸽也学着桔子的样子展开双臂。

    “你们两个小心一点啊!要是掉下去的话……”树叶抱怨。

    “那可说更像是在飞了。”地瓜冷嘲道。

    白鸽立即停了下来,桔子继续享受着山风。

    赤拿出一袋饼干:“地瓜、白鸽,匆匆忙忙的早餐一定没吃饱吧!来,饼干给你。”

    “谢谢叔叔。”

    “谢谢!”

    风已经停了一会了,桔子小心地爬到悬崖边。一直在一边盯着他怕他出事的叶忍不住开口:“喂、喂、喂!你又想干什么啊?”

    “听回音啊!”桔子清清嗓子,大吼了一声:“啊————!”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大山,你好啊!”

    “好啊,好啊,好啊……”

    山谷一遍遍地重复。

    “我叫桔子!”

    “子——,子——,子……”

    叶真的很受不了了:“收敛一点好不好?”

    桔子深吸一口气:“我爱谭雅小姐。”

    三小星听了狂倒:暗恋是这样的吗?

    谭雅想来也应该是桔子暗恋的对象。赤一愣:“现在是风liu时代吗?”

    桔子从地上站起来,舒舒胸口道;“真不错,好像把烦恼全发泄掉了一样。”

    地瓜装作同情的样子道:“我理解,你的恋爱史一直是很坎坷的。”

    桔子一拳打在地瓜头上:“闭上你的臭嘴。”

    这边的白鸽小心地走到悬崖边上,大喊了一句:“我是白鸽,记住啊!”

    叶一手捂脸:不要啊。又来了一个发病的!

    赤问:“你叫谁记住你的名字啊?”

    白鸽一笑:“大山啊!”

    大家都笑了,包括叶。

    “那我也来喊一嗓子。”地瓜走上前:“请永远——永远——记得四小星,四小星啊!”山谷一遍遍地重复着。

    “那么接下来轮到——叶,该你了。”桔子道。

    比较正常的叶苦笑道:“拜托,我就算了吧!”

    几推几就,叶就是不肯。于是轮到了赤。

    赤想了想,喊出一句:“——我要复活我的名字。”

    风呼呼地吹过,树林沙沙地响成一片。

    地瓜眨眨眼:“这是——什么意思啊?”

    赤摆摆手道:“我们…………回去吧!”

    叶、地瓜、桔子、白鸽都在不解中离开了悬崖。叶临走时一望绝壁之上,却令他深深地一惊……

    复活自己的名字。赤思忖着,有些失神地看着路面:十年了,失踪了十年的我,对大家来说不过是一段回忆,——我的名字真的可以再一次从大家口中说出吗?

    ……

    当~~当~~当~~~清脆有力的打铁声。

    这里是3号神域的绝器阁——收藏与打造世界上最好的兵器。这里的名匠叫隆,是个看不惯世俗的硬骨头老者,也是赤手中斩龙的铸造者。

    “好,行了!”隆把打造好的部件往水里一冷却,立即腾起一阵呛人的紫烟。

    隆:“卫界,打好了,换上去试试。”

    卫界伸出自己的机械右臂,任由隆拿着螺丝刀在上面卸来解去。卫界问道:“隆匠师,我三弟卫地他好吗?”隆一点头:“还不错啊!来我这儿几年把我的大半手艺都学去了。”

    “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有我在这你还担心什么?”丁当的声音从一侧传来,隆转身过去对着一人就骂:“大笨蛋,都了这么多遍还不会吗?手腕要沉稳一点,正确的声响是:当、当,不是:丁、当!明白没有,笨死了!”

    卫界汗:就是因为你在这作主匠我才担心啊!

    隆把头转回来继续手中的工作:“说到问人,我倒想问你一个人——你有那小子的消息吗?”

    卫界摇头:“我曾经利用新奇袭部队员的身份拜托过一些机关,但没有效果,可以肯定仙子不在东区地域。”

    隆有些生气道:“这臭小子,拿了我的宝贝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好歹来个信啊!”一分神,手下一重,卫界的机械右手中迸出一连串的电火花。

    背脊骨大凉!卫界解开衣领:好像忽然觉得很热似的。

    隆又道:“记得一有消息告诉我一声啊,非修理他一顿不可!”

    “当然,当然。”卫界小心应对,万一隆再一分神把自己手臂里的zha药武器搞爆了可不是好玩的啊!

    “那就说定了。”隆用手中的扳手亲热地在卫界机械臂上敲了一下——正是导弹的位置。

    卫界第三次狂汗——看来要解热非把衣服脱guang了才行。

    隆把最后一部份机械安好:“行了,试试最新的加强型‘液压助推器’吧!”

    卫界随手拿起一小号铁锤,一用力,铁锤锤头立即被捏变形了:“效果非常好,谢……”话没说完,隆一个爆栗打在卫界头上:“跟你说过20遍啦!不要拿我心爱的工具试手力,你这个大力怪。”

    这时一位客人进入绝器阁,瞬间就从大门来到两人跟前:“普通神族的握力只有230—300n左右,卫界的机械右臂力量已经超出人们想像的多少了呢!”

    隆道:“握力是35080左右,臂力是52044n,推力是98640n,不止是力量啊!我们一直都在致力于提升它运作速度的方法,他的最强一拳已经由当年的十万马匹提到了四十三万马匹了。”

    “呵,不得了,那相当于超高速列车(列车:西方地区才有的玩意儿)撞击时的力量。”

    卫界站起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属下拜见——拉玛阿将军。”

    “不必太客气了,其实你进入新奇袭部后已经不属于我管了。”拉穿了一身燕尾服,把他壮实硬朗的身体突显出来:“隆先生,我的东西造好了吗?”

    隆托起下巴:“有点麻烦呢!我都还没想好怎么下手。”卫界不解道:“能令隆先生无从下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兵器啊?”

    “与麒麟刀一样威力的宝刀。”

    卫狂倒:“那个根本不可能完成啊!”

    “好歹要试一下嘛!”拉玛阿道:“还有不要拿你的右手在我面前闪来闪去好不好,这么大的家伙叫我也会害怕啊!”

    卫界的机械右臂也真是够大的,上一代的右臂外表与正常人无异,但这一代的右臂不是比别人的大腿还粗,就是跟别人的腰一样粗,而且没有像上一代一样刻意去仿真真实手臂,所有的部件都是本着怎么强怎么安装的原则安上去的,整个的一个杀人利器。

    “哈哈,不好意思。”卫界放下右手。

    拉为自己点上一支烟:“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事了,告辞!”

    “等一下,”卫界一愣,有点吃惊道:“你吸烟了,将军以前不是老说吸烟有害健康吗?”

    呼,拉玛阿将军吐了个烟圈:“我老婆教我的。”

    隆、卫界眼珠子突出三寸:“你结婚了?以前一直对女人不感兴趣的啊!”

    “嗯,结婚半年了。虽然感情说不上多好,但多少有了个‘来吵架’的。”

    会和老公整天吵架而且还会教老公吸烟的女人是什么样?——想像图出来了。

    “恭喜!”“祝贺!”明显的口不对心。

    “那么再会吧!”拉整整衣衫:“对了,你们也在留心那小子的消息吧!我最近联系了一个组织——有偿助人组,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不必客气,再会。”拉转身离去。他屁股上有片灰,越看越像被高跟鞋的跟踹过的。

    隆不由捂嘴一笑。

    卫不解道:“拉玛阿变了呢!”

    “有吗?”隆仔细瞅瞅拉玛阿的背影。

    “有啊,以前的拉玛阿将军是个将军人尊严放在最高位的人,我从来没见过他穿军装以外的衣服,也没想过他会学吸烟。”

    “是呢!如果以前有个女人踹他一脚,他早就动用军队了。”

    军队?卫界咧咧嘴巴道:“也没那么夸张吧。对了,隆先生,我们来讨论一下增强核子动力系统的问题。”

    隆一愣:“不是吧!你还要加强右臂的力量。”“那个我也没办法啊!”卫界敲敲自己的机械右臂:“卫家三兄弟的责任都联接在里面了。我得付出三倍的努力才行啊!”

    隆无奈地一摇头:“怕你了。”忽然转过去对一学徒大骂:“又用3号铁锤,跟你说过20次了,敲击刀刃要用2号铁锤啊!笨死了。”

    这人和坤一样不会教徒弟啊!

    卫界微微一笑:你也有少许改变呢!隆·贝鲁奇先生。

    ……

    绝器阁大门外,拉玛阿独自走在小路上,一支烟吸完了,拉把手伸进口袋,无意间碰到一个东西。

    拉下意识地将它拿了出来——那是通知仙子参加旧奇袭部考试的通知书,已经发黄了,等考试结束后,拉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拿到手的。

    十年前,拉一度想让这张通知做废(那仙子也没法参加考试了。)并意图把仙子挤出军营,但是……

    那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仙子脸上的时候,仙子几乎没有一丝怒意,为的——————是不想连累自己的担保人——元天真人。

    拉露出一丝苦笑:“知道吗?仙子,当年我故意刁难你你却既不反抗又不逃避,而是用那种坦荡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已经明确地知道了一件事,但过了好久我才敢承认:我一辈子都难以超越的对象不再只有赤道火·连云一个,还有你这个后起之秀啊。”

    拉看着天,那是……

    平原一样坦荡的眼神啊!

    ……

    在3号神域还是黄昏的时候,迷梦岛上的时间已经是夜深人静了。

    叶乘着其他人睡熟了,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

    ——

    ——

    ——

    终于考完试了,希望能进前5,大家祝福我吧!

    很久没更新了,不好意思啊!《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