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九十、树叶的希望 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叶小心地把帐篷打开一条缝,确认赤已经守着火堆睡着后,才溜了出来。

    抱歉了,叔叔,这件事我还是决定单干。

    叶并不保留实力,像离弦之箭一样踏径离去,未来强大的武者风范显露无遗。

    赤依然闭着眼——只是——微微一笑。

    叶速度惊人,不过五分钟,已跑完了白天大家用了一小时才走完的路,他来到的地方,正是白天观日的悬崖边上,准确地说:是地图上被称为“徇情崖”的悬崖边上。

    “真是大意。”叶一边从八宝手镯中拿出各种攀崖工具,一边轻声地抱怨:“找了这么多天,没想到是在这儿——危险性b级的迷彩土蜘蛛。”

    叶换上了一套从未见他穿过的防护服,戴好手套,腰间别好杀虫剂,熟练的将短刀绑在小腿上,系好了绳索既安全带。

    叶望望悬崖下方,——深不见底。倒吸一口冷气:“大哥,帮我。”将绳索一头绑住自己,一头绑在岩石上,侧身爬了下去。

    迷彩土蜘蛛:毒蜘蛛的一种,生活在干燥的乱石地区,群居,一般有250—1040只生活在一起(像叶发现的这种中小巢穴大约有700只左右),善于打洞,能分泌扰乱神经的毒素,中毒后不采取措施,一周后会要人的命。一处巢穴中只有一只雌蜘蛛,被所有的雄蜘蛛严密保护。该物种被政府列为:应严格控制数量的一类,危险性b级。

    叶往下爬着,不时带落一些土块,落入山谷发出很大的响声。

    叶擦擦头上的汗珠,暗骂:混蛋,我已经爬过了200多米了,这些土蜘蛛没事把家建在这种地方干嘛?

    又放了近100米的绳索,叶终于接近了土蜘蛛的巢。还真是壮观呢!在还没有超过十平方米的范围内,伏了几百只蜘蛛,中央有一个半米大小的山洞,里面的蜘蛛更是一只接一只。

    每一只迷彩土蜘蛛都有拳头大小,看得叶有点头皮发麻。叶小心的把双脚支在崖壁上,一步步踩进了土蜘蛛的地盘。幸好土蜘蛛是昼伏夜出的动物,所以叶才能无事,如果现在是白天,不知道叶能不能活过一分钟。

    支好双脚,叶轻轻地按下钮扣上的照明按钮。整套防护服都发出了柔和的白光,而对光线十分敏感的迷彩土蜘蛛立即纷纷活动起来,叶连忙关“灯”。迷彩土蜘蛛才又慢慢安静下去。

    叶不由轻轻地嘘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算漏了一步,差点没命了。

    如果现在是在平地上,叶大可以不必这么小心,但在这悬崖峭壁上本身行动就不便,哪还敢出什么乱子。

    轻轻抽出杀虫剂,叶不由一愣:遭了,又算漏了一步。

    ……

    在神族或妖族的世界,你可以随便搞到一幅世界“神妖地域分布图”。

    在地图上详尽地记载了每一所神/妖域分布的位置及大小(当然要买新版的才行,你问为什么?因为魔宗老兄一招之后,旧版的世界地图就完全宣告作废了)。

    不过地图虽是给大众看的,但却是政府编的,那么那些政府不想让大众知道,或者连政府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的地域,地图上也就不会出现了。

    被机密人员称为——“0号妖域”的浮石,就是这样的存在。(神族在当年的大战之后接管破碎成几百块的妖界时,是从1号开始编定的。

    0号妖域极小,堪称世上有人居住的浮石中最小的,只有整个3号神域中的华云都大小。但这里,却是决意要更改世界进程的地方。

    在0号妖域的一密室内:杯伯拿,或者应该称为索美米亚**王的男人正悠闲地绘制着一份图纸。

    密室外的长廊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

    **王轻声道:“胖瘦兄弟,有客人来了?”

    一个尖细恭敬的声音传入:“大人,是大祭司来了。”

    “让他进来吧!”索美米亚**王懒懒的放下手中的绘图笔,食指轻轻地往桌面上一叩,顿时密室内所有的油灯都点着了,但也只是让阴暗的密室显得更昏暗。

    同时,大祭司步入密室,对**王行了三拜大礼,同时歌咏道:“伟大妖界的领袖啊!掌握真理的**王。倘若上天也嫉妒您的才华,我愿用我的生命来抵消您的灾劫。”

    索美米亚**王一笑:“起来说话吧!在我这已经没有这种礼数了。”

    “那怎么行呢?”老瘦的大祭司一阵惊恐,对他来说,妖界王室的教条与礼数就是他行动的根本准则。

    **王不理他,独自说自个的道:“2号机器的程序你设定好了吗?”

    大祭司:“回大人的话,已经设定好了,五天后准时自行启动。”

    杯伯拿**王点点头,永远是那么磁性的嗓音:“那很好,听说神族的超绝力量——天地老又云游去了,不过就算他不去,2号机器的效果也会搞得他焦头烂额。”

    大祭司赞扬道:“吾族在阁下英明的领导之下,将步入伟大的里程,妖王万岁,妖后万岁,**王万岁,我衷心祝愿……”(寒。)

    “好了,好了。”杯伯拿示意他停下,懒懒的用手支起额头道:“你的身份可不适合做信差,来这儿除了‘2号机器’的事,还有别的事吗?”

    “是,我带来了妖后大人的密件。”大祭司卑微的双手奉上密件。

    杯伯拿开启一看,不由一皱眉道:“五天后就要发动突袭战了,妖后怎么要提出这么大的变动。”

    “这……,也许妖后大人自有她的用心吧!”

    “那就照办吧!瘦兄,你把这份密令传下去。”一条人影快速跃入密室,转眼就不见了,而密令也同时不知所踪。

    大祭司感慨道:“好矫捷的身手,在妖族中已经很难看到这么出色的人物了。”

    杯淡淡一笑道:“妖族中不是还有你吗?”

    “我?属下老矣,法王错爱了。”

    杯又是一笑:“妖后在密件上说让你留在这儿帮我,你先下去吧!——胖弟,领大祭司去他的房间。”

    房外传来一声很沉闷的声音:“唔——”

    “属下告退。”大祭司又是三拜,退出了密室。

    其实那身居要职的大祭司外貌很普通,八十上下,真看不出有什么过人的地方。硬说他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的左眼瞳子是纯白色的。

    ……

    再来说叶。本来已拿出杀虫剂了,却迟迟不能下手,原因简单至极——他的目标是蛛后分泌的唾液,如果使用杀虫剂,万一伤到蛛后那就不好了。

    怎么办才好?叶的额头上又开始渗出密密的汗珠:回去重新准备吗?恐怕时间不够,而且我也没那种心劲,好的,拼就拼吧!

    叶一咬牙,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尽量不弄出一点声响,左后捉紧绳索,双脚支在崖壁上,右手一点点地向黯黑的蜘蛛洞里探去,右手每探进去一点,叶的身体就往崖壁上靠近一点,眼中的土蜘蛛也就看越真切一分。

    蛛后的形体比一般土蜘蛛还要大几倍(能想像吗?也就是一个排球那么大),所以叶就算不用看,也能摸出蛛后的位置。但这黑而深的蛛洞仍给了叶莫大的恐惧,背脊骨一阵寒颤,脸上滚下了豆大的汗,手心也湿透了。

    叶觉得这蛛洞正是一只巨兽的大口,而自己正像傻傻的把右手往里送食物。

    蛛洞比叶想像的还要深,叶不得不把整条胳膊以及肩头都放了进去,致使叶的脸贴在崖壁上,一只拳头大的土蜘蛛正好爬在他鼻子尖前一点的地方,叶觉得自己几乎可以感觉到它的绒毛在抖动。

    拜托,快点,叶咬紧牙关,现在不是在拍恐怖片啊?

    忽然叶触到一个毛绒绒的“排球”。

    就是他了!乘着蛛后及所有的土蜘蛛还在“沉睡”中,叶一把将蛛后抓出,同时立足点的土块一松,叶脚下一滑,身体向岩壁荡了过去,同时与几十只蜘蛛来了个“亲密接触”。

    “该死。”叶右手抓牢开始挣扎的蛛后,左手往崖壁上拍,接力把自己荡开,乘着荡开的时候电光火石般地把蛛后装进一个麻布口袋,再一同放进了八宝手镯。当他再次荡回岩壁时已经有几百只土蜘蛛沸腾了,叶当即拔出杀虫剂一阵乱喷,几只个大土蜘蛛的仗着“人”多势众跃到叶身上,叶连忙把它们拍落。

    但他的速度哪能跟得上几百倍于自己的土蜘蛛的速度!况且杀虫剂也不是一喷就死,不多时叶身上就“粘”满了土蜘蛛,正拼命地撕咬着他的防护服。

    “给我收敛一点啊!”叶打出一号中型的雷系法术——雷蛇。

    顿时叶的身上雷流大涌,将那些土蜘蛛一一击晕,打了下去。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叶又是拿着杀虫剂一阵猛喷,开始准备往上爬。

    却发现一只土蜘蛛不知何时伏在了绳索上,正拼命咬着绳索。

    叶心中一紧,连忙伸手去打那蜘蛛,那蜘蛛往上窜了几步,躲开叶的攻击,继续撕咬绳索,而同时其它的蜘蛛也接二连三地跃到叶身上,一只还很不客气地跳到叶脸上。这可把叶吓坏了,他全身都有防护服保护,唯独头部空无一物,一阵手忙脚乱弄掉那蜘蛛,却手一滑,把杀虫剂一同“弄掉”了。

    遭了!叶心一紧,赶紧往上爬,几百只土蜘蛛在崖壁上爬行着追赶叶。

    而那只撕咬绳索的土蜘蛛见叶爬上来了,把心一横,紧咬绳索不放,叶费力把它扯下来时,带下了一小把的绳索。

    而又有一批的土蜘蛛跃到叶身上。

    情况不得不说是越来越坏,叶在这种成年神族也会畏惧的情形下终于显露了小孩本能的畏惧心理,手脚更不听使唤,浑身也使不上劲。

    又是一番激战,绳索在剧烈抖动下被扯断,叶电闪般的拔出短刀钉入崖壁止住坠势,但也再无力抵抗土蜘蛛大军的进攻,倾刻间叶身上就盖了一床土蜘蛛“棉被”。

    我会死在这里。叶眸子一白。

    可怕的念头涌上叶的心头。

    一切都结束。……

    崖顶,赤俯身看着叶与土蜘蛛大军之间的激战,自忖道:“好像支持不下去了。”右脚往前一移,直直地坠向深渊。

    往下跳果然比往下爬快得多,还不到十秒钟就落到了叶所处的位置,右臂照上“结界”,以举刀开山的气魄打入崖壁,左手打出一个点穴姿势,轻而急的念道:“以吾之命,火神接力。燃。”

    指尖点出一堆火星子,吓跑了叶身上的蜘蛛。再看叶,已经吓哭了。

    赤一笑:“好孩子,没事了。”

    又有无数土蜘蛛涌了上来,赤又念了一句:“神泽八方,恩泽如海——火扫。”一挥手叶脚下不远的地方划出一条漂亮的弧形火墙,准确的说是一道土砖那样高的防线,(不是赤故意降低了威力怕伤到叶,而是赤只有这个水准。哈,大家知道的吧!赤除了两大绝技外不精通任何一系法术。)

    乘着火防线的阻拦,赤将叶抱在怀里,笑道:“走,我们回家。”说着手脚并用向上爬去。

    …………

    在8号神域内。

    一美术老师正在监督孩子们作画。

    “喂,喂,喂,眼睛线条不对啊!”老师扯着嗓门大喊。——呼——又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师。

    “老师,我画完了。”一学生高高举起手中的大作。

    “拿来看看,如果不好我就拿来当卫生纸。”

    观看片刻后。

    “还算过得去吧!”老师道:“这画叫什么名字?”“英雄。”小孩得意的看着老师眼睛,大概这老师很少夸人吧!过得去就是很高的评价了。

    “英雄不是这个样子的。”美术老师道。

    小孩眨眨眼:“敢和野兽博斗的神众也不能称为英雄吗?”

    “那种人充其量也只能被称为猎手或者勇士,不是真正的英雄。”

    “那么,英雄是什么样的呢!”

    “嗯……,怎么说呢。”美术老师好好的考虑了下道:“英雄不但要有舍生取义的精神,还要有能温暖别人受伤的内心的本事。就是……嗯……跟那个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家伙差不多吧!”美术老师在纸上画了几笔,钩出一个人头像。

    小孩道:“蛮帅气的嘛!老老师,他是谁啊?”老头并不因为被叫作老老师而生气,为自己点上一支烟雪茄道:“帅?他做事的时候你就不敢这么夸他了,也不知那个丑女会看得上他。”

    108号神域小镇内,月下蕾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

    面对紧迫不舍的土蜘蛛,赤强大的应变能力起了作用,只见他灵机一动,脱下叶的防护服,打开灯光,用短刀钉在岩石上引开土蜘蛛的注意力,这才摆脱了土蜘蛛大军的追杀。

    过后回头再看那防护服,已经被撤得粉粹了。赤轻松的淡淡一笑。

    “好了,没事了。”赤一手抓住突出的岩石,一手松开了怀中的树叶。

    七岁的叶死死的咬着下唇,脸色一青一紫的,小小的手儿还在不停的发抖呢!

    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赤微微一笑道:“放松一点,没事了,试着自己爬上去吧!我还真抱不动了呢!”

    叶点点头,双手紧紧抓住岩石,却始终爬不动一步——他还是太紧张了,肌肉都硬了。

    赤在一边静静的等了他十分钟。

    “好”叶终于低吼了一声,奋力往上爬去,赤望着他的背影一笑:终究还是振作起来了,这小家伙完成了一个考验啊!如果今天他是依赖我抱他上去的话,恐怕他一生都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武者了。

    赤喂了自己一块豆丁糖:——很高兴又见到一位出色的后起之秀,一发力,以比叶快一倍的速度的向上爬去。

    一刻钟左右,两人已爬完200米高的悬崖峭壁。(如果不是赤要照顾叶的话,他一个人五分钟都用不到——简直是猴子了。)

    快上崖顶了,赤忽然出手拉住了叶身子。————————情况有变吗?

    崖顶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发现我们了吗?煞光战士。”

    赤喂了自己一颗豆丁糖道:“我改名了,不要乱叫啊!——妖众们”

    崖顶探出十来个黑衣蒙面人来,吓了叶一跳:“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名蒙面人道:“我们已经‘隐’去了呼吸和心跳声,不知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赤一笑道:“大概是和妖众打交道打久了,我对妖气特别的敏感——虽然你们也尽力隐藏了妖气。”

    “厉害,厉害,真不愧是令妖后大人头痛的第一号人物。”蒙面人队伍坏笑着集体亮出了各式飞镖:“不过把自己至身于危险的位置,我看你也不太精明嘛。”飞镖的锋刃在月光下泛着青光——上面淬过毒。

    赤不服道:“喂、喂、喂,这些天我只是拿金币来扔你们吧!你们真的要拿这些有剧毒的玩意儿来回敬我吗?”

    话落,气氛顿时一冷。

    “金币?记得,现在我头上还有个血包呢!不过多谢你留我一命,我今天才有机会取你的人头来换一生的福贵。”

    赤无奈的一叹气:“那么最后一句:妖后是谁?”嗖——出手了,十余妖忍将几百枚暗器射向赤。(其实在遥古文档中:黑衣蒙面的刺客不是叫忍者,但为了现代的读者好理解,笔者特意翻译过来的。)

    赤忽然露出了“冷”的性格,右手快速抽出裤带一陈抽打,百余暗器无一能近赤的身。

    赤冷眼向上望了一眼:“你们的回答是:无可奉告吗?”寒风炸溅着吹过整个山崖。

    “好,好厉害。”叶大吃一惊,力度精准,判断准确而迅速,更难得的是那份身处险境去面对敌人杀招时的冷静。——七划先生的实力超出了我的想象。

    “好强。”蒙面忍者一惊,身体微微有些发抖:我……我太小看这个男人了。不过我们决不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忍者们歇斯底般的拿出一捆捆zha药道:“选择吧!要么被我们炸死,要么自己跳下去。”

    赤双眼一寒,轻的一哼道:“我选第三项。”

    “……白痴,你在说什么。”导火线被点燃。赤化出火云,抓起叶的衣领,轻呵一声:“——后会有七。”

    闪身,一道黑影如一道诡异的黑光从众妖忍眼前闪过,不等众妖忍反应过来,赤已抱着叶稳稳的落在众忍者身后,而十余忍者手中的导火线也已被一一拔掉了。

    “鬼怪……怪物啊!”忍者们哭喊道。

    “怪物?我有那么吓人吗?”赤冷冷道,略有些不满。

    “等等,大家不要怕。”一妖忍麻起胆子道:“我们人多,上啊!”“杀啊”十余忍者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抓起刀就冲了上来。

    这下连叶都不由在心中摇头:笨蛋,你们还不知道差距有多大吗?

    “还来。”赤把手一绞,裤带便绞成一根麻绳,一抖手“神龙摆尾”抽翻冲前头的两个,一挥胳膊“银蛇出洞”打倒了一串。折手一回一送:“横扫千军”,当即一片惨叫声。赤甩出一朵绳花,绳头当空砸下:“玉凤点头。”最后一名忍者便应声而倒了。

    “还来不来啊!”赤好笑的拴好裤带道。

    “好,算你狠。”几个伤得不算太重的忍者挣扎着爬起来道:“不过我告诉你,我们只是负责情报工作的四等忍者,几天后忍界统帅——暗影大人会亲率部下前来取你的人头,哼哼,就算你想逃,现在也来不及了,哇哈哈哈。”

    当,——不知怎的,那忍者头上起了个包,立即倒地不起。

    “先前问你你不说,现在这么多费话,讨厌。”赤揉揉拳头,不知何时已恢复了“热”的性格,道:“现在到我来出题了,选择:1自己从山崖跳下去。2我把你们扔下去。3自己打手心,写检讨2000字,我来检收。选吧!”

    叶狂倒中:叔叔,不要这样吧!

    众妖相视一望,达成了默契,一同向悬崖谷地跳下去。赤一愣:“这么看不开啊!”

    眼看要坠入山谷了,忽然众妖纵身一跃,变魔术般拿出一块巨型帆布,活像一只只风筝,乘风飞去了。

    “哈,实力不怎么样,歪招还不少嘛!”赤一笑,扭头对叶道:“叶,我们也该走了。”

    叶不解道:“叔叔,你干嘛要放过他们。”傻瓜都知道,如果赤肯出手,他们一个都跑不掉。赤想了想道:“怎么说呢?我想给他们一个机会吧!一个从善的机会。”

    叶不由一气,道:“叔叔,你太仁慈了,你不杀他们,他们还会来杀你的,你没看见他们刚才招招都是想要你的命吗?还有,他们都是妖众啊!而且……。”

    “叶”赤静静的打断了叶的一连串执问:“我的命不值钱。”

    夜风吹拂着两人明晃晃的脸,落叶随风起舞。就像诗。

    赤低头轻声道:“我经历过战争,实在是厌恶了那种血腥的味道,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杀人如杀已,所以前几天我就决定了: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不会再让双手沾满鲜血了。为此,我愿忍受各种痛苦与不幸,所以无论怎样也好,请体谅我的心情。”

    “……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话落,叶一头倒在地上。

    “喂、喂,树叶、树叶。”赤连忙抱起他……

    ……

    同一时间

    几百名黑衣中的精英人正紧而不促的搬运各式武器。

    “快快快快。”一些职位较高的黑衣干探正在指挥。在搬运的物品中,包括:机枪、军刀、炮弹、手榴弹、防弹衣、轻型机枪、军粮、爆破弹、地图、战服、通讯器、照明灯、燃烧弹、攀岩用具、信号弹等等的一切军用物资一件件的就位了。

    在这里不远处一小厅内,坤正在向各小队长交待作战计划。

    “这次任务的代号为‘终止’,于五天后22:00正准时发动,一共分为三组:a组100人,由我带领。b组300人,由资深黑衣——卡罗斯带领。c组为机械部队。……作战当天先由机械部队轰击15分钟,然后b组从南面进攻,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再过15分钟,也就是22:30的时候,我带领的a组会从北面进攻,一举打入敌人核心,如果成功的话我会发信号,你们就一起攻进来,明白没有。”

    各黑衣队长响亮的回答:“明白。”

    一年轻黑衣站起来道:“如果阁下你没有发信号呢?”全场暗寒。

    坤一点头道:“如果23:00我还没有发出信号,b组就包围该妖域,直到它们物资耗尽投降。”

    “这个……,阁下的工作岂不是太危险了。”

    坤示意他坐下,道:“你们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另外正如安理克先生所说:这是神妖大战之后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我希望各位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出任何差错。”

    “明白。”

    坤一挥手道:“散会。”

    各人各自离席,坤边走边用随意的口气对一络腮胡子问道:“可以接用一下你的通讯器吗?”

    那人不好意思道:“大家的通讯器在前些日子就被上头收走了。”

    “哦……那没关系,对了,这些天怎么没看到安理克先生。”

    “这个……,听说他出差去了。”

    坤低声道:“——是吗?”

    几小时后,各式的军用大型运输机自黑衣总部出发,一天后,它们将到达目标附近,四天后,黑衣部队将对反动妖众的基地——0号妖域发动进攻。

    ……

    当叶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白鸽心喜道:“三哥,你终于醒啦,这几天担心死我了。”

    叶看看四周:自己是在帐房内。问道:“我这是怎么了。”“七划先生说你是被土蜘蛛咬到了后颈,差一点没命了。”

    “是吗?”叶闭了眼:“让我再睡一会。”

    帐房外传来一声大呵:“叶醒了吗?太好了。”紧接着就看见桔子钻进帐篷抓起叶一阵猛摇:“兄弟,你没事了吗?我好高兴啊!”接着地瓜也进了帐篷:“你这家伙,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啊!”抓起叶又是一阵猛摇,直摇得他口吐白沫。

    白鸽小弟道:“叶,你饿了吗?我这有吃的。”

    地瓜白了他一眼:“久病初愈的人应该吃汤才对。”

    “我这有白开水。”

    “白开水和汤差别很大啊!笨蛋。”

    “哇……我不干啊!大哥,二哥又骂我。”

    “地瓜,你就不能收敛一下嘴巴吗?”

    “你训人的口气还真恶心呢!”

    “混蛋,你说什么。”

    “怎么,想打架啊!”

    叶无奈的看着这炸开了锅的三人:看来自己是别想睡了。

    “对了,七划先生呢?”叶问。

    ……

    帐房外,赤正在制造一木筏,不,这里是山顶,怎么可能是在造木筏呢!应该说是在造一个像木筏的东西。

    桔子道:“如果走得动路了,就过去谢谢他吧!如果不是他帮你处理了伤口的话,你早就挂掉了。”

    叶一点头,向赤走去。桔子等很自然的走开了。

    赤见他走了过来,淡淡的说了一句:“坐吧!”

    叶点头坐下:“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赤继续忙手中的话:“那个不用放在心上,……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你问吧!叔叔。”

    “一名出色的武者应该具备那些心理素质呢?”

    叶想了想:“应该具备:智、勇、信心、果断,还有坚定的意志和明确的目标。”

    “还有一样。”

    “……”叶似乎知道,却又开不了口。

    赤拿出一个玻璃瓶递给叶:“我想你要的是这个,我帮你提取出来了。”

    叶呆呆的看着瓶中的淡黄色液体——好正是蛛后的唾液。

    赤自顾自的说下去:“迷彩土蜘蛛蛛后的唾液被称‘臻黄秘药’,市场售价六位数,而且还有价无市,我没记错吧!”(千万不要认为赤是见识广,这些都是常识)

    叶脸色微变,暗涌风云。《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