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九十一、树叶的愿望 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迷梦岛上的风继续吹过这片寂静的山头。

    而赤则继续道:“以前看着你为了它付出的种种努力让我感动不少,不过我背你回来的那天晚上你说了不少胡话,于是我就有点生气了。你的辛苦,真的是要用这种烈性精神药物——来抹去你哥哥的记忆吗?”

    叶微微一点头。

    “桔子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只有你心里知道,如果是你哥哥的意思,寻找蛛后的工作应该由你父母来做才对,那我要怎么理解呢?——理解为是你自己自作主张:要删除哥哥的记忆吗?”

    叶眼睑一跳,微微有点感叹赤分析的好准。

    良久。

    叶点头承认道:“没错,我打算在哥哥都不知晓的情况下抹去他的记忆。”

    “为什么?”赤憋着气问道,隐隐不忿于叶的理直气壮。

    “他已经不配作一个武者了,我不想看到他回忆往事时痛苦的脸。不想看到他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走出低谷时失望的表情。”

    “混蛋。”赤手心发力——一截木桩一分为二:“武者的心火有没有熄灭要由他自己说了算,你用手终结他的武者生崖是对武者两个字的侮辱。”

    “他不肯说放弃。”叶伤心的把脸转到一边:“只是因为他太好面子了。”

    “你又怎么知道他是想放弃呢?难道他就不可以东山再起吗?走进了低谷又有什么了不起。”赤终于忍不住对叶怒吼。

    空野风声炸响,叶竟意外的暴走了。

    “那就请叔叔你告诉我。”叶伤心的嘶吼道:“一名弓箭手的左手被截肢后,他还可以对别人说:“我是一名出色的弓箭手吗?”

    “什么?”赤一愣。

    弓箭手是最依赖双手的武者,如果失去了一只手,那就注定他拉不开弓了。

    卟,树叶无力的跪下;“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用我的双手去换回哥哥的手。为什么?为什么我哥哥十几年来付出的艰辛努力,终究还是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呢!”

    泪,无声的滑过叶的面颊。

    空气像雾一样的湿开了。

    赤叹了一口气:“上天,你太残忍了。”

    从叶的哭腔中,赤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36年前,叶的哥哥:‘傲羽翔天’出生在了一所中等城镇,那时候神域还不允许自由生育,而傲羽翔天的父母都是神族要员更是犯了大忌,虽然傲羽翔天被测出不是黑孩子,但仍被视为四等罪,他父母被定为三等罪,拘禁了七年,在这七年中,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的傲羽非但没有得到别人的怜悯,反而饱受世间异样的眼神。

    可是他没有因此消沉,还培养了一身超人的耐力。六岁的时候他取下了父亲挂在墙上的一张银弓,从此天天勤学苦练,技艺竟到了一个令成人吃惊的地步。

    七岁生日时,他父母被释放回家,小小年纪的他一点没有向父母倒苦水,只是得意的展示了自己的箭术。

    几月后,傲羽翔天意外得知其实这些年父母一直坚持向自己写封,但信件都被当地镇长恶意扣留了。一怒之下,傲羽提银弓就去找镇长,镇长倒打一耙:告他持凶器强闯私宅。被判为三级罪名——虽然因为年龄还小没有受到刑事处罚,但被人事机构(那时候叫‘神事机构’)终身记名。

    但这反倒激起傲羽翔天的万丈雄心,下决心要出人头地。26岁参加奇袭考试,凭过人箭技顺利通过,后随军远征妖界,一次与卫空一同清除“王宝谷”内的壁堡时不幸负伤,后又因妖界不明原因龟裂,在剧烈震动中被巨石击中,丧失左手。

    战争结束后,被记予二等功,清除一切记名。

    傲羽翔天一生说了两句豪情壮语。

    一是七岁被记名时:

    “大家不用为叹气,就算我一出生就背负着沉重的罪名又如何,我的两手会改变这一切。

    一是出征前对父母告别时的话:

    “老爸、老妈。也许你们觉得弓箭终究只是屠戮的武器,可我知道弓是我的翅膀,箭是我的梦想,我的灵魂依附在这上面。总有一天,或者我希望有这么一天,我射出的箭可射透天——永远不会落下。

    赤轻轻舒了一口气:“这简直是一部小说。”

    这个小幽默,连赤本人都笑不起来。

    “所以……”叶紧紧的抓住手里的瓶子:“我不想再让哥哥受苦了,我要把那些不好的记忆——像洗去衣服上的墨渍一样洗掉。”

    赤——已无言。

    良久,赤转身继续自己的工作。默默道:“真的要算起来的话,以我的经历根本没有教训别人的资格。……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我也无话可说,但战士的最后一条心理素质是:经验,换句话说就是关于失败的记忆。要成为世界一流的武者必定要接受种种洗礼。这一点,希望你能记得。”

    叶一把擦掉眼泪:“——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赤失神的望向天边的云道:“如果有时间真想和你好好聊一聊。可惜,——时不待人了。”

    “什么?”叶一惊。

    “四周已经多了无数的杂声,正如那天的蒙面人所说:我们想逃也逃不掉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

    赤使劲拉紧一圈木排上麻绳:“没事的,办法由我来想。”

    叶平静下来,忽然想到什么,惊问:“七划先生,其实你们还是有时间离开的对不对。比如说在那天知道消息后立刻动身。”

    赤一笑,摇头道:“那你怎么办?背你下山?用担架?别逗了。土蜘蛛的毒性使的淋巴涨大,压迫了血管,只要大一点的抖动都会相起腔体出血死亡的。”

    叶一急:“先生,你太感情用事了。”

    赤一噜嘴:“这可不是我决定的,是大家一起决定的。”叶一回头,便看见三小星——得意的冲着自己笑。

    三个小鬼好是得意,他们笑得就像合伙起来干了一件让大人头疼的坏事。

    ……

    一天,24小时,时间似流水般滑过。

    妖后按下重计时的秒表,那声脆响,好似惊动了风中的亡魂。

    妖后咬牙道:“时间终于到了。”秒表的指针准确的指到0的位置。妖后踏步出光线暗淡的角落。光线照亮了她的脸。终于看清了——等等,这,这不是安理克吗?哪个黑衣组最高领导吗?

    四周不时有黑影晃过:妖忍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妖后跟前,统一的纯黑蒙面着装,散发的妖气不带一丝感情。

    二十五名黑忍出现后,他们的领导人——最强妖忍:暗影大人出现。

    暗影带领自己的二十五名黑忍单膝跪下:“恭颂王室传人——妖后大人。”

    妖后一点头:“我苦心等待10年的时刻终于来临了。今天,将翻开吾族崭新的一页。我族的精英们,跟我一起来迎接这个时刻吧!”

    “誓死追随妖后大人。”

    妖后一点头,一闪身,不见了。

    包括暗影在内的二十六名黑忍跟着一闪,全体不见了。动作干净利落,可以想象这是多么强的一群妖众。

    太阳西下,天上的乌鸦也在传诵着那份仇恨:

    赤道火·仙子,今晚10:00整,我将向你讨还10年前的血债。你注定要在痛苦中死去。

    ……

    前进中的运输浮石内,坤透过玻璃向正前方的巨大浮石望了一看:快到了。0号妖域,今晚的战场,我将在10:00正发动进攻,但愿这真的可以阻止一场战争。

    迷梦岛上。

    赤终于造好了木排。

    闭目凝听:四周的杂音里显得躁动不安。

    “要来就来吧!”赤嚼了一颗糖,太多的战斗倒让他能很轻松的应对:“好厚的积雨云啊!看来是有场暴雨要来了。”

    ……

    0号妖域内。

    索美米亚**王正在认真注视着玻璃箱中的小白鼠,玻璃箱的另一头放着一捕鼠器。

    一笑:“今晚的节目还真丰富啊!一,妖后带着暗影去对付煞光。二、2号机器在10:00正式发挥功效。三、我们的部队将在‘正确’的地点集合发动起义。四、……。”

    啪——小白鼠一触捕鼠上的肉丁。立即身着异处。

    “……一个巨大的捕鼠夹,将会夹住几千只黑衣老鼠。”

    杯由向窗外望了一看:那是坤等乘坐的浮石船。

    ——

    ——

    ——

    ——

    万岁,更新完了。哎,昨天踩到了死老鼠。压抑了一天没更新。

    (我的考试进复赛了,大家祝福我吧!)《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