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佳小说网 >历史军事 >遥古传说 > 正文 九十四、天地往事 特别篇 三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遥古传说-正文 九十四、天地往事 特别篇 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拜拜!”黑衫一笑,他倒是很有自信这一脚一定可以将白袍震下擂台。

    同时台下的观众也本能的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但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的当事人反倒没这么紧张。

    “现在就想败我,——尚早吧。”白袍小孩一声大呵,身型同时开始慢慢消失。

    又是“空间漫步”吗?白袍的身体在落地前一秒钟成功完全消失了。————地面并没有出现有扬尘之类显示“物体”坠地的景象。

    黑衫狠狠的咬了咬牙:混蛋,第一次见他使用时还以为是“隐身”之类的招式,没想到中招后还可以隐身调整身位,是“异空间跳跃”同类的高级招数吗?

    但最惊讶的还不是黑衫选手,而是……。

    全场大惊:这真的是少年组的比赛吗?

    回说场上,一个身体消失了,却不见另一个身体出现。黑衫小孩却不知从何处听到一声令他心寒的咒文。

    “光系秘法——晦光裁决。”

    黑衫小孩只觉心头一凉,四周空气好似一顿。微空一声轻响,顿时无数的光拳从四面八方打来。回望过去却只见实拳不见真人,逼得黑衫小孩疲于应付。但光拳似真实又若比虚无,飘忽不定,而且攻势连绵不绝,黑衫小孩守得自然吃力。忽然一道光拳急速化为手刀,以刁钻角度重刺黑衫小孩腹部,黑衫小孩眸子一花,手劲一松,防御网出现破绽,白袍小孩得理不饶人,趁机猛攻,不多时,黑衫小孩已身中数十拳。拳拳到肉,金光炸溅。

    “够了。”黑衫小孩恶狠狠地一呵,忽然将一股狂暴的气劲自周身泻出,强猛的气劲影响了高速移动中的白袍小孩的速度,立即现出真身。

    以次同时,黑衫小孩双手化为黑电结印。不及众人反应,已经…………。

    “抓到你了,风系——真空锁。”

    什么?白袍一惊,只觉得周身的空气都被抽得一干二净,大脑瞬间出现缺氧时特有的眩晕。动作进一步减慢。

    形势大逆转了。就连场下的木字前辈也是一惊,暗道:“怎么会?一边倒的形势也可以不断更换主角。这两个孩子就像是在玩弄胜利女神的天平。————这就是绝强之上的战斗特有的情况吗?”

    “就这样结束吧!”黑衫小孩得意的坏笑起来。对于这场比赛他倒是准备了多套方案的,比如现在的“杀手锏”。

    黑衫小孩左手忽然紧握右手手腕,右手作爪状虚空大力抓下:“水系奥义——海之山。”

    什么?全场吹过一阵寒风,接着就是漫天乌云席卷而来,巨大的冰块在白袍小孩头顶形成。

    白袍小孩大惊,但悬浮在真空空间中的他竟一时没有躲避的方法。

    轰——————,仿佛天都在震动。

    “不可能吧!”“天。”“快跑啊!”

    一块像枣核一样形状,但体积已超过几百立方米,好似驱逐舰大小的巨大冰块从天急速砸下,正中白袍小孩头顶……然后,人们知道的就是大地持续的震动和冰渣四溅,雪花阵阵落下,活似一场暴风雪。

    大约过了一分钟。

    解说员终于回过神来,抖了抖一身的冰片道:“太、太不可思议了。在黑衫小孩的奥义之下,占地100x100米,完全用精金岩建造的擂台似乎是报废了。天,他真的还是个小孩子吗?”

    木字恨恨的咬牙道:“可恶。”望着擂台上那半截没入地面的冰块,木字是又担心又怨恨。

    其实为什么要恨呢?对方只是个孩子啊!

    黑衫小孩擦察头上的汗——够累的啊!再看看自己的“杰作”,不由一笑:“这才叫艺术吧,漂亮的取胜!”

    “混蛋。”台下一观众开骂:“你杀了他啊!”

    黑衫小孩眼帘上挑,把头扭到一边,一副关我屁事的样子。

    这时几十个个高级武者冲了过来,紧围在台下,似乎只等某人一声令下便会一拥而上。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停止的大地震动又出现了。

    难道……

    “哇啊!快看,快看!”

    巨大的冰块正在一点、一点地上升。

    白袍小孩还没死?

    没错!台上,黑衫小孩全力打出巨冰——海之山,在一撞之下一半粉碎,碎冰条在地面排出一朵巨大的冰花,冰花正中的冰坑里,白袍小孩正单手支起海之山的另一半——一块近大楼大的巨冰。

    “好、好厉害。”解说员道:“以那么单薄的身体支起那么大的一块冰,那冰块少说也有几千吨吧!”

    木字轻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朗声道:“徒儿,下来吧!不要打啦!”

    他是在让白袍认输。不过这也不奇怪,白袍能单手支起巨冰已经是一个壮举了。如果你再看看他现在的状况:头顶流出的血已将白袍染成了花袍,四肢都在因体力透支而抽搐,你就不会认为打下去会有什么好结果。

    “不行啊!”一旁的观众先急了:“白袍小孩怎么可以输给黑衫小孩。”

    这样的情形决不能出现,————为了大众的习惯。

    “黑衫一直都在用无耻的招术,我不认为输了有什么丢脸。”木字阴沉着脸道。

    这个……大家都无言了。虽然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乖巧的白袍小孩认输,但都走到这一步了再坚持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况且木字已经向一向言听计从的白袍开了口,那接下来的事也大可预料了。

    “我……。”白袍强忍着巨痛,他打出生还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但他的心性却是天生坚韧的,而且更在这个接近死亡的时候,————————强化了。

    白袍咬牙沉声道:“……拒绝。”

    什么?我拒绝。

    木字活像遭了雷击一样吃惊。白袍从小到大可从没有违抗过他的命令啊!

    黑衫眼皮一跳,别过头来道:“嗯?我没听错吧!好孩子不应该是要听大人的话的吗?”

    或许是被传染了,白袍小孩学着黑衫小孩邪谢的坏笑,道:“也许——我是装出来的吧!”

    什么,木字二次遭到雷击,当场差点心脏病发死亡。

    白袍忽然又摇摇头道:“我在说什么啊!这该怎么说呢!我并没有刻意的去做一个好孩子,只是从小到大习惯了以一个乖巧的形象活下去,至到今天遇上了你,真的,我好兴奋。”

    “兴奋……?”黑衫不解。

    “没错,是兴奋,从昨天你的出现开始我就有了这种兴奋。我至昨天以前还没有遇到过一个同龄且如此强劲的对手,面对了你,我真的好想像疯子一样大打一通,也好想像你一样放纵一回,一回就好。”

    黑衫整理一下衣袖,很不屑道:“就是说还要打。那我……就要全力一击结果你了哦!用我的‘死光’。”

    “正合我意”白袍支撑巨冰的手心忽然燃出一团火焰,五指发力一抓,将火打入冰中——他要裂解巨冰。

    黑衫小孩忽然摆出个大鹏展翅的姿势,口中轻呵:“光系奥义——默使死光。”天空一道黑光闪过全场,同时一个墨球快速的在他后背上方形成。

    默使死光:吸取使用者的精神力和空中光子形成墨球的招式,一旦被墨球发出的黑光照到,一切可燃物都会化为飞灰的可怕招式。黑衫手中居然有这张王牌?

    “裁判,快命令比赛中止啊!你傻了吗?”木字前辈在台下急得大叫,表情若痴若狂。

    “可,可是,双方都能站立啊!而且也没人弃权。”

    “笨蛋,白袍体力早就透支了,根本躲不开死光的攻击,而且死光可以让一切可燃物瞬间化为飞烟,也就是就等黑衫小孩一出手白袍就死定了。”

    “什么——”

    可惜再想阻止也来不及,只见黑衫大呵一声:“煞。”黑球射出一道直径几米的黑色光柱直奔白袍而去。而同时……

    “来的好。”白袍邪笑,手心火劲狂吐,巨冰立时支离破碎为无数冰块,同时左手虚空画出一个大圆,一道强劲的风卷出现,不但是空中刚碎开的冰块,连同地面的冰块,冰渣一同收及其中,形成一个直径同样超过几米的冰柱迎向光柱。

    黑衫冷屑道:“白痴,你用碎冰组成的冰柱怎么可能和我的光柱相抵抗。

    的确,冰柱,光柱相接,光柱直入冰柱内部,将冰柱逐寸瓦解,化为阵阵的水蒸气。

    “你完了。”黑衫小孩冷道。

    千钧一发之际,白袍小孩却得意一笑:“三重怪招之二:硬挡死光。”双手快速打出结印,一道弧型光墙出现在他跟前。

    “笨蛋,都说你接不下来的啊!死光威力太强了。”木字大叫。

    然而奇迹的出现就是这样的飘忽不定。白袍真的顶下来了,而且似乎还很轻松。

    “怎么回事?”所有的观众加上黑衫都露出了极为震惊的表现。

    “我明白,是那些冰,利用折射和反射啊!”有聪明人第一瓜过来。

    “没错。”白袍得意道:光就是光,经过冰晶时一定会现折射和反射,由于我的冰柱本身就是碎冰组成的,所以死光到达我跟前时已被折射,反射无数次了,这就是三重怪招第一招:冰柱解光。”

    难怪冰柱,光柱相接时大家都感到一阵阵的暖流,原来是死光一次次的被散向四周。

    木字的脸色顿时一白:怎么可能?靠那样虚弱的身体在那样千钧一发的时刻想出了这样危险的诡异方法。而且他还真就这样毫不犹豫的干了。——————我对我这弟子潜力的预计,——————————完全错了吗?

    “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黑衫小孩狠狠的咬牙道,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全力一击后出现的虚脱感如期而至了。

    就算只是几秒,也已是天大的破绽。

    “三重怪招第三招:雷穿破敌。”

    话落,连施几招但仍有几分力气的白袍小孩全力冲向黑衫,只见白光一闪,右手食指已击中黑衫小孩胸口,同时一道闪电穿透黑衫身体自后背打出。接着右手乱闪,无数狂猛电流疯刺黑衫小孩全身。

    “干得好。”一向稳重的木字前辈也被白袍天方夜谭式的招术吸引了,露出了年青人特有的兴奋:“这才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兴奋,因为他意识到他的这个弟子恐怕将超越“神”无数次。

    白袍得意一笑,道:“形势好象又倒向我这一边了。……不,改是我赢了吧。”

    黑衫冷冷一哼道:“闭嘴。”双手一压一抬,制住白袍右手:“我是不会输的。”

    什么?他没有疯吧!

    白袍冷道:“别乱动,我现在的指头已经戳进了你的身体,一个小型的火咒、风刃也能要了你的命。“

    无所谓的一笑。

    等等,黑衫居然无所谓的一笑。

    就算面对自己的生死。

    忽然双手一扭,白袍翻身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落地。

    “难道你真的不怕我杀了你吗?”白袍一惊,问道。

    “哼哼——死有什么好可怕的。”黑衫小孩用手蒙住了自己受伤的脸,在他指间露出的眼睛就像久居地狱的恶鬼:“这世上————死有什么好可怕的。”

    疯子,白袍忽然想到了这个词。

    ——

    ——

    ——

    ——

    ——好了,零晨12点来更新的,还算比较尽心了,小的也努力用心写了。如果各位大大感觉还不错的话就帮我推荐下吧!在下先谢谢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