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九十六、两地激战 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窗外的世界是无边的风,和迷幻般存的零号妖域。而蔚蓝色的挡风玻璃后面————是坤俊朗的身影。

    记得有人说过:征战杀场,长剑萧杀。杀人饮血,笑啖奴肉的,才是英雄。

    坤轻轻地抚拭爱剑:可惜我既不愿久留杀场,也狠不下心饮敌血、食敌肉。看来,我也不是枭雄式的人物。

    忽然眼中寒光闪现,双手一花,桌面九把利剑同时归鞘。冷呵一声:“行动。”

    身后三十余指挥响亮一呵:“是。”

    终止行动于22:00点正正式打响。

    最后回忆一遍作战计划:先由c组的机械部队轰击15分钟后b组从北面直捣黄龙,一拳拿下0号妖域。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排炮声响起,一排的火星射向妖域。

    今晚的夜色不错啊!皓月当空,繁星环绕。……可惜。

    轰、轰、轰、轰、轰……

    妖域阵地出现无数瑰丽的火花。

    坤掏出衣衫中精致的十字项链:请原谅我的罪恶吧!上天。

    轰、轰、轰、轰、轰、轰、轰……

    又是一片火炮向o号妖域的咆啸之声,这时0号妖域四周已经一片狼籍了。

    坤忽然放下十字架,冷呵道:“b组准备。”

    “得令。”

    ……

    时间22:00正。

    0号妖域已经是夜深了,但千里之外的“迷梦岛”还只是黄昏时分。

    不过今天的天气实在不怎么样,从早上起天就是灰蒙蒙,时近黄昏更是越演越烈,昏沉的乌云映着血色的残阳,感觉就像把鲜血伴在了泥地里一样让人不舒服。

    “来了。”赤吃了一粒豆丁糖:“四小星,你们准备好了吗?”

    白鸽、桔子、地瓜:“一切没问题了。”

    “出发吧,敌人的气息已经很近了。”赤下令。

    “等、等一下。”叶一愣、一愣的看着地上的木筏:“你刚说什么来着?我没听错吧,在山上坐木筏?”

    “是山坡漂流作战。”地瓜认真的纠正。

    “没错,就是乘敌人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时候我们乘坐木筏从山上滑下去。”白鸽补充。桔子最后再加一句:“就是从你出事的悬崖附近的山坡滑下去,那里其实也是悬崖,不过不太陡,而且没有乱石当道,尽管一些泥沙,一定没问题的。”

    地瓜很自恋的扶扶眼镜:“真是好完美的计划啊!”————一阵寒风吹过。

    叶作恶心状:“鬼扯,扯死人了。从没听到这种方法,这个鬼点子谁想的啊!”

    三小星同时用手指着赤。

    一愣,然后一晕:“不是吧!叔叔,他们疯你也陪着他们疯啊!”

    赤一笑:“夸是夸张了一点,但是可行,不说那么多了,你们快来帮我把木筏抬到预定位置去,快。”

    现在才想其它的办法明显来不及了,叶也只有一条路走到天黑。

    (另外说一下,八宝手镯的确可以存放无数的东西。因为虚无珠的的内空间是几乎无限大的,但空间入口是有限,像木筏这么大的个头就放不进去了,所以赤他们得把木筏抬过去,而不是利用八宝手镯“带”过去)

    ……

    “b组————行动。”

    只听坤一声令下。300名精英乘坐单体飞行器从各自的母舰出发,在黑夜中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直奔0号妖域的南面阵地。

    坤身边的指挥参谋由衷赞叹:“好壮观啊!我干黑衣十余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三百黑衣同时驾驶世界上最先进的单体飞行器。”

    “可惜,现在是军事行动期间。”坤冷冷的说了句煞风景的话。这时坤面前的屏幕上出现b组的组长卡罗斯的影像:“b组报告,我们已经登陆了。”

    坤一点头:“清除有生力量,集中火力把敌压制住。另外准备催泪弹和闪光弹,我不想死太多人。”

    “不,不过。”卡罗斯吱唔道:“我们四周一个敌人也没有。”

    “什么?”坤一愣。

    怎可能,那里出问题了吗?

    指挥参谋道:“不会是被火炮炸光了吧!”

    “不是那样,这里连具尸体也没有,而且……”卡罗斯不能相信的又看了一眼,说实话,如果不是四周的炮坑的话,他真怀疑自己冲错方向了,冲到了另一个妖域或神域:“0号妖域的唯一建筑是一个大的惊人的白色半圆体,周围一圈的花圊——整洁的有点过份了,还有南面的大门——已经打开。”

    “搞什么啊!”参谋一皱眉:“是我们搞错了还是对方有病啊!竟会有这种事。”

    坤冷道:“卡罗斯,你那边先别动,叫几个人架开爆破筒,其它的我带人来了再说。”

    “明白。”卡罗斯关闭了传感器。

    指挥参谋道:“总指挥,你怎么看。”

    坤:“陷阱吗?但太明显了。按理说猎人会在猎物落网后会去出陷阱周围的伪装。”

    指挥参谋道:“除非……。”他顿了一下,有些紧张道:“猎人要的猎物已经落网了。”

    “我们吗?”坤渗出一丝汗;“是什么时候呢?”

    忽然驾驶仓骚乱起来。

    坤一把抓起话筒:“怎么回事,快回话。”

    “报告长官,无线电失灵。气压也开失灵了。(又是一阵骚乱之声),导弹系统停止工作了。还有温暖控系统也失控了……”

    坤望着天花板上的照明灯道:“是不是电力也出了问题。”因为照明灯一并暗了下去。

    “电力,核动力都莫明奇妙的流失了。”

    参谋抢了一句:“有派人去察看吗?”

    “去了,但电脑自行下令封锁了核心区域的道路,我们人进不去啊!”

    “是病毒。”坤冷冷道,虽然他也很紧张,但身为总指挥必需镇定:“我对电脑一窍不通,但这应该是一种很厉害的病毒。”

    “不会吧!我们临行前才检查过,什么时候染上的?”参谋不确信道。

    话落,只听一声巨响,整个浮石军舰都剧烈摇晃起来。坤也差点下盘不稳。而一旁的指挥参谋可是滚得跟个西瓜似的。

    “是谁在进攻我们。”坤大叫。

    扩音器中传来主控人员的声音:“情况不明,情况不明。”

    “雷达没有显示吗?”

    “雷达在先前就失灵了。”

    嚯、平、坤一拳击在指挥桌上:“妈的,难道我们要任人鱼肉吗?”

    参谋提议:“总指挥,看来我们必须弃船。”轰,又是一声轰开巨响。

    参谋这次早有准备,死死抓住扶手才避免了“滚”的下场。

    参谋这样提议,抢修已经来不及了吗?

    坤叹气道:“所有人员注意,所有人员注意,全体到顶层甲板集合,准备好所有的运输工具,随时准备弃船,不得异议。”

    现在坤所乘坐的指挥舰动用了红色按钮。顿时一套特殊设备被启动,一层淡兰色的保护膜罩上了整艘浮石指挥舰。这是逃生时专用的保护膜,虽然时效只有十分钟,但用来做逃生前的准备已经够了。

    不过令坤郁闷的事再次发生,第三次巨响传来,而且巨震不止。参谋早在坤按下红色键时就松开了手,这时立即成“西瓜。”

    “怎么可能?”坤大惊。这套设备产生的保护膜应该是百弹不侵的啊!

    但很快两人同时明白了:爆炸原因不是来自外敌的炮火,而是“内鬼”的zha药。

    坤:“我想我大概明白那些流失的电流和核动力干什么去了。”

    “总指挥,我们还是快走吧!再炸几下这艘战舰就该下落了。”(别忘了这里是高空,所以是“下落”,不是“下沉”参谋快速找开高层专用的紧急救生通道。

    “走。”坤下令,总指挥室内的所有人便一并逃了进去。

    顶层甲板已经挤得满满当当。——各式飞行器,包括:运输浮石、歼击机,急救浮石,还有上百的单体飞行器都被运到这里。

    坤一到,所有的黑衣,后勤都放下手中的活向坤行军礼。(受过严格训练的部队就是不一样),坤回礼,张口就下了四个命令:第一‘清点人数,乍看有没有落下准。第二,检查伤情,让那些在爆炸中受了伤的人员登上安全性更高的运输浮石或急救浮石,并安排医务人照料。第三,让那些坚直起飞的飞行器先走,给那些跑道起飞的腾出“场子”。第四,军舰上的通讯设备不能用了,马上用便携式通讯器(相当于电话)联络其它军舰,指挥线决不能断。

    于是各人又忙碌起来。

    这时一些零星的炎光从左右传来,坤定睛一看,不由脸色大变;“敌人的网——撒得好大。”

    原来火光来自其它的浮石战舰,看来其它浮石战舰也遇到了指挥舰的情形:先是仪器失灵,后是莫明的爆炸。

    还以为敌人只是要破坏指挥中心让我们不战而退,现在看来是铁了心要全歼我们。坤一皱眉:好,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一把抓过通讯器:“全军注意,我是总指挥,现在全部浮石舰都遭无名病毒袭击,这不是开玩笑,我下令:全军弃船,重复,全军弃船,乘救生浮石于0号妖域南区着陆,不得异议。三分钟完成。”

    参谋肉痛道;“放弃吗?这批浮石舰和上面的设备总价值抵过一座小型神域啊!”“那你一个人留下来吧!”坤从贴身侍卫手中接过一大包东西,解开电子锁。九把利剑立现。

    坤抽出一根饰金麻绳那么双手一花,九把利已全副武装到位,跳上一辆单体飞行器——这东西还真是好啊!可惜十年前没有这种东西,要不然——坤摇壮举不愿想起,接通讯器一呵:“c组人员,按原计划,跟着我——上。”

    呼——百艘单体飞行器划出道道弧线。

    看到了,0号妖域的唯一建筑——白色的半球体,活像一座巨大的坟墓。

    我来了,疑是杯伯拿的人。

    坤一咬牙,加大码力冲去。

    而同时,阴暗的密室内**王杯伯正在品尝一杯红酒,贝齿微起:“时间到了吗?”

    一个声音回答:“时间到了,**王阁下。”

    “那么我们也该工作了。今晚大家要尽兴啊!”

    周围,是三张残忍微笑着的脸。

    迷宫杀人游戏——开始。

    ……

    赤不愧是从小在山里打滚长大的,亏他能想出这种办法:像在四周的敌人像困成一张网,赤单身一人要突围也许没问题,但现在还带着四个孩子啊!所以赤的计划就是要等四周的敌人一同涌上山的时候一鼓作气冲下山去。到时候敌人冲到山顶了,才发现他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冲下山了。

    其实坐木筏的办法也很简单。但叶的战术想法太传统,反而想不到这些歪点子。

    赤等人出发了不过一刻钟,天气已经变得更遭。阵阵闪电撕裂了长空,声声雷鸣摄人心魄,而更遭的是,一路上都看见四周不时有信号弹腾空而起。

    “敌人已经很近了。”叶喘气道。

    桔子道:“只管来,他们越往山上爬,一会就被甩得越远。”

    “没错。”地瓜也累得厉害:“……一会,一会一定把他们气得吐血。”

    “就是”白鸽道。

    赤冷冷的往后望了一眼。唰——树从里有两个黑影闪过。敌人还真的很近啊!

    赤回头道:“有两个尾巴,我得先解决了。”

    赤观察后一点头道:“看来的确比上次的强一些,总之你们先行一步,我一会就来。”

    “叔叔,小心。”

    “放心好了。”赤推了木筏一把:“快走,千万不要回头。”转身之时,各式的飞镖、暗器已漫天射来了。

    赤从后背后一用帆布包严密的怪异兵器,看上去似斧又不像斧,但却被赤使得像变戏法一样快。一阵叮叮叮叮当叮……各式暗器已被打飞,最后一闪。一道链子刀也落空了。回头看看四小星,已经推着木筏走远。赤倒不担心他们遇上别的敌人,从整个地形来看,敌人从三面上山会漏过四小星走的那一面,而且这一带地区是整个山顶的咽喉核心,敌人一定会在这一带会合,只要自己在这拖上一时半会那一切就搞定。

    想到这,赤朗声道:“不要藏头露尾的,两个家伙,给我出来。”

    话浇,两道黑影一闪出,落在赤身前十米处,都是一身的黑衣夜行服。

    左边的一个手拿四刃链子刀,右边的一个却空着手,但身手明显更矫健一些。

    左边的一个忽然开口:“久仰阁下大名,暗影部下二十上忍——蝎、蛛忍前来进见。”

    赤一愣:二十上忍?那加上暗影和那个妖后,一共不是就有二十二吗?呼,今晚够得我累了。开口道:“不是说忍者杀人时不会有只言片语吗?怎么,难道你们更新功能了。”

    蝎忍一笑,同蛛忍一同摘下面纱:“妖后大人有令,今晚的行动要我们随心所欲,只为取阁下的人头一个目的。”

    “好有自信啊!那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呢?还是二打一来。”

    “面对煞光战士我俩也不敢托大,当然是一起上。”话落,蝎忍、蛛忍同时幻化出妖之身,蝎忍长出一根蝎子尾巴,双手长成一对蝎钳。而蛛忍则是背长八刃,(与当年的无召有几分相似)

    妖众的一些特殊种族会变身是众所周知的,但赤还是吓了一跳:“等一下,蛛忍,你该不会通晓‘蜘蛛迷术’吧!”

    蛛忍愤愤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蜘蛛迷术’只有蛛族中的女儿身才能修练吗?”(而且难度超大,不然全世界每年出几千个“无召”那还得了。)

    赤松了口气:“那就没事了。”

    “胆敢小看我们。”赤这话说得太轻松,二忍当即用行动予以回击。

    赤一笑,左右一晃,活见鬼似的变出两赤,分别迎战二个上忍,一交手,二忍都是大惊:两个赤都不是幻像,都是实体。一化为二,天,世上竟有这样的奇招。

    奇招吗?赤要知道了他们的想法肯定得偷笑了:法术中火、风、水、雷、土、光、武七大系自己没一系擅长的,除了二大绝技,实在没有什么好夸耀的。而武术中常见的十八般武器赤也只接触过剑(用剑也是没有一点章法,都是些自创的招式)但回想起来赤又是个令妖军闻风丧胆的角色,两相悖论,这就说不清了。也许是赤天生体质悖人。(也可能是被元老头‘折磨’出来的)或是赤单修一两种技能而使技能威力突破了历史界线。还可以说是赤的心界太奇特,容不得自己轻言放弃。总之,赤是个实力没达到世界之巅却以最强武者的姿态战斗着的家伙。

    再说现在赤一对二使出的分身怪招,其实也简单至极,不过是赤对蝎忍出一招,又闪到蛛忍面前来一下而已。只是速度太快看不清而已,一般比对手高出三、四倍实力的高人都可以用这招,(不多,才三、四倍。也就对手100米要10秒,你3秒就搞定了的区别)。

    赤与二忍斗个几分钟,一抽手,一扫。带退了二忍。两个赤又合二为一。赤道:“是不是小看了你们得看真本事说话,走吧!再练几年再说。”

    蝎忍、蛛忍都是一阵泻气:二打一还占不到一点上风,从没想过实力会相差这么多,自己以前以一敌十是常事啊!

    蛛忍佩服道:“好身手,可惜忍界的规矩是:不惜一切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所以我俩是注定要和阁下斗到死。”

    赤一皱眉:什么破规矩啊!回手将半截斩龙负于后背:“看来我得把你绑起来才能了事!”

    话一落,二忍就乐了:“我们的妖之身与常人体形不同,看来你真得好好绑才行。”

    “算漏了这一点。”赤拍拍头,道“不过这山上又没水的,怎么老听到蛙声啊!”

    蛙声?果然,高一声低一声的“呱呱”声从林中传出,蝎忍一喜:“是池中双忍到了。”

    池中双忍?赤一笑:“不会是青蛙加乌龟吧?”话落,两道黑影闪出。

    “蛙忍、蟹忍前来进见。”

    可惜另一个不是乌龟,不过乌龟那么慢,当什么忍者啊?

    蟹忍道:“岩间双忍,你们还没把他解决吗?”不愧是蟹族的人,双手化成的蟹钳比蝎忍的还大。蝎忍道:“没看见吗?很棘手啊!”蛙忍双腮鼓得老大:“他很厉害吗?看不出来啊!”

    赤一笑:“在下不过是个被遗忘的人,各位又何必紧咬住不放呢?”

    “那只能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蛙忍一呵:“我在路上看见‘异体二忍’正在附近,我们快解决了他,不然‘异体二忍’一来就一点功劳都分不到了。”话落,四忍一涌而上。

    “看来你们还蛮关心我——的头嘛。”赤侃了一句,闪开了蛙忍细长的舌头,一压身,避过了蝎忍的尾针。蛛忍从另一侧攻来,赤拔出半截斩龙挡下他的背负八刃,正面的蟹忍不知死活地欺身靠近,赤抬腿给他下巴来一下。

    “搞什么?一对四还能游刃有余?”这时蛙忍也承认自己太小看赤了。蛛忍一面顶住赤“奇怪兵器”的攻击,一面狂呵:“不管了,大家把看家本领都拿出来啊!”

    一时间,各式明招暗招统统往赤身上招呼过来。赤双目一寒,杀机毕现。右手持半截斩龙大咧咧地一划,架开右边蛛忍阴毒狠辣的八把背刃,左手运劲一挥,强行突破蝎忍舞得密不透风的双钳,打在他胸口上,只叫蝎忍一阵气喘。前面的蟹忍双钳好似千斤重,当空砸下,只听一阵嗖嗖风响。赤避重就轻,顺势后退一步闪过,同时赤身后的蛙忍突然吐出长舌,活似一道利箭般戳向赤后脑。赤轻松把头一偏,长舌擦着赤面颊而过,一时刹不住车,竟在蟹忍身上开了个洞。一转眼蝎忍毒尾已扫向赤下盘,赤微微跳起闪开。右边的蛛忍乘赤离地操纵八背刃从八个方向切来。赤快一步踢出六脚把他震开,落地就是一记扫堂腿将剩下的三忍绊倒……

    风驰电掣,一气呵成!

    赤拍拍裤角的灰:“还来不来啊?”

    怪物啊!四忍心里给赤下了定义,一开始赤一对二似乎是平手,然后是以一敌四仍然游刃有余。最后四忍把绝技都使出来了,可赤反而兵不刃血地打退他们,怎么可能……

    “开什么玩笑?”蛛忍暗骂了一句(说实话,他在四忍中是最强的):“阁下一开始就在隐藏实力,对不对?我们在你眼中真的这么不堪一击吗?”忍者应该忘却喜怒哀乐的,但蛛忍开始有点失控了,其他三忍也有了一丝的怒意。

    “我没有……”赤淡淡道:“轻视你们。”

    “那表示你在——可怜我们吗?”蛛忍大呵一声,手腕处忽然射出一股绳粗的蛛丝,赤伸手抓住:“思想太偏执了!”

    同时,蝎忍、蟹忍、蛙忍从三方夹击。

    一闪身躲过一击;再一闪,又躲过一次夹击;三忍同时出手,赤又是一闪而过。

    “不要老是躲躲藏藏的啊!”蟹忍冲赤扑了上去。(到底哪一边是忍者啊?)

    赤冷道:“还没发现吗?”一拉手,蟹忍绊了个狗吃屎。蝎忍、蛙忍也一同跌倒,蛛忍也不自觉地往前,同三忍撞在了一起。

    “这是……”四忍惊讶地看着自己脚上的东西——赤在躲闪的同时将蛛丝盘在了他们脚上。

    赤再左右一绕,四忍便被绑在一起了。

    “捆绑作战——结束!”

    赤舒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怕伤了他们的自尊,我真想说一句——这场架还真他妈的无聊啊!

    再舒一口气,好,就当是说过了。

    “各位,再见了哦!”

    ——

    ——

    ——

    ——

    ——

    今天我竟然对起点网叶有了一种恐惧感,哎

    明天再来改下《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