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九十七、两地激战 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蛛忍冷哼一声:“哪有那么容易啊!你现在走不了了!”

    赤一愣,看着手心的蛛丝束:粘性好大啊!

    “怎样?这次你也没有办法了吧!”蝎忍得意道,绑在他身边的蛙忍担心道:“等一下,现在我们四个动不了了,煞光走不了了,那么我们现在岂不是——危险得要死?”

    话落,四忍狂汗。

    “真是丢脸啊!”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

    四忍听得心头一紧:来了。二十上忍中杀人最多的一组——异体二忍。

    赤一拍额头:“约好了的吗,来得这么准时?无聊的战斗还有加时赛啊!”

    一道黑影,也是一身夜行衣打扮,但没有蒙面,而且脸色白得过分,也没长眉毛、头发,活像一个面人。面人道:“身为暗影大人手下二十上忍的你们,以四敌一还会落败,落得我都引以为耻呢!不过你们倒是为我创造了一个机会哦!”话落,面人的身体急剧膨胀起来,急得四忍大叫:“等一下,你干什么啊?”

    赤好奇地问了一句:“打扰一下,他是什么忍啊?没听过哪种动物会发胀的。”

    四忍狂吐:“现在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些,快想办法逃命啊!”

    这时面人身体又再次缩小,但右手却第二次膨大。

    “把全身的脂肪都集中在右手吗?你到底是什么种族啊?”赤好奇而认真地问。

    四忍欲哭无泪:“你一点都没听我们的话啊!”

    “在下海忍,无父无母,无亲无友,只是复制试验中的一个半成品。”海忍冷道:“阁下的问题我已经回答,那么——请速速去死吧!”已经大得像一堵墙的右掌随话奋力盖。

    “哇啊——”蛛忍:“你没看见我们被困住了吗?”蝎忍:“会死人的啊!”蟹忍:“等一下啊!”蛙忍:“呱——,我不想死得这么不值啊!”

    “哪有这么严重啊!”赤淡淡一笑。

    轰!巨掌盖下,震起满天的灰尘。

    海忍冷道:“搞定了。”

    蛛忍从地上爬起来骂道:“死阿海!你真想把我们也一块拍死吗?”

    海忍冷冷地看了一眼道:“你们四个在最后关头逃出来了吗?”

    “这个……”蛙忍有些不确信地说:“煞光弄断了蛛丝,把我们震出来了。”

    是煞光战士救了我们吗?

    “对了,煞光呢?”蟹忍问。

    蝎忍道:“这个……没看见他跳出来,应该还在里面。”

    那不是挂定了?海忍的巨掌连钢甲战车都可以拍碎。

    尘埃散尽——只见赤悠然地站在那里,手中的怪异兵器高横着——他,贯穿了海忍的手掌。

    海忍忽然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整个右臂化为了一滩黄水。

    众人吃惊道:“他,他是怎么做到的?”据说海忍的身体已经强化到近乎钢铁了啊!

    赤冷道:“就像这样站着不动就行了!”放下右手:“时间拖得有点久了,我就干脆点吧!”

    好冰冷的语气,赤要真的用上真本事了。

    “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蛙忍暗暗道。

    一扯帆布,斩龙现出真身,锋芒毕露。恰好这时天上打了个霹雳,更令五忍一阵心惊:“这是——斩龙!斩龙剑!”

    冷眼伴着剑芒,顿时寒光大盛,赤甩手一剑横扫,气势贯彻全场,一道红线滑过五忍胸口,转眼就成了五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轰,五忍一同倒下。

    “怎么?”蛛忍一手按住伤口:“你的剑明明没有砍到身在几米外的我们啊!”话落,咯出大口鲜血。

    “是剑气。”海忍也不好过,五名上忍中伤得最重的就是他了。话落,也咯出一口血来。

    赤不理他们,独自包好斩龙,重新负剑于背:“各位还要打吗?”

    沉默。四忍只剩下沉默。海忍偷偷阴笑:少得意,异体二忍中的另一忍——山忍,已经进入最佳偷袭地点了。

    赤一笑:“不说话?那么是说你们不打了哦!那我就得走了,浪费的时间不少啊!”

    呼,赤快移了一步,同时一根尖刺破土而出。好险,要是赤慢一步,脚底岂不是要被穿个大洞。

    “还来啊!”赤无语。噫?他的性格什么时候又转换回来了?

    尖刺不断刺出,赤却简单一移便轻松化解,“真慢。”赤掏出一枚金币射向地面,金币射入地下,就听了一声惨叫,没了动静。

    不是吧!这么简单。

    “好了,万事大吉。”赤转身离去。

    “停,阁下留步。”海忍呵了一声。

    烦不烦啊!本事又差还硬撑什么?

    赤转身:“干什么?”

    “请阁下杀了我们。”

    赤眼皮一跳:“又是那个什么破规矩啊?”

    五忍吃力地站起:“忍者一旦失手就代表了死,我们希望可以死在阁下这样的高手手中。”

    “我拒绝。”几乎没有考虑。

    “觉得——我们不配吗?”

    赤吃了一粒豆丁糖:“其实你们还只是一些年青的妖众吧!虽然妖众年龄很难从外貌上判断,不过根据你们的行为举止,你们的平均年龄应该——还没成年吧!”

    “是,是又怎么样?”

    “那么就好好地活下去吧!因为活着,才可以感受世间的美好,这是一位妖族老前辈说的。”

    “哼,哼,可笑,笑死人了。”五忍一同狂笑起来:“你这混蛋懂什么?年龄又能说明什么?我们老早就已经杀过人。20?30?杀了多少我们都记不清了。我们早就不把自己当人了,死算什么?我们根本不在乎!”

    赤微微闭了眼:“你说‘我懂什么?’。大家都这样想,不是很可悲吗?”一睁眼,一腔怒火把双眼冲得通红。

    “你干什么?”蛙忍一惊。

    轰,只见一道光影,一记右勾拳已将蛙忍门牙打飞。

    “你……”蛛忍第二字还没出口,赤铜树般的手臂已砸在他脸上。

    同时也不等其它三忍反应过来,赤伸手把蝎忍、蟹忍的头猛撞在一起,两忍当时就昏死过去。

    “你想干什么?”海忍大呵了一句,当然也不能幸免。赤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奋力往地面按去,海忍的白脸立即成了红脸。

    余威不止,赤打出最后的怒气,一举打在仍站着的蛙忍头上,蛙忍在空中连翻两圈倒地,已经不省人事了。

    “全部给我听好。”赤咬牙沉呵道:“当初我求死的决心远胜过你们,但我仍然选择活下去。因为我知道死不过是把自身痛苦转嫁给关心自己的人。死的确不算什么,但你们要是敢再说‘不在乎’之类的话——老子就把你们——撕了。”

    蛛忍是当时唯一的清醒者,但也如昏死了一般——一言不发。

    赤舒了一口气:“算了,你们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是不会明白的。当然,杀人是注定要受到惩罚的:我的剑气已经震伤了你们的心脉,你们注定要一生被疾病所累,但我仍希望你们——平凡而快乐地活下去。呵呵,我这么说很像是猫哭耗子吧!”

    活落,赤转身离去。“对了,你们还有力气的话就把地下的那位仁兄挖出来吧!他大概快要憋死了。”

    一闪身,赤已经不见。

    迷梦岛第一场战争——结束了。

    ……

    坤带领c组一着陆,便立即与b组取得联系:“卡罗斯,我是坤。”

    “指挥官,有什么指令。”

    “计划有变,我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去了你那一边,你马上组织人手保护,要快。”

    “明白,我的人已经在挖濠沟了。要准备逃离路线吗?”

    坤一叹气:“没用的,敌人铁了心要全歼我们,没有浮石舰是逃不掉的,而且我们现有的运输工具也都不适合做远程飞行。”

    “明白了,一切听总指挥安排。”

    “好,我要你战斗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得令。”

    坤关掉通讯器:“c组——听令。”

    “听令!”

    “敌人要玩我们就陪他玩。我们现在杀过去,大家听清楚了,一会一律不留活口,绝不可有一点迟疑,明白了吗?”坤双眼冷寒。

    “明白!”响亮的回答。

    “出发!”坤带头走向白色建筑的北门。

    “总指挥,请等我一下。”参谋冲到坤身边。

    坤一皱眉,道:“你不是文职吗?怎么上这当炮灰来了?”参谋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啊!黑衣的规定是参谋一定要跟在指挥官身边,小哥你要冲锋,我来送死不行吗?”

    “爱干嘛干嘛吧!事不宜迟!”坤化作一道疾风第一个冲进了墓地。

    墓地内,天花板、墙壁、地板都是统一的青花石制成,真有点叫人分不清上下左右,让人觉得分外诡异。

    坤带人顺着一条正正方方的狭小通道走了几分钟,来到了第一个石厅。只听咣当一声巨响,一扇重的铁闸门封锁了入口。坤试了试通讯器,已经和外界联系不上了。

    “欢迎来到‘**王的世界’。”不知从哪传来了一个磁性的男子声音。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c组队员道。

    坤却暗自心惊:这是…………杯伯拿的声音。

    “首先我来说明一下:这里以前的确是妖军的基地,但现在已经被我改造为游戏迷宫,闲话少说,这个迷宫一共有三层,你们为一方,我们为一方,你们的胜利条件是把身处第三层的我杀死。整个迷宫有十九个广场和无数迂回的小道。双方人员在任一地点相遇厮杀即开始。时间不限,另外还有不少符人和陷井来增添娱乐性。明白了吗?”

    “一清二楚!”坤冷道:“不过我杀光你们之后谁来领我出去呢?”

    “那个——你能杀得了我再说吧!”

    坤一笑:“另外一问,游戏指南在哪里?”

    参谋与众人一同倒地:哪可能有游戏指南啊?

    “有趣!好吧,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四处走动的,我会一直在三层正中等你。如果你能来到我面前,我就告诉你一些惊人的事情。”

    “那就一切ok了。”

    “那么,游戏开始。”

    一阵震动之声,九扇石门打开。

    “请选择一个通道,每扇石最多允许二十人进入。请选择。”

    一名队员喊道:“混蛋,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我们连张地图都没有,还要被你们分开,然后各个击破对不对。”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我方只有——四个人啊!”

    什么?

    “请快点选择。”吱吱一响,天花板不疾不徐地压了下来。

    “好吧!”坤大喊了一句:“希望你们平时训练没有偷懒。记得各个路口留下记号,一切碰头后再说。”话落,坤冲进了一个石门,其他队员也胡乱选了一扇,不多久,就听一声轰隆巨响,天花板落到了地面,也封锁了九扇门的退路。

    坤这一扇门凑足了二十人,其中参谋又走这一条道(别问我为什么只走了二十个人,因为二十人一满石门立刻关闭)。

    “ok,我们走。”坤拔出戏水剑,一人走在了前面,参谋跟了上去:“这怎么看都是个阴谋嘛。”“那让我们到达三楼后揭穿它。”

    走了不久,坤一行人就遇到了一个分叉口。

    “哪边?”参谋问,一些队员拿出指南针,却发现指南针失灵了。

    坤思付了一阵,双手紧握戏水,一呵:“出。”一道剑气随剑身疾射而出,射进了右边的通道。

    过一会,坤道:“走左边。”

    参谋一愣:“为什么啊!”“右边是死路。”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到剑气的回声了。”

    靠,这样都行。

    往右走了不到五分钟。便来到一扇雕狮门前,一旁写着:同巨狮握手的人,将得到永生,同巨狮拥抱的人,将必死无疑。

    搞什么啊!杀人游戏还猜哑语?

    “似乎是让我们选择。”

    “不过好象:握手、拥抱都会死嘛。”

    大家小声的议论。

    “不管了,先握手。”坤伸手去摸石狮的前爪。唆,一根钢针从狮口中射出,坤随手接住:

    “雕虫小计。”

    “那么答案是同石狮拥抱罗。”一黑衣上前,参谋一把把他拉回来:“等等,我知道答案。”坤一愣:“你知道答案了。”

    参谋道:“狮子在妖域代表了两种意思——力量与威严。与狮子握手和拥抱都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行为。所以两种选择都是死路一条。”

    坤一听,不由重新打量这扇雕刻有半身狮子像的石门。

    一黑衣道:“难不成要我们向它下跪膜拜。”另一黑衣道:“哈哈,该不会是要做羊肉松子糕,给他吃吧!”大伙都乐了。

    参谋扶扶眼镜:“按照妖界的礼仪,把手放理狮子口中是臣服于它的象征。我想答案应该是这个。”坤一愣。

    一黑衣急了:“不行啊!狮子口中有射钢针的机关。你把手放进去实在太危险了。”

    “放心,我不做没把握的事。”一笑,参谋把手放进了狮子口中。

    随着吱吱呀呀的响声,这扇石门被缓缓掉起。

    “搞定。我们快走吧!”黑衣战士们道。

    “好,我走前面开路。”坤道,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

    ……

    另一通道内,有二十名黑衣正在合力完成一组“依氏图形密码。”当最后一块几百斤重的石板被推到指定位置时,一扇厚重的石门缓缓打启。

    “靠,这么简单的题也想难倒我们。”黑衣甲道。黑衣乙道:“大家动作快点,早一点汇合就早一点安全。”“没错”、“没错。”

    当石门完全打开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咿?这么快就有一组走完通道进入猎杀区域了。我叫了几个妖兵试了一下,最少也要半小时左右……。”

    “谁在那里?”二十队员快速射进墙角,二十把加强的合金机枪一同瞄向黑暗处。

    “难不成神族的人智力当真比较高,真是令我郁闷啊!”声音尖细得个女人。

    坤总指挥的话为二十名队员下了决心:“开火。”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一梭梭的子弹射向黑暗处。

    “哇啊,人家好怕啊!——才怪。”轰……,一排的火烛自行点着。站在那的是一个身高2米5的大胖子,和一个身高不足一米的小瘦子。

    “基地卫兵——胖瘦兄弟,欢迎各位第一批来到第一层的红色区域。”

    一黑衣惊叫:“他们是怎么避开子弹的。”

    “少说笑了。避?我们用得着吗?”瘦兄冷笑。

    “射击,射击。”黑衣们失态了。

    瘦兄闪到胖弟身后,子弹打在胖弟身上却被一一弹开。头带头盔的胖弟脸上始终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也没听他说过一句话。

    瘦兄露脸一笑,笑得好残忍:

    “那么——屠杀开始。”

    ……

    脚一踩上“活板”。无数的利箭立即从头顶的中孔射来。

    坤纵身而起,举戏水剑一阵扫,斩、劈挡,瓦解了全数箭势。

    收势落地。衣襟微摆。无数的箭头落地击出一片叮当妙响。

    “厉,厉害。”在场的所有人再次被坤的实力所折服。

    “讨厌的小把戏。”坤很自然的道:“我们走了多久了。”

    “十六分钟了。遇上了一个分岔口,一道问题门,还有十一个陷阱,十一个陷阱全是由您一个人解决的。”(回答这么我干嘛)

    “十六分钟这么久了?”坤思付道:“从基地的规模来看,徒步对穿应该要二十分钟左右。(超大建筑啊!)虽然这条通道非常迂折而且一路上都在浪费时间,但应该快到核心地区了才对。”

    “总指挥说的没错,大家加把劲吧!”

    “好。”士气一高,大家都不由小跑起来,一转弯,不由傻眼了:一扇石门,上面雕有一只蚊子的身像。

    “不是吧!又玩选择题。

    坤无奈:听说一些俱乐部经常搞这些东西,但收费很高,没想到自己还可以玩免费的——迷宫游戏。

    蚊子脚下刻了一行字:什么动物早上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二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答对将通过,答错则死在黄沙之下,请选择。“太老套了吧!”

    坤瞟了一看上边的几排细钢管:看来答错真的得被黄沙活埋啊!

    蚊子的翅膀两边各有一个石制的按钮,一边写着“人”,一边写着“面包”。

    “把我们当白痴了啊!”一黑衣大骂:“我两岁半就会了。谁会去选面包啊!”

    另一人也道:“这道题太简单了,傻子都知道是‘人’”。

    坤却皱眉:“未免太简单了。”

    “错不了的,这道题我从书上看见过不下十次了,答案是‘人’。”一性急的黑衣几欲伸手去按下‘人’字按钮。

    “万万按不得。”参谋一把打开那人的手:“这是一个谎言陷阱”。

    “参谋,你在说什么啊!”一黑衣问。

    “如果真的选‘人’的话那不是太简单了吗?我也是刚刚想明白的:蚊子在妖界代表了谎言和欺骗。所以题面上说:”答对的人将通过,答错的人将死于黄沙之下应该颠倒一下……。”

    “什么?”众黑人一惊:“那企不是答错的人才可以通过吗?”

    “没错,所以答案是——面包。”

    坤问道:“有把握吗?”

    “相信我。”参谋按下“面包”石板。

    众黑人心立即提到嗓子眼:千万要答对啊!

    吱……丫……

    没有掉黄沙,门打开了。

    大伙松了口气。一黑衣侃道:“记得,早上用四条腿走路的是面包啊!“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石门完全打开了,坤看了眼皮一跳;里面的光景可不再是上下左右都是一片青的通道,那是一个满眼都是红色的巨大迷宫,墙上的路标上写着“红色区域”四个字。

    “终于来到主题地区了。”队员们渗出一丝汗。

    “不知道走其它通道的黑衣先到了没有。”大开始小声议论:“按照开头那个人说的,这里应该有一、两人游走的敌人才对。”

    坤:而这里某处的楼梯可以通往第二层,然后是第三层,然后一切的阴谋都将大白于天下。

    参谋问:“总指挥,现在我们是分头找还是一起行动啊!”

    “呼救,呼救,啊……。”凄惨的声音从迷宫深处传来。

    “遭。”坤一惊,飞速冲过去,身型活像一只矫健的猎豹。参谋一边跟上一边大喊:“小心陷阱啊!”话才刚落。坤面部的处的一小孔内就喷出一团火来。

    坤翻身而过:“你们快退回通道,一切等我回来。”

    “你们快回去。”参谋传着话,自己一沉身。头发贴着火柱横了过去——没想到他身手这么好。

    求救声断断续续,坤寻路狂冲,在迷宫里东转西折,后面的参谋跟都快跟晕头了。而一路上也不时跳出一两个金属符人拦路,坤都干脆的一剑解决了。有一回坤踩到机关,前边的墙缝弹出了十六把轮回飞刀,每一把都有车**小,也被坤冷静的应付过去了。可该死的是呼救声也越来越弱了。

    “不行,这样走太慢了。”坤忽然在一面墙跟前停下来。

    “慢?”参谋扶墙大口喘着粗气:“我以前还是1400米中跑冠军呢!你们这些新奇袭部成员的体力未免太好了吧!”

    坤不理他,将戏水放回剑鞘,屈膝弓身,右是踏前一步,左脚扎地扎稳,右手微握“皇”的剑柄,左手扶住剑鞘。剑气滋生,青发,衣襟下摆都在洒脱的摇摆,地面也激起了放荡下拘的风尘。

    “我,来开个捷径。”

    这下指挥参谋可急了:“行不通的总指挥,这些全是精金岩啊!最耐砍的岩头,会震伤你的。”

    “哇啊——呀啊!”坤闪速边续拨剑,精金岩做的墙面上炸起串串火花,——

    收式,利剑回鞘。尖鸣之声仍不绝于耳。

    坤双目一寒:“谁管这些?”

    哗、哗……嚯……,墙体瓦解成岩块,散落地面。

    “真、真的砍开了。”指挥参谋嘴张得吓人的大:“总指挥,这是什么绝技啊!”

    “绝技?我不过是一阵乱砍而已”坤走进了刚才开的那个洞。“可惜迷宫的第一、二层之间楼板实在太厚了,不然我们已经到第三层了。”说着,坤凝神聚听:应该是很近了,只要再呼救一声,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好……怎么没声了……。等等,这是——,好浓的血腥的味。是这边。

    飞速冲去,一转角,看到……

    坤愕然:满地鲜血与肢离破碎的尸体,活像一个屠宰场。这是一个中等的场地,但已经完全成了冤灵的世界。

    对面出口处立了一胖一瘦两个妖众,瘦子道:“唉,我们的铒这次怎么才钓到一条鱼啊!”

    坤冷道:“你们是什么人?”

    “王室的仆人,基地的卫兵。同时也是这场迷宫杀人游戏的四主角之二——胖瘦兄弟。”

    “这么说里的人都是你们杀的罗。”坤冷道。

    “这里的人?别逗了,他们*道具而已。”

    “混蛋。”神经呵,一股肃杀之气油然而起。

    “总、总指挥……。”一个躺在地上的士兵呻吟道。——他的肚子被划开了,肠子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坤连忙蹲下,紧握住他的右手,让他感到些许安慰。

    瘦兄冷笑道:“他应该感谢我,我特意让他活到现在。不过没想到他叫唤了那么久,就钓到你这么一条小鱼。”

    士兵露出惭愧之色:“抱歉,我、我当时……。”

    坤一点头:“我理解,我以总指挥身份宣布,你的行径——属本能反应。”

    “不”士兵呼吸忽然急促起来:“请求你,处决我——这样,我才,算得上一名——黑衣。”沉默3秒钟。

    “依你所言。”一闪,最锋利的“死翼”已经送他远去。“安息吧!你是一名合格的黑衣。”坤拿出白布为他盖上。

    瘦兄一愣:“似乎是条大鱼呢!”

    不必站起身,坤蹲体已经开始发力,转眼就至了瘦兄跟前“去死吧!”死翼一闪,倒斩。瘦兄灵活的闪开:“果然是高手。”死翼招式一老,坤拨出“皇”横扫,瘦兄远远的跳开了。

    坤追杀过去,瘦兄冷笑:“在这打你可找错了地方”。伸手往一块墙砖上一拍,坤头上立即有乱枪射来,坤连忙后跳闪开。再看,胖瘦兄弟已经进了另一条通道了,瘦兄留了一句:“想杀我,那过来吧!”

    “别跑!”坤挺剑追了过去。

    “喂,等我一下。”刚到的参谋见坤又要跑,连忙追了过去。

    再说坤追了过去,但在繁杂的迷宫七转八折就跟丢了,不得不停下。

    “溜得好快呀!”坤皱眉、收剑。一眨眼的功夫,人影就没了,这个游戏还怎么玩啊!

    三层,杯伯拿正襟危生石桌上的水晶球显示着坤的一举一动。一笑:“持剑小子,你已经进入了极不利的死地了。”

    ——

    ——

    ——

    ——

    ——

    应该没问题了,明天再来检查下《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