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九十九、两地激战 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这也就解释了你们要把我从空旷的场地引到狭窄的走道里来战斗的原因。”

    瘦兄胖弟当下一惊,但随即放心起来。

    “精彩,精彩,不过这只是知道了原理,想破解这个招式,还早得很呢!”瘦兄道。

    坤用剑尖轻轻地在地面滑出一道火花:“对‘法术’我自然不敢这么说,但如果是对‘武技’,哼,只要知道了技巧,就没有我破不了的。”

    瘦兄苦练得来的绝技如此被坤轻视,不由怒火中烧:“破得了?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但愿你不会再一次失算才好。”

    坤一笑,脱下了破烂不堪的战甲,冷笑道:“若是那样,你直接拿走我心脏好了。”

    “有种,上眼吧!”一呵之下,胖弟已向坤全力冲去,庞大的身体跑动时引起了地面的震动。

    坤低头轻道一句:“帮我。”话落间剑气呼啸,抬头迎着胖子的势头冲了过去。

    瘦兄一惊:“你疯了,和胖弟480斤的体重相撞你必死无疑。”

    坤一笑,眼见要撞上了,忽然身子一沉,一招“绊脚绳”直扫胖兄下盘。

    “迎敌的方法除了攻、挡、避以外,还有————巧劲啊!”

    “什么?”坤没有进入躲闪状态,瘦兄已不知从何下手,竟习惯性的选择从后背进攻。

    当胖弟的巨型身体轰然跌倒的一瞬间,坤也拨出戏水同瘦兄交上手。

    戏水剑身型飘忽不定,任瘦兄的身法有多诡异地躲不开,一移手,剑尖在瘦兄肩头连点出三朵血花。

    “可恶,十字叉叉斩。”

    十字锋芒斩下,直扑坤颈项动脉。

    坤略一咬牙,闪手拨出“九泉”格档。双目一寒,冷冷道:“你的每一招,我都会一一讨回来的。”

    “大坏。”瘦兄汗涌。

    “闪——死,斩、斩、斩、斩、斩、斩。”

    九泉鬼灵般的连斩不止,戏水似游龙一般瓦解瘦兄的防域。量瘦兄使浑身解数,也只能在片刻间成了一个血人。

    “最后一击——十字叉叉斩,还给你。”

    斩下去了,却没有声音。

    胖兄在这时已爬了起来,举臂挡下了坤的最后一击。

    “可恶,如果再多0.01秒的话。”坤一皱眉。

    胖兄一甩手,逼开坤。

    这时双方情况都不佳,瘦兄连中了二十几剑,虽然没有致命伤,但实力也大打折扣,而坤的代价也是不菲的,他用脚绊倒胖弟的时候——脚骨已经碎了。

    “这家伙的身体也太重了。”坤吃力的摆出起手式:——不知能不能应付下一波攻击。

    “气、气死我。”瘦兄一把擦掉脸上的血:“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胖弟拿出止血剂,低声道:“——我——去——杀——了——他。”(他就不会一口气说完吗?)转身就向坤走去。

    坤一咬牙:来吧!

    嗒、嗒、嗒、呯、碰。不知从何扔出了两颗催泪弹。一个人影冲过坤身边。:“总指挥,这边。”是指挥参谋的声音。

    瘦兄瞅见坤的身影离开,大吼了一句:“别跑,混蛋。”但这回轮到坤他们利用迷宫地型了,几转几折,就把胖瘦兄弟甩掉了。又拉着坤跑过了几个场地,拐进了一个“l”型死角。

    指挥参谋往外瞄了一眼:“他们没有追来,……呼……吓死了。”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看来做参谋是美差,做坤的指挥参谋就不一定了。)

    坤挽起裤腿:左小腿的部份已经完全肿了。“呼,比想像中的还要严重啊!”

    参谋连忙拿出止痛药和消肿药:“总指挥,我们现在还是叫部下赶过来的好。”

    坤冷冷道:“没用,来多少都是一个死字。”

    “难不成要我俩坐以待毙。”

    “要活下去得靠自己才行啊!”坤起身:“我们不会坐以待毙的。我去搜索一下。”

    “身为总指挥,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啊!”

    “其实大家是一样的。”坤漫不经心的向外走去。

    参谋步步紧跟在他身后,眼中忽然闪现出凶横的光芒:可恶,本想借他的命令把所有黑衣战士引出通道然后一举歼灭的……。算了,杀死他也是大功一件呢!在这时忽然从后背出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他。

    参谋慢慢摸出刀了,他的瞳子竞化为——血红。

    坤仍是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对了,参谋,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参谋顿了一下:“什么事。”

    坤头也不回一下道:“我们的二十一艘浮石舰的主控电脑怎么会清一色出了问题呢?

    “……。应该是有内奸吧!”参谋明显顿了一下。

    “内奸?二十一艘浮石舰的工作人员是分开的,他怎么能连续破坏二十一台都有严密保护,且彼此分开的电脑呢?难道每艘船上都有一个内奸?”

    “……”

    “二十一个内奸?呵呵,那被暴露的可能性太大了。不过换一下说法就好理解了,比如说负责电脑检测的你,检查电脑的时候动动手脚,那是易如反掌的。”

    “你……你……”参谋一时僵在了那里,尖刀也显得那么显眼。

    坤仰头淡笑道:“是这样吧!指挥参谋,或者叫你————妖域的高级间谍。”

    参谋手中的尖刀快速抹向坤的脖子,坤侧身回手打落他的尖刀。冷呵:“你完了。”单掌轰出,正中参谋的胸口,将他击飞。参谋撞墙后倒地,但又立即爬起。

    坤看了他双眼后一愣:“原来是个下等红眼,受我一掌还能站起,看来一路上你都隐藏了大部分实力。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参谋擦去嘴角鲜血道:“稍稍自我介绍:我是妖后座下负责情报工作的情报组组长——刘。现阶段是个下品红眼,混进黑衣已经八年了。八年的间谍生涯就是为了今天助**王重振妖界。今日杀了你真是大功一件啊!另外本人的身高是1米76,体重是94。性趣爱好是……。”

    “当。”坤敲剑打断了他的话:“你的‘稍稍’也稍的太远了吧!”

    “不好意思。”参谋……不,是刘,扶了扶眼镜道:“不过我已经八年没有以一个妖的身份来介绍自己了,难免有点激动罢了。”

    往腰间一拍,一把柔剑剑头从皮带上弹了出来,抽出正是七尺柔剑。

    “想和我打吗?”坤无奈的摇摇头。

    “我只是——想取下你的头而已。”出手了,顺向一刺,竞刺出了令人眼花的无数剑锋。坤轻点轻带的挥出在招,怪事陡生,分明杀气逼人的刘的剑锋,忽然章法全乱,中堂破绽大开。这一惊,连忙抽身后退。

    坤轻道:“你的剑法是靠剑身的柔软和你手臂的抖动产生无数的剑锋,可惜虚有其表,华而不实。”

    “什……什么?这可是我潜心研究多年才悟出的剑技啊!”

    坤一笑:“别的兵器我不敢说,但说到用剑,那你这个大内奸可连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如。”话落,坤闪手拔出剑身同样柔软的戏水:“让你见识一下我是如何使用柔剑的。”

    不需要前奏,坤直接一剑刺去,刘惊惊的举剑来挡,忽然坤一抖手,劲力从肩头到胳膊,到手肋,到手腕,到剑身,到剑尖,整个一气呵成,似乎都活起来了一般。

    戏水同样是幻化成无数分身,同样是杂乱无章,却拙中见巧——剑剑都有说不出的刁钻;而且剑身飘忽,却有一种中坚的力道。

    刘只觉得一头猛兽向自己扑来,手中的剑似乎是想使也使不动了一样。

    等他反应过来,前身的衣物已经化为片片碎布飞散。刘的胸口也已血肉模糊,许多伤口都深可见骨。强?这是什么样的强。

    坤轻松的收剑:“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我在出剑时再往前走一步的话,你体腔内不会有一件器官会是好的。”

    刘咬牙后退了两步:妈的,怎么这么难对付啊!心念一转,道:“阁下对剑的造诣确实在我之上,不过我还有一问:检查电脑系统是由一组人员共同完成的,你为什么单单怀疑我。”

    “三点,1在浮石舰摇晃时你满地乱滚,可一落地你分明身手了得。”2你在解答那两道问题时显出对妖域文化的了解好的过分了。3你说过一句“……妖界……”。神域居民一般会说,妖域,只有少部份的妖众才会保留妖族领地的旧称——妖界。这样你明白了吧!

    刘一愣:“我自认为我才是迷题世界的高手,没想到你这个冷眼旁观的武夫才是一个了不起的侦探。”

    “剑客嘛!总是要分析各种敌人的。”

    “不过很可惜,我是你的敌人。”刘扔掉软剑(坤:喂,对剑客气一点啊!)从手镯拿出一把八尺钢刃刀:“还是得拿下你的头才行。”

    “吃的教训还不够吗?”

    “你有致命的弱点啊。”刘一阴笑,摆出冲刺的姿势。坤一愣:把全身的气势都聚中有钢刃刀上,是想同归于尽吗?

    刘继续道:“虽然你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但我看到你亲吻象征博爱的十字架时,我就知道:你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厌恶杀人的,你并不喜欢杀戳的生活。所以,你出杀着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丝犹豫。”

    坤低下头,青发遮住了他双眼。

    “呵、呵、呵,被我说中了吧!”刘笑得像个榨干了别人最后一滴血的奸商:“真讽刺呢!传言中神族最强的新奇袭部竟有你这种会手软的傻瓜。那么,我宣布你已经死了……。”

    话落,刘带起一道疾风向坤冲去:“因为,这是敌人有一丝犹豫就会没命的异技——恶狐拷问。”

    交锋了——电光火闪。唆、唆——。结束了。

    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恶斗已经完成了,由开始到结束的一切过程。

    刘一阴笑:“我赢了,我快一步斩断了你的心脉。”

    坤背对着他,缓缓把爱剑放回剑鞘。这一次他动用的是“皇”看来他也不敢轻视刘的这一击呢!

    坤冷笑道:“如果没看清楚的话,最好不要乱说。”转身,哪有伤啊?

    “怎么可能?“刘发愣之时,一股乌黑的血柱从他颈动股喷出,为血红的迷宫双添上一色血色。

    “不,你,你不可能这么,这么……。”

    坤面若冰霜,冷冷道:“是你自己理解错误了。就算我再怎么厌恶杀戳也好,我手中的剑——也是不会有一丝犹豫的。”

    “这,这算什么解释。”吧,一声碎响,刘手中的钢刃刀崩为粉碎,同时,一股浓血从他心脏处喷出,而另一股浓血是从他的另一侧颈动脉喷出,接着右腋下也喷出一股,小腹也喷出一股,不过片刻,他喷出的鲜血便染红了四周的一切——地板、墙壁、天花板,很难让人相信他身体里还有一滴血。

    这时的刘面肌痿缩,双目深深的凹了进去,身子像一阵风也能吹倒似单薄,但仍死死的不肯倒下:“我,我不懂。你亲吻十字时。双眼,双眼明明充满了——温柔的慈悲啊!为什么,你,可以——破这一招。”

    “你说的那个时候,——我一定没有握着剑吧!”坤从衣衫中掏出十字项链:轻轻的一吻:“剑客的剑代表下了慈悲——如果我有慈悲——那得让我击败你,你才能看到。

    “这是什么——歪理啊!”

    扑,刘倒地。也许,应该说是刘的尸体倒下。

    地面轻轻的震动起来,一个尖细的声音传入:“丢脸呢!丢脸呢!虽然只是个下品红眼,但一点伤都没让敌人留下,实在是丢尽了妖族的脸啊!”

    坤无奈:杀了一个又来两个,想累垮我啊!

    瘦兄道:“小兄弟,又见面了哦!你一定记得我吧!我被你杀了二十几剑呢!”

    “废话,我们十分钟前还见过面呢!”

    “不过,十分钟以后我们就不会见而了,因为你会死啊!”胖弟、瘦兄一步一步向坤逼近。

    坤拨出死翼:“请先把尸体移一下好吧!不要对死者不敬。”

    瘦兄听了一愣,忽然狂笑起来:“对死者不敬,你想笑死我吗?是你杀了他啊!你还说这是什么尸体。”瘦兄狠狠的踩着刘的头部,直到骨折的声响。“垃圾、垃圾、没用的垃圾,连你都对付不了,那他活着也只会丢人,死了也只会碍老子的眼。”

    坤一咬牙:“难道你不觉得那是你的同伴吗?”

    “同伴?你没说错吧!老子最恨的就是弱者,他现在只是一件碍眼的垃圾啊!镰刀挥动,刘的尸体被砍成一块块。肠子、内脏流得满地都是。

    兽行之下,胖瘦兄弟双眼慢慢化为红色——中品红眼吗?

    坤目睹了瘦兄的行为,不由胸膛一热,无名杀气四射而出。愤愤道:“可否一问:你们对‘杀’持什么态度?”

    瘦兄阴笑了一下:“我觉得痛快无比,我弟弟觉得毫无感觉。”

    “有过一丝的内疚吗?”

    “有啊!比如有一次我杀了一个大高子,后来一直很内疚,你说我当时如果是一刀一刀的慢慢杀死他,那该多好玩啊!”

    “那么——我问完了。”坤堆剑回鞘。

    胖瘦兄弟一愣:怎、怎么回事?这小子忽然收回了所有的杀气。不想打了吗?等等……。这……

    胖瘦兄弟惊讶的发现:坤的身体好像一个无底的黑洞一样,不但是他自身的杀气被吸得一干二净,连两兄弟的杀气也被持续不断的吸了进去,甚至是与神体格格不入的妖气也被吸了进去。

    一股莫名的恐惧自两兄弟心底升起。“混、混、混蛋。”瘦兄骂了一句:“我们才不会输给你呢!”轰,更强的杀气腾起,但他们却绝望的发现这只会让那恐惧越演越烈。

    坤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那种漠视,已经超载正常生命体的范畴。

    “本来不想用这招的,但现在也没办法了。虽然成功率只有50%。不过不用这招发泻一下,我会难受一年的。”

    “这,这招是。”

    “我的三大终究和奥义中,最近才领悟出的一招,威力为三大终究奥义之最”

    ……

    杯伯拿看着水晶球一愣:有意思。

    忽然水晶球显示的图像模糊起来。

    “怎么回不?他的力量竟强到影响了水日球的效力……。”

    ……

    浓尘散去,瘦兄潺弱的身体毫无疑的被一分为四,因叫人吃惊的是胖弟的身体也是一分为四,而四周的七发更让人吃惊……

    坤看看四周的死胡同在一招之后变成了一大片的旷地,失神道:“威力比想像中的还大。”(等等,他是第一次用啊?)

    坤揉揉肩膀:“不守以后还是少用为好,呼,骨头都快散架了。”

    嘀嘀、嘀、嘀耳机式的通讯器响了。

    “喂!我是坤。”坤接通通迅器。

    “总指挥,我们听到一声爆炸巨响,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坤一愣:耳朵挺尖的嘛!。回复道:“那是我做的。(耳机中传出一阵“哇啊”声)你们听好:我要你们立刻与其他人汇合。还有,第一层已经干净了,我要你们清除所有的机关陷阱。最后,我要你们打通一条出路,听清楚,不是要你们找到出口,是要你们动手去挖。”

    “这个……。”

    “不得有误。”

    “是。”这就是黑衣。

    “另外,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上第二层。”

    坤关掉通迅器。

    好了,迷宫游戏的第二层,我来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