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一百、两地激战 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

    赤赶到山坡的下坡口,四小星已经等他一会了。

    叶关切道:“叔叔,你没事吧!我们都担心死了。”

    赤一笑:“开玩笑,我以前可是奇袭部的人啊!”

    “那我们快走吧!”桔子小老大跳上木筏。

    “是该走了。”赤把叶、地瓜、白鸽一并抱了上去:“你们一路小心,我——就不跟你们一道了走。”

    “叔叔,你没说笑吧!”白鸽、桔子、地瓜一块张大嘴,叶沉默不语。

    赤拍拍三个小家伙的肩膀:“听着,他们的目标是我,如果我跟你们一起走,他们一定会紧追不舍的,我带着你们四个未必逃得出岛,但如果我留下来拖住他们就不一样了。你们会有充足的时间离开小岛。”

    “不行,要死一块死。”桔子小老大肯定的说道。

    “哦?——哇哈哈,你们还以为我是要去送死呢!”赤给三人各来一个大爆果。弹得他们头大。笑道:“放心吧!几个小毛贼是难不倒我的。”又是一阵大笑,大笑之后,赤正色对桔子道:“桔子,四个人中你最大的,叶现在还是负伤之身,所以这边就要靠你多出力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桔子严肃的点点头:“放心好了,叔叔。”

    “那么一切保重,来日方长,我们还会碰头的。”说完,赤道火·仙子将木筏推入滑道。

    “叔叔,你也不要让我失望啊!”桔子大喊。

    “放心好了,我还没有复活我的名字呢!”赤轻声道。穿透乌云的点点月光独自伴随着他的影子。赤举起手臂向四小星致意。

    走了,因为他们还是孩子。

    赤转过身,双目透出无穷的战意,这是自十精奇一战后最严重的一战,虽然他本该就此安然而然的一生的。但人生就是如此——十之**不如意的。

    赤冷冷道:“生死决斗场:只是单属于战士的场地。”一挥手,几枚金币打入树荫背后,发出几声“叮、当”脆响。

    九个身影闪出。

    “妖狐组九兄弟前来进见。”

    “九个?可惜想拿我的头可不是靠人多就行的。”赤恶言道,心中暗咐:奇怪,刚才明明感到只有一股妖气呀!

    “阁下的实力我们也是清楚,但身为妖忍,我们明知是死,也会执行主人的命令。”九妖一同道。动作,口气完全一致。

    赤双眼一红,道:“忠心的太过份了就是愚忠。”

    “愚忠也好。我们注定要与阁下斗个你死我活。”

    轰隆隆。天上打过一个大霹雳,映出了赤孤独的身影和九双鲜红的眼睛。

    哗啦啦,倾盆大雨落下,将迷梦岛化为水的世界。

    好大的一场雨啊!

    赤一扯帆布,哗啦,斩龙立显,锋芒逼人。赤:“我敬重你们的忠义,必不会使一丝手段,定会和你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我等也早听说你这位妖界公敌实力非凡,早想和你们打一场了,今天愿望实现,不如打个——舍生忘死。”九妖忍忽出奇招,各自割破手腕,用鲜血一同在空中画出一个巨大的血符。“狐族秘法——九合九限。”一阵强光闪过,九妖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身长狐毛的兽战士,手持刃刀,目光深红,在倾盆大雨中显得威风而又诡异。

    “赤,这就是妖界狐族中的最强形态——九尾妖狐形态。你觉悟吧!”

    九尾妖狐气势汹涌而来,地面雨水四溅,沙石翻滚,空间气氛也为之混浊。可见九尾妖狐的名号并非浪得虚名。赤摸剑抖出气势与之对应:“最强形态吗?那我也不客气了,哇啊——!”仰天狂吼震天动地,百兽为之一惊。

    “一直不得展现的十成力量,在身体被六角治愈之后的第一次——展现吧!”

    轰,滂沱气势倾泻而出,将地面雨水激起阵阵急浪,竟将九尾妖狐气势一分为二。

    “果然够强,来吧!”九尾狐妖气势输人却毫不退缩,抢先发力出击,速度之快竟将空中的雨滴震为水雾。

    “如你所愿,哇啊!”赤以同样的速度向九尾冲击。

    开始了,一场舍生忘死的战斗。

    当。兵刃相接,尖鸣不止,激起的劲力令四周的土地同时炸裂,反震力也令两人不由后退三步。两人一退即前,兵刃再次相交。

    轰,更强裂的震动令两人足下土地大面凹陷,赤也不由连退五步,而九尾却是被震退十余米。

    不等九尾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赤已似闪电一般来到九尾跟前,斩龙一闪,九尾险险的闪开,赤复用铁爪一抓,钳住九尾肩头。

    “暴力过肩摔。”

    轰,九尾的身体被重重的摔下,声势炸响,雨水四溅,地面裂口纵横,九尾小半身体也被摔入大地内。而赤的最后一击正蓄势待发。

    “大力手锤,呵”赤双手抱拳大力锤下。

    九尾一咬牙:“邪——显。”唆、唆、唆、唆,九尾狐忽长出九尾,九条尾巴交在一起挡下赤的手锤。

    “可恶。”赤变招轰出一脚,九尾妖狐也同是轰出一脚,两人互中对方身体,同时被震开。

    “浪费了一个机会。”赤轻轻擦去额头的雨水。雨下得太大了,叫赤几乎无法盯紧目标。

    “阁下真不是一般的强呢!”九尾妖狐挣扎着爬起:“我现在也是上品红眼级的人物,但也明显不如阁下呢!”

    “过奖了,……不过我现在,……一点也不强啊。”赤轻描淡写了一句。

    “不过,天不帮你啊!”九尾高举妖刀:“狐族奥义——雷刃显。”轰,一道落雷打在刃刀上,刃刀立即被电流缠绕。

    “赤,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狐族雷刃的恐怖吧!”一挥刀,一道雷电组成的半月斩向赤斩去,赤举剑,轰,炸出一朵电花,电流四窜,麻痹感汹涌而来。

    “知道厉害吧!四十二连斩——开路。”

    好恐怖,九尾妖狐疯狂的挥刀,连续不断的雷电半月斩向赤砍去。

    赤看准来路,双目一寒……

    轰、轰、轰、轰……

    半个山头都成了爆破场,连续的火光与四溅的雨水组成了豪华的阵容。

    “呼!”九尾松了口气,幸好今晚雷雨交加,有充足的雷电供自己使用,不然自己这一伙人还真要把命丢去了呢?

    “这就是雷刃的威力吗?”赤的声音从浓尘传去。

    “什么?”九尾紧张的举起刀。

    浓尘散,赤显现。——完好无损。

    “抱歉,你的四十二连斩比不上我的七重结界。”结界?他有结印的时间吗?

    “真,真厉害呢?那么这一招又如何。”一道更粗的落雷打在刃刀上。九尾妖狐双目充血,明显已经在逼向极限。

    “——大雷径走。”九尾猛的举刀向地面斩去,兹——嗖,强劲的电流沿地面奔走,直指赤的方向。

    “这一招也不行呢!”赤身型一闪,避过雷电,闪身来到九尾跟前,闪手一斩,九尾小心的挡下,赤折手又是一剑,九尾又是一挡。

    赤轻呵:“小心了。”

    光——?黑光?

    斩龙化为一道黑光,曲、异、折、斩,只是转眼之间。砍、劈、斩、扫都是瞬间完成。怎一个快字了得。

    叮鸣不断,火花飞溅。

    赤连呵:“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啊!”——剑光闪耀。

    嗖嗖,九尾胸口徒添三道几尺长的伤口,几股鲜血箭射出来。

    后倾——倒地。接着才是空中叮鸣传出,寒风凛冽。

    九尾咧嘴,抢先认输道:“我,我输了,……呼呼,但求死在阁下手上。”

    赤听闻一笑,闪手,斩龙重负于背:“可我从没想过要杀你啊!”

    “不,生死相搏,死在阁下手上我绝无半点怨言。”九妖爬起,单跪于地。言语中肯。

    “那你还是活着吧!因为活着总比早早死去来得好。”赤转身离去。

    九尾妖狐忽然一阴笑,露出诡异邪恶的表情:笨蛋,竟然背对着敌人,不一剑杀了我真是你的不幸呢。

    赤身型一紧:怎么回事?这是……?狐尾。

    九尾妖狐一笑,九条暴长到几丈长的狐尾忽然破土而出,已死死锁住赤的四肢百骇,发力将他举到高空。九尾冷笑:“真是个有勇无谋的大笨蛋,你不知道狐妖最厉害的就是尾巴吗?”赤一发力——可恶,挣扎不了,刚才妄用十成力量耗力不少呢!

    赤心里想着,嘴上却不紧不慢道:“喂,从背后偷袭好像不是君子所为吧!”

    “这是智慧,狐妖的智慧啊!”

    “不如叫‘无耻’的好。”赤脱口而出。

    这家伙,现在不是该尽量拖延时间寻找转机吗?干嘛去激怒对方。

    “闭嘴。”九尾妖狐用九条尾巴往下一拉,将赤重重的摔倒在地。“什么君子小人?老子才不管这些呢!老子只知道兵不厌诈,只要能赢什么手段都无所谓。”

    “这么说来,一开始你所说的忠义、常勇,都是骗人的幌子罗。”赤挣扎了一下,没用。心里不由感叹自己真是要阴沟里翻船了。不过也没道理的吧!这样就完蛋了?不,一定还有转机。

    “没错,老子即没想过真的为妖后去送命,也没想过要光明正大和你打,狐妖是没有仁义那些东西的,我们是一切都只为自己能生存下去动物啊!哇哈哈哈。”

    嗖,一把链子刀射向九尾妖狐的后脑。

    转机真的来了?

    当,九尾回刀架开:“谁?”

    暴风雨夜,传来厉呵之声:“九尾,身为妖界暗影部下,无忠无勇,你有什么资格作一个妖忍。”竟是蝎忍,一旁的还有蛛忍、蛙忍、蟹忍、海忍。

    九尾不屑道:“几个小虫小虾,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大胆,我‘异体二忍’地位在你之上,还不下跪请罪。”海忍白得吓人的脸露出一丝怒意。

    “几个残兵败将,你们以为一纸文字就管得了我吗?”

    “那你就没资格再作妖忍了。”五忍一涌而上:“我们要终结你的忍者生涯。”

    大出意料,九尾妖狐回手一刀就斩下蛛忍的半个脑袋,道:“重伤之后的你们哪是九尾形态的我的对手。”折手出刀,递刃提刀。……

    血花飞溅,赤只觉一时失神。

    五忍一个接一个的被杀死。

    一把尖刀破土而出。

    狐妖一闪而过:“山忍吗?”举刀使用雷击插入地内,轰的炸响,大量的血肉溅出,溅在狐妖脸上,让他变得活像一个杀人的疯子,回头:“煞光,到你了。”

    赤低头不语——就那么低头。

    九尾发力,九条狐尾将赤拉了过来,同时右手举刀作出横削的资式:“就这样杀死你吧!”——斩腰吗?

    赤被拉到九尾跟前,九尾妖狐一刀横扫向赤的腰际。

    鲜血飞溅,但赤却没死,九尾狐妖露出惊恐的表情——赤的左手死死的找住了刃刀的锋刃,叫它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九尾惊出一脸汗:“怎么可能?你的身体被我的狐尾锁住了,应该动不了才对。”

    赤抬起头,那种表情,叫作——震怒。沉声:“难道你心中的天平,真的无法称出战友的重量吗?”声音如山,力压九尾妖狐。

    “你,你少费话。”九尾心头惶恐,咬牙一抽刀,却抽不动。

    而赤理应被锁死的右手也慢慢移动,借着左手的血,在额头画出一朵火云。

    “这,这是……?”

    “这就是我的究极奥义——从后会有期进化来的————后会无期。——哇啊。”

    豪光四射,赤的右臂化为一团金光,无数光拳从光团中射出,没有章法,没有花哨,完全是一种野性的美。

    轰、轰、轰、轰、轰、轰、轰……

    持续的金光在九尾身上炸开,炸得近乎一种泛滥。

    “觉悟吧!”**来临,七只光拳同时轰出,巨大的闷响,九尾狐妖狂吐鲜血飞退,飞退中九条狐尾也被扯断。

    轰,九尾的身体撞在一块大岩石上,岩石也被撞得裂痕纵生,他的身体上无数被拳打的凹印还在,哪里还像个人的身体。

    赤轻轻擦去嘴角的鲜血:“狐族九兄弟,你们输了。”寒风急走而过,吹得赤衣襟,发缤傲摆。

    九尾动了一下,低下头——死了。

    “这,这才是煞光真、真正的实力吗?”

    赤吃了一惊,扭头一看:“蟹忍,你还没死吗?”

    蟹忍惨笑:“没有,但快了。”

    “抱歉,如果我懂医术的话也许还能救你一命。”

    “别说傻话啊!”蟹忍挣扎着坐起,道:“喂,你真的好强,呼、呼,比暗影大人还强,呼如果是公平决斗,呼,你赢定了。”雨实在太大,把蟹忍刚流出的血冲涮得不留痕迹,但伤口又不断的流出鲜血。

    赤道:“有什么遗言吗?我或许可以帮你转达。”

    “遗言?呼、呵、呵,妖忍死后是什么也不会留下的。如果阁下方便的话,就一把火烧了我们吧!我,我,我不想,留,留下什么?呵——哈——。”一笑,断气了。

    赤一点头,接左手心的伤口引血画了一道咒印:“虽然我对火咒也不算在行,而且雨下得很大,但——以我洁净神族之血为引导,热情的火种——吾借你之力。”

    呼——轰,赤的左手燃起烈火。

    “安息吧!各位。”

    一挥手,雨夜立即出现了几朵代表流逝的悲情之火。

    赤转身大步离去:

    妖忍,真是可悲的一群人啊!

    生前没有自我,死去也得不到解脱……

    ……

    自此,赤vs九尾妖狐,赤胜。《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