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一百零一、两地激战 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地点是o号妖域。

    死亡迷宫的第三层,杯伯拿**按下一个按键,第二层的大祭司的头像,立即出现。

    大祭司:“伟大的**王阁下,请求有什么吩咐。”

    杯伯拿:“有个神众通过了第一层,来到第二层,希望你小心应付。”

    “胖瘦兄弟太大意了,他们没有在敌人找到了通往二层的通道之前杀掉他们吗?”

    “不,敌人是在杀掉两兄弟后才找到通道的。”

    大祭司一惊:“有人打败了胖瘦兄弟。”

    “他的名字叫坤,如我刚才所说,希望你小心应付。”

    “我会的。”嘀,**王中断了联系。

    大祭司皱眉:可恶,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到了第二层……我的家族世代都为王室效力,现在**王大人与妖后大人正是妖界复兴的希望,身为大祭司的我决不容许一丝危险靠近**王,好,我直接去把守通往第三层的入口,这样敌人就别想绕过我……

    坤现在正处在第二层,第二层迷宫与第一层有明显不同,虽然四壁既地面,天花板都还是清一色的红色,但第一层墙壁的拐弯处是直角,第二层是一段弧形,不过这样叫人头晕的更快。

    “呼,不行了。”坤一手捂脸,头好大啊!已经第三次绕回楼梯口了。

    坤盘腿,坐下:再好好想想,我进入第二层后就见四周都是路口,我在第一路口作记号后进入,遇到一个三插口往左,遇到一个十字路口又是选择左口然后是一个分插口又是往左,几分钟后回,然后我走的路线是……,然后是……,最后是……,如果是这样……。”

    几分钟后,坤的头冒烟。

    “会想爆头的啊!这种事果然不适合我干。”坤强忍住口吐白沫的冲动,伤心道:“要在大脑中建立起迷宫框架,果然不是我能办到的。”

    纵身而起:“混蛋,不管啦。”

    ……

    一道旋转阶梯处,大祭司一身红底蓝边绣有正统图案的真丝祭司长袍,手持长1米9左右的祭司法杖,一头银白头发,一黑一白的两只眼睛让他显得分外威严。

    大祭司轻舒了一口气,心道:我太紧张了吧!敌人从第二层迷宫入口找到这,少说也要1小时吧!我现在就这么紧张一会对战时岂不是于心态上不利,呼,从没想过保卫**王的责任会这么直接的压在我身上,冷静,想信自己,我实力可不是胖瘦兄弟可以相提并论的……

    轰洞,迷宫的走道传来轻微的响动。

    大祭司露出一丝笑意:看来敌人踩上某处的陷阱了。

    不过片刻,又传来声响动,再过几分钟又传来一声,而且一次比一次大。

    这,这是怎么回事?第二层迷宫好像没有这么多会发出巨响的陷阱吧!大祭司一皱眉:不行,得去看看。

    ……

    另一边,坤第四次用剑气相击发出巨大声响:好白痴的办法!但愿真的可以钓到大鱼。

    ……

    凭借对迷宫的熟悉,大祭司十五分钟已来到发出巨响地点的附近:要小心一点,先不要现身,偷偷观察一下比较好。

    大祭司背贴在墙上,悄悄探出头去,这是……

    坤站在一片较大的空地处,四周的一切已经破烂不堪,坤左右手持剑各聚出一团气,正欲相击,轰洞,又一次巨响传来。

    好厉害,从来没见这么强的剑气,大祭司惊出一脸汗:不过他到底在干什么?眼皮一跳。心思就活泛开来:我明白了,他一定是苦于无法通过这迷宫。想引我现身,然后捉住我带路,傻瓜,谁会上当啊!你就在这不停的虚耗剑气吧!

    一转身,大祭司悄悄离去。

    就这样,坤的白痴计划落空了吗?

    奇怪的是坤却轻轻的咬了自己一口,暗暗道:鱼已经上钩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坤持剑相击之前,已经利用剑气的反射不同捕捉到大祭司的身影了。

    真的把我当傻瓜了吗?

    坤一笑。

    ……

    大祭司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通往三层的旋梯。

    “真是笨蛋,这种人我赢定了。”大祭司自咐道:“天果然是帮助我的呢!”

    “未必呢!”一个身影飘到他身后。

    “谁?”大祭司持杖回身一扫——没人。

    有错觉吗,但明明感到一股杀气啊!

    坤静静的把剑架在大祭司肩上:“在后面。”好快,一瞬间就来大祭司身后。

    大祭司神经一麻,说不出话来。

    坤道:“身为第三个猎杀者,你似乎不怎么样呢!”

    “我,我,我很强的啊!”

    坤看看大祭司不住发抖的双腿,好笑道:“实在看不出来。”

    大祭司眼神开始呆滞,口唇发紫,全身也不住的颤抖:“我……我……我是……。”

    ……

    杯伯懒懒的看着水晶球,疲惫的眼睛来了些精神:要来了吗?王室中的禁忌:大祭司的第二人格。

    ……

    “我是……是……王室……的保护者……,我叫……蛇眼……。不,我的名字是……天恶斯,不……是蛇眼……是天恶斯……蛇眼……天恶斯……”黄豆大的汗珠从大祭司脸上滚了下来,泉涌的汗水很快就打湿了他的后背。

    坤慢慢流出一丝汗水:精神失滞了吗?可是我的剑为什么这么想杀了他。他应该没有威胁了才对。不,等等,我的剑不是因为战意……而是因为胆怯——似乎这一刻不杀他,下一刻就会有可怕的事发生。怎会——

    大祭司仍呆呆的重复:“蛇眼,不,我的名字是天恶斯,是蛇眼,是天恶斯,是……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祭司忽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接着头发化为红色,身体肌肉疯长,皮肤被一寸寸的涨裂……

    杯伯拿:终于要出现了,三十年前身为大祭司的蛇眼在炼制新药时错误服用了两种性质相反的烈性强化药,引起了人格的分裂:一半是对王室绝对忠心,但内心恐惧莫明的蛇眼,一半是一旦出现不杀满一千人就不会变回原样的杀人狂————天恶斯。”

    平静下来,大祭司平静的说了一句很多人不敢相信的话,他道:“坤,我们又见面了。”身处大祭司身后的坤冷道:“是啊!安理克的秘书先生。”大祭司道:“那日我还是满看重你的为人的,不过今日相见……你要杀我吗?”

    坤加重了剑气:“只要你不投降。”

    大祭司微微一笑,笑的好——开心!?

    坤大惊:身体?身体动不了了。

    “狂妄的无知小生。”大祭司漫不经心的把法杖往地上一点。

    嗖——呼。

    天,坤竟莫名其妙的全身狂喷鲜血倒地。

    怎么回事,坤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身体上何时被打出这么多小孔的。

    大祭司一笑:“好玩吗。”转过身来,他,他的脸——。

    大祭司脸部皮肤脱落,肌肉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我的名字叫——蛇眼天恶斯。请记好。”说着从倒地不起的坤身边走过,一点也不在乎坤存的威胁。

    坤吃力道:“你,你刚才做了什么?”

    蛇眼天恶斯在旋梯的第一阶上舒服的坐下:“这种小把戏阁下不必放在心上,相比之下你该说点别的。……,你明白吗?”

    坤一点头,道:“早觉得安理克有问题了,那么随便的就把大半兵权交给了我。只是没想到他是你们的人。”

    “我们的人?不,他是我们的首领——妖后大人。”蛇眼.天恶斯平静道。

    坤一惊:“妖后?可‘他’的身材不像女人吧。”

    “**王是无所不能的,”蛇眼·天恶斯顿一顿道:“记得当年十六妖将中的无召一将潜入3号神域时召收了一个联络人,你应该是那人的徒弟吧!”

    师傅:渡霜天。

    坤心中一颤:“我……,混蛋,你想说什么?”

    “我想你应该是他的徒弟,因为你腰间的佩剑,正是被妖界王室供奉了近千年的圣剑,也正是**王赐给渡霜天的信物,这件事只有我们这种老字号的大臣才知道,这把圣剑的全名叫作:皇室卫仆珍刃——罗克玛亚剑。”

    坤一愣:“我只知道师傅说这剑简称‘皇’。”

    杯伯拿皱起眉头,当即有一种晕死的感觉:有这么简称的吗?那么长的名字,只取第一个字就搞定了,佩服。

    蛇眼·天恶斯平静道:“‘皇’?算了,随你怎么叫好了,接下来才是重点,既然你已经接受了这么贵重的礼物,那么请加入我们吧!你也是个相当优秀的人才哦。”

    坤大笑一声,接着一吼,翻身而起:

    “这算是————笑话吗。”

    “为什么?不加入你对得起这份厚礼吗?而且你师傅也是走的这条路啊!”蛇眼·天恶斯语气还是那么平静:“就算是为了这把剑,也值得你走到我们这边啊!”

    “恰恰相反,如果为剑着想更应该坚持自己的风格。因为皇所代表的感情是一种庄严和自尊。我清楚地知道皇内心是多么的厌恶被人当作礼物送来送去。如果我接受你的条件就是认同它是一件礼物,那么我的内心——也会断绝与皇的关系。”咣当,坤拔出爱剑……皇,皇尖鸣不止。

    “至于我师傅,他在地狱应该会同意我的想法的——而你们这些改写他内心的家伙,死吧!”话落,坤冲身而去。

    蛇眼·天恶斯头一抬,手一举,双目一寒,全场贯彻出一股摄人寒气,他冷笑道:“不知所谓。”

    嗖……呼!

    坤似被万箭穿心一般。

    狂喷一口鲜血,半跪于地。

    蛇眼静静地把‘皇’放在身后的阶梯上:“那你就没资格得到王室的礼物。”

    ——

    ——

    -

    -

    ——

    ——

    ——

    不好意思哈,大家。

    我找来帮我打稿子的师傅老是晚点,我也不确定下星期的八十八章能不能准时出,先说对不起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