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一百零二、两地激战 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上回说到,接受任务攻占零号妖域的坤在死亡迷宫第二遇到了知晓爱剑“皇”历史的强大敌人————蛇眼.天恶斯。

    坤似被万箭穿心一般。狂喷一口鲜血,半跪于地。

    蛇眼静静地把“皇”放在身后的阶梯上:“那你就没资格得到王室的礼物。”

    皇?什么时候被夺去的,坤汗珠直冒,惊讶地看着自己虚握的右手,空空如野。连忙右手一挥:“回来——!”全无动静,剑气没有用?

    “可恶,”坤拔出半天闪和半天雷,心道:皇,你等着,我马上接你归队。

    蛇眼.天恶斯静静道:“你与圣剑已经没有关系了,那么速速去死吧!”伸出左手,干枯的指节就像嶙峋的树枝,上面有不祥的气息涌动。

    坤眼皮一跳:又来了,莫明其妙的招术。

    不管三七二十一,坤横向猛的一跳。

    蛇眼.天恶斯微微一笑:“没有用的哦。”左手手指抓紧。砰、砰、砰、砰……四声脆响。

    输了,坤无奈地坠倒,前胸后背还各自留有清晰的四处碗大的伤痕,大半骨骼已被打碎,但仍没发现是怎样的事物攻击了自己。蛇眼.天恶斯有些无聊的慢慢道:“现在是最后一击了。”

    不,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坤双目一寒,甩手将半天闪掷了过去:拜托,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

    但上天让坤再次失望,半天闪在离蛇眼鼻尖几寸的地方凭空停下。

    蛇眼.天恶斯一冷笑,赌气道:“还没放弃吗?真令人佩服,可惜在这里战斗,你连我的衣袖都碰不到。”坤瞳子一白: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吗?那闻所未闻的招式。

    “再见。”蛇眼,天恶斯用法杖轻轻一点地面,地面的微尘腾起。卟——呼——

    坤的胸口被开了一姆指大的洞,鲜血像是被抽水机抽的一样喷射出来。他眉间闪现出银红的色调。

    坤神色暗淡下去:抱歉了,各位。

    扑,头低低的垂了下去。

    蛇眼.天恶斯耸了耸肩:“有些无聊呢!我现在的个人格好不容易才苏醒,剩下的九百九十九人我就慢慢的来杀吧!”说着,蛇眼起身向第一层走去:先把第一层的神众杀光吧,我可不管什么游戏规则。

    ……

    好困啊!真想就像现在这样睡一觉。一只大手伸到了坤面前,一个声音道:“坤,快起来,我们再练一遍。”坤不假思索的握住那人的手,那人忽的一发力,把坤摔了个狗吃屎。“笨蛋,在战斗的时候敌人是不会拉你起来的,还不明白吗?要自己站起来啊!”

    坤摸摸撞痛的面颊道:“我知道了,师傅。”与他说话的人正是渡霜王,渡霜天坏笑道:“知道了就好,今天你就要满八岁了,按照我们的约定,今天也是你继承九剑的日子,我希望从今天起你就要明确剑的意义和心与剑的关系。”“我明白了。”

    “那好,九剑一气馆独徒坤庐听令。”

    坤单膝跪下。

    “我以一代掌门人之身份宣布你从今日起继承九剑。”渡双手各自一挥一招,轰隆巨响,九把利剑破土而出,立在了坤跟前。

    “弟子——接剑。”

    “坤,这九把剑分别名为:死翼、九泉、戏水、半天雷、半天闪、双刃、恋血、小盘龙,还有——皇。是为师花了大半辈子的心血才收集齐的,九剑各有不同,能对付各式敌人,九剑加身,所向披靡。现在你接管九剑,我希望你好好珍惜。——要相信九剑,只要九剑在,就没有应付不了的敌人。

    “没有应付不了的敌人”是吗?

    师傅,当年你说的真是简单啊!

    坤一咬牙,沉声呵道:“阴阳眼,给老子站住。”

    已经走出百米远的蛇眼.天恶斯转过头来,有些吃惊道:“怎么搞的?我的那一击应该的打穿你的身体才对。”

    坤吃力的站起咬牙默数着自己的信念:不,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从衣衫中掏出已经完全破碎的金属十字架,冷冷道:“这个帮我挡了一下。”

    蛇眼.天恶斯略一皱眉道:“真讨厌,就那样死去多好,不过你应该没有第二付十字架了吧!说着微微抬起法杖。

    那么远的距离也可以使用吗?

    坤吃了一惊,赶紧闭上双眼: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帮我。

    蛇眼.天恶斯轻轻一点,道:“成碎片吧!”

    轰、轰、轰、轰、轰,坤周围的一切出现了接二连三的强力爆炸,坚硬的岩石地面似碎木般飞溅,声势惊人。

    “这下连渣都没有了。”蛇眼.天恶斯不屑道。

    爆炸停止,浓尘传出一声轻叹。

    坤缓步走出坑坑哇哇的爆炸区,用剑士特有的冰冷道:“———未——必——哦。”

    “什么?你是怎么闪开的。”

    “想知道的话先告诉我你的招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蛇眼.天恶斯考虑再三,笑了。一时的好奇心与实力的差距降低了他的警惕。

    “好啊!不防告诉你。不过,要是吓到了我可不管。”蛇眼一阴笑,法杖上的宝石由白转红。

    “什么?”坤一惊,冤魂,红色的冤魂,全都被绷带蒙住了双眼,拖着细长的尾巴像海里的鱼儿一样在坤的四周游动,数目之多令人惊叹。蛇眼.天恶斯道:“神族的人只认定传统的:风、火、雷、水、土、武、光七大系的法术,对其它的法术一概不屑一顾,其实我学习的异系——死灵系,才是最强的一系法术。”

    “冤魂?原来真的有灵魂吗?”坤吃惊不已。

    “当然。不过神族的好多法师对这个问题仍是一知半解,而我们死灵系法师早就已经透彻了,好笑吧!”

    “那么,刚才你一直都是在操控这些冤魂攻击我咯,不过它们不是隐形的吗?你是如何看到它们的。”

    蛇眼.天恶斯指指自己左眼道:“成为死灵系法师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要换上这只能看到死灵的——付丧之眼。”

    坤低下头淡淡道:“那一切都明白了。”

    蛇眼.天恶斯笑道:“现在轮到我问你答了:你刚刚是怎么躲开的。”

    坤一笑:“你觉得我闪开了很奇怪吗?”

    蛇眼一笑:“的确很奇怪,说不定是什么新奇的武技呢!”

    坤忽然狂笑起来:“我根本什么也没做啊!”——“什么?”蛇眼一惊。

    空中划过一道白光。

    另一个坤满身是血,披头散发活像地狱的恶鬼,但他仍咬牙将右手化为利剑般打进了天恶斯的胸膛。

    死亡迷宫顶层的杯伯拿微微一笑:“真是不小心呢!”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蛇眼.天恶斯痛苦道。

    满身是血的坤瞟眼看了一下仍站在原地不动的坤道:“谢了,兄弟们。”

    那坤道:“不必客气。”话落,身体破碎化为了八剑。

    蛇眼吃惊道:“幻影,怎么会有这么高级的幻影。”

    坤一笑:“天地老前辈教的东西蛮好用的嘛。”

    ……

    还是在3号神域的时候。

    天地老对坤道:“虽然我想不出‘九剑一气’的奥秘,不过我最近悟出了一种‘幻术’,对你应该很有用的。”

    “‘幻术’?是属于光系的那种吗?”

    “那种太烂了,作出的幻影只作简单的动作,我现在教你的是除了实质攻击外一切与真人无异的超实幻术。”

    坤一愣:“这种东西有可能做得出来吗?”

    “有可能,因为你是拥有九剑的武者。”

    “什么啊?”坤很不信这种说法道。

    “九剑各代表了一种感情,你只要拿其中的七把以上的剑作媒介,再加上我教你的方法,就可以完成……。”

    ……。

    “超影化分身。”坤轻呵道:“其实我的真身一直躲在旋梯后等待机会。——抱歉,我真的抓到了这个机会。”打入蛇眼.天恶斯胸膛的右手用力一抓,痛得蛇眼死去活来,右手的法杖与左手的“皇”都滑落在地上。

    “没……没想到。”蛇眼.天恶斯的脸色迅速变差,看来大限将至。

    坤冷冷道:“最后两个问题:熟悉灵魂的你可以告诉我这世上有来世吗?”

    “不,不知道。……我看到的冤魂都是没有语言和思想能力的。”蛇眼.天恶斯竟有了求饶的口气。

    “是……吗?”坤忽然眼神一暖,一个俏丽的身影从他心中飘过。但坤转瞬便隐藏了这份柔情:“第二问:可以忏悔吗?为了你自己。”

    傻瓜。蛇眼.天恶斯露出一丝冷笑,双眼一寒,无数冤魂一同向坤冲了过来。

    呼扑,坤快一步抓出了蛇眼.天恶斯的心脏与软组织,仍是一脸不变的冷酷与潇洒。

    冤魂同时停止了行动。

    “你也不明白呢!剑客的仁慈,并不会影响出手的果断。”

    蛇眼惨惨的一笑,胸口的大洞扑扑扑的冒着鲜血。通过这个洞你可能看到蛇眼的肺叶还在颤动,再加上他那张没有皮肤的脸,简直就是恐怖电影主角。坤沉声道:“九剑归位。”九把利剑自行飞回剑鞘.

    坤轻轻把手搭在皇上,安慰的一笑,道:“大家又在一起了吧。”转身向旋梯走去:“走吧!去第三层,揭开一切的阴谋面纱。”

    蛇眼.天恶斯动了一下:“没那么容易。”

    什么?还能动吗?

    挣扎了一下,右手一抓:“洞。”

    轰、轰、轰、轰、轰,冤魂们疯狂的扑向四周的墙壁,精金岩作的墙体瞬间荡然无存,露出墙后的一间密室。

    “什么?”坤吃了一惊,密室内是无数古怪仪器与和一排排的干尸,干尸的双眼都被钉入了钢钉。

    “这是?”

    “死灵系法师操控死灵需要的媒介。”

    “尸体。…………?你杀了这些人吗?”坤惊道。

    “这是他们的骄傲。”

    “混蛋。”坤挥剑打出一道剑气,蛇眼.天恶斯的脑袋立即削去了一块,脑花外显,更适合作恐怖电影男一号了。

    蛇眼.天恶斯的眼睛犹如死神现世,冷道:“没用的,蛇眼普通人格只可以操控二到三个冤魂,而我——可以同时操控八十到一百个。并且——可以操控自己的灵魂,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轰,蛇眼.天恶斯的**炸为粉碎,一个巨大的红色冤魂脱体而出。

    “什么?把自己变为冤魂。”

    “——沙——沙。”四周的小冤魂一同飞向天恶斯的冤魂,天恶斯的冤魂将他们一一吞下,身体变得更大,体色也开始改变。

    “黄金色?金色的冤魂。”

    杯伯拿感兴趣道:“从没听闻的冤魂形态。”

    金色冤魂龇牙裂嘴道:“无知的小辈,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恐怖。”

    呼,——金色冤魂从坤身边飞过,坤本能的闪过:快,好快。

    的确很快,没想到金色冤魂如此庞大的身躯,竟能拥坤也无法避过的速度。

    是的,坤没有避过。

    金色冤魂舔了舔左尖爪上的鲜血,坏笑道“受伤了吗?”坤惊讶的看着腰问的爪伤,快的让自己连神经也麻木了。

    风中的精灵四散躲避,不安不恐怖音符在这个空间唱响。

    “放心,我不会这么快杀了你的,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撕下来,在你快成为一付骨架的时候才粉碎你,那一定是一种很美妙的滋味。”

    “那我——岂不是很幸运。”坤苦笑一声。

    “所以好好感受我的恩宠吧!邪压。”

    呼,黑色的巨风从金色冤魂身上刮起,给坤以实质性的撞击,同时四周的一切都遭受了猛烈的破坏。那些金属仪器也因此变形,那些干尸更是瞬间破裂,早已干萎的肢体飞的四处都是。

    好痛,坤捂住身体。一个干萎的头颅滚到坤跟前。

    …………片刻之后…………

    迷宫的第三层真的很特殊,空空的一个旷地,杯伯拿**正等在那儿旋梯处,坤信步走了上来。

    杯伯拿道:“真没想到你能消灭金色冤魂,我的客人——坤庐。”

    坤一点头,冷道:“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能活下来哦。”一松手,坤手心的一些白灰飞散开来。

    …………回说刚才…………

    坤望着那具头颅,一把将它抓在手里。

    金色冤魂再次扑来,坤信手拔出“恋血。”当,尖鸣不止。坤被巨大的撞击撞飞。

    金色冤魂吃惊道:“你竟然还有力气挡下这一击。”

    坤不答,将恋血插于地,再拔出死翼,轻声的似乎是自言自语道:“恋血剑是九剑中我用得最少的一剑,因为,它代表了对求生的渴望,我一直认为好战的剑客应该做到无我之境,所以我喜欢代表了舍生忘死的‘死翼’。不过我一直不明白的是:这两把意义完全相反的剑,竟是由同一造剑师在同一天打造的,真是很难相信呀。”

    “你在说什么胡话啊!”金色冤魂举爪扑了过去。

    轰,坤的剑气冲天而起,那种威慑力硬生生的截停的金色冤魂的动作。

    “在你露出这种黄金状态时,我瞬间便萌发了死的念头,但瞬间我又想到了生。”

    “你到底想说什么?”

    “生与死有太多斩不断的联系,它们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兄弟,生死只差一线,但我在生死一念间感悟到的是——生的意义和死的价值。”呼——隆,漫天剑气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与金色冤魂同样庞大的渡霜天的形象。

    金色冤魂吃惊道:“怎么搞的,坤的剑气从刚才起一直在不断提升。”

    杯伯拿**王也露出不解神色。忽的双眼大睁:“我明白了,剑气的超重会给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但由于坤悟出了生死一线间的道理,用对生的渴望和对死觉悟来忽视了**的极限,不断强迫剑气的天上提升。”

    不错,正因为对生的渴望坤才可以不断提升剑气,正因为对死的觉悟,坤才可以无视身体的极限——如今的坤,已经逼近世间剑道的某个极至了。

    金色冤魂冷哼一声道:“剑气再强也没用的,你流了太多的血,根本就没力气来使用那些剑气了。”

    坤惨惨的一笑:心率减慢,视力下降,微循环减弱,呼吸加快,身温降低,肢体开始麻木。这付身体的确已经被战斗掏空了。

    金色冤魂道:“你也承认这个事实吧!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双爪暴长两寸:“死吧!”

    嗖,金色冤魂只觉眼前一花——捕了个空,闪过了。

    坤出现在金色冤魂身后,仍是恋血插于地,右手持死冀,左手拿着那付头颅。

    杯伯拿与金色冤魂同时一惊:他竟然异行倒施——用剑气来引导身体的行动。

    坤冷冷道:“蛇眼.天恶斯,你不但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连这近百付尸首也不肯放过,今天,我就代他们讨个公道。”

    “公道?哇哈哈哈哈哈哈。天无界,地无法,我就是公道。”话落,金色冤魂再次挥舞双爪向坤扑了过去。

    坤嘴角不屑一笑,眼中寒光暴射,眼见冤魂双爪要取下坤的人头,坤忽的沉身一躲而过。

    竟然比金色冤魂还要快。

    “可恶。”冤魂气呼呼的大叫:“我太小看你了,但你是绝对赢不了我的,因为世间的一切兵器都伤不了冤魂。”

    坤轻轻擦拭死翼:“是吗?”

    呼,金色冤魂的左臂离体,消失了。

    “什么?”

    “抱歉哦,我的剑也是拥有剑魂的。”

    杯一愣,剑魂对冤魂吗?

    “可恶。看来我还得提升力量了,哇——啊!”金色冤魂大呵一声,黄金色的身体长出一块一块的亮斑,通过这些半透明的亮斑可以看到它体内近百纠缠在一起的红色冤魂在痛苦的呻呤,“都给我收声,你们都是我的力量啊!”

    坤沉呵:“停止你的罪恶吧,我已经——很生气了。”

    “生气?老子才是真正的暴怒了啊!我要你在30秒内尸骨无存”说着体色变淡——消失了。

    消失?

    坤轻声道:“安静点啊。”说着,坤端起左手拿着的头颅:“我以上天赐给世人最纯净的慈悲请愿:……”

    呼,一阵阴风刮过,经过处的石块也成了粉尘。

    “……为了这里饱受苦难的灵魂,以及上天的仁爱,吾以吾的性命及爱剑为赌注,让我解脱这里所有的冤魂……”

    呼,阴风又从坤不远处刮过,所经之处一切都化为粉尘,而坤仍是看都没看一眼,自顾自的继续咏颂:“……并结束一切的罪恶。”

    杯伯拿大惊:真的不要命了吗?在这种时候做这些事死一万次也不够。

    坤微微闭上眼,亲吻手中头颅的额头,很难相信,拔剑杀人决不会有一丝犹豫的坤庐,也会有如此温柔的内心。杯伯拿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坤身后有圣灵的存在和那团祥和的白光。

    呼,阴风飘过,带过了坤一片衣襟和一大块臂肉。

    坤微微睁开眼。

    来了,阴风——正面来袭。

    坤闪手提起死翼,当,挡下了,挡下了金色冤魂的右爪。

    杯一惊:好快,我也无法做到的近光之速。

    “哇、哇、哇——啊!”金色冤魂舞动右爪疯狂攻击,坤面不改色,无声无息的挡下金色冤魂的所有攻击。

    嗖,坤削下了金色冤魂的右肢。

    “你完了。”坤道,眼神是冰山中的冰核所幻化一般,语气除了冷酷还是冷酷。

    脚一提,钉在地面的“恋血”飞起,坤伸头用嘴咬住剑身,估计金色冤魂位置,冲身十余米,嗞———轰。

    金色冤魂显身,恋血是从它的嘴唇上几寸入切入,直接切穿大半身体——结束了。

    “你……”金色冤魂咬住最后一口气道:“……看不见我——怎么能——挡下这一击。”

    坤随口道:“是你体内的冤魂告诉我你的方位的啦。”什么?——哇啊,金色冤魂扭曲着身体化为阵黑风。

    “谢谢。”一个甜润的声音。空间中一切又归于平静。

    “不必客气。”坤平静道:手中的干枯头颅化为阵阵白灰飞散。

    “终于搞定了。”坤身子一软,倒地不起:“**和精神到达顶峰了,不躺一会不行了。”

    o号妖哉,基地,第二层迷宫,一切都被破坏无遗,坤无声的躺在那儿。

    这场艰苦异常的战斗,以坤的赢利而结束,就此,离世界阴谋的真相只差一步之遥。

    ——

    ——

    -

    ——

    自我感觉这章写的不错,喜欢的帮我宣传下

    谢谢《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