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一百零三、两地激战 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距o号妖哉的千里之外,迷梦岛仍扯天扯地地下着大雨,几个黑影,快速的在树头跳跃,让人疑为鬼魁。

    黑影翻身落地,激起几许枯木,为首的背负长刃的暗影道:“妖后大人,已经到山顶了,需要立即对煞光发动最后围剿吗?”

    站在队伍中间位置的妖后仍戴着那幅面具,平静道:“其它的小组呢?”

    暗影皱了皱眉,略有吃惊,压低声音道:“我感觉不到的他们的妖气,应该是全数阵亡。”

    妖后明显并不在意几个手下的生死,道:“那么赤应该也受了不少伤才对,现在知道赤的具体位置吗?”

    奇怪?应该没几个人知道赤就是煞光战士这件事才对。

    暗影往道路的尽头望了一眼:“他的气正在向这边靠近。”

    “发现我们了吗?”妖后淡淡望想黑夜中阴森的小道,不带感情的话语明显有掩饰的味道。

    嘀、嘀、嘀、嘀——是通迅器的声音。

    妖后往面具边缘上一按,弹出一个微型通迅器。“妖后大人,这里是蝇忍,我在山坡上发现了那四个小孩。“

    “是吗?那可好玩了。”

    邪唳的气氛汹涌而出,黑影们顿时化为夜之鬼神。

    ……

    漫步林间。赤的心情倒是没受雨水的影响。

    “赤道火.仙子这个名字,真的可以复活吗?”赤向空中弹出一枚金币,暗道:“兴许大家早就忘了我呢?必定有整整十年时间我的存在是一种空白。”金币落下,赤伸手接住:

    正面。

    赤瞟眼看了一下路的尽头,暗赞:“诡异的妖气,最后的一批敌人集齐了吗?那去看一下好了。……多少,有点担心是那个……。”

    一拉系剑的麻绳,赤扯风带影而去,一路电光火石。

    而道路的尽头,有人的气势与他遥相呼应————

    “赤,夺走我一切的男人,来吧!就算要我付出人格和性命,我也必将你打入痛苦的地获。”

    暗影在妖后身后悄悄望了她一眼,心道:气息加速了,妖后正处于一种危机的钢丝状态。妖后大人毕身辛劳的目标都是为除去这个男人,但一旦成功,那再无目标的她必定会沦落为一个废人。上天,这就是宿命吗?

    但这次,我们决不能失手。

    一些星光洒落大地,雨停了。空气凝固在空中。雨水一分为而二的瞬间双方人马同时发现对方。

    见到了,赤与妖后,命运注定的对决。

    残余的雨水划过赤的脸颊,赤双目微寒道:“初次见面,不过我感觉我们已经多次交手了。”

    气势游走,妖忍们无不变色,但出乎意料,感觉实力不强的妖后却硬生生顶了下来。

    “阁下的直觉还真准呢!”妖后冷笑道。

    “这么说你承认一直以来利用黑衣来追捕我的人就是你喏。”

    “哼,哼,我的卧底身份可是非常好使的哦。”

    “好,可以告诉我,我们有什么仇恨吗?”

    呼——嗖,暗影拔出——葵字文.鬼魁:“煞光,你诛杀吾族‘红眼’过千人,诛杀你还需要理由吗?”

    赤打心底一颤,低下头:“抱歉,我为此忏悔,如果可能,我愿献出生命来改写这段经历。”

    “说得好听。那就以你的项上人头来谢罪吧!”鬼魁刀刃一挥,月牙形剑气直指赤颈部。

    鲜血四溅,赤举臂用**挡下这一击,眼神满是无奈:“我——不能呢。”

    “果真是个伪君子。”妖后阴笑道:“你的忏悔只是嘴上说说吗?”狂风吹过,黑暗气氛席卷着赤孤独的身影。

    “我的忏悔发自内心。”赤低头严肃道:“但我不愿以死谢罪,因为我的命————是别人给的。”

    妖后一愣,忽然纵笑大笑,黑夜中无型的音符令这个黑夜更加恐怖,妖后道:“你的命是别人给的,我的命也是别人给的,今天就让我们两个本该死去的人一较高下吧!暗影,动手。”

    暗影举忍刀一挥,赤四周忽然炸出四朵白雾,白雾一去,四黑衣忍者已经闪到赤跟前。

    “暗影部下二十忍之流斗四忍前来进见。”

    赤一皱眉道:“这一战终究是免不了的吗?”

    寒光一闪,四忍抢先出击了。

    赤小心的躲过第一轮攻击,后背的衣衫竞被划出一条口子,不由惊道:“厉害,四个人用的刀法各不相同,进攻的角度各有刁钻之处,刀刀相扣,好难应付的一套战术。”

    暗影冷笑道:“你也发现他们的不同了吗?告诉你吧!流斗四忍是专门负责铲除组织内叛徒的小组,也就是最无情,实力最强的——杀人工具。”

    赤皱眉不言:“……。”

    “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以为你造出那个木排一样的东西,那四个小鬼就可以平安离开吗?”

    “什么?”赤大惊。

    妖后冷笑:“放心,我会在你亲眼证实四个小鬼死后才慢慢处决你。”

    “混蛋,他们是无辜的,快叫你的手下住手啊!”

    暗影、妖后:哼哼,已经开始急躁了。

    ……

    时间:在四小星乘坐木排下滑十分钟后。

    桔子:好象速度一点点加快了。

    叶用手指感受了下风力:“速度:2.5米/秒,还在增加。“

    白鸽吓了一下:“起点高度为2000左右,斜坡长3000米左右,照这样下去,会不会有危险啊!”

    桔子一笑:“放心吧!叔叔考虑的很周到的,看见木排尾部的那个木箱了吧!里面有一付降落伞,绳索的一头已经系好,关键时刻就用它来减速。”

    “厉害。”白鸽惊叹。

    地瓜一扶眼镜:“还不止这个,我还有一幅利用杠杆原理制成的手动刹车闸,只要保持在一匹马奔跑的速度之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叶心中思付道:“那么我们滑完全程的时间应该要20分钟左右,好。”

    “不过总有一点担心叔叔。”桔子担心的自言自语道。

    “可惜我们着急也没用。”木排的中、后部份都用木头做的围栏围着,地瓜趴在里面道:“桔子,你还是到围栏里面来的好。”

    桔子一点头。

    一个黑点快速划过木排上空。

    白鸽仰头好奇道:“那个——鸟,——是什么鸟啊!”

    叶抬头一望,一惊:“拥有飞行能力的妖众。”

    这可大坏,赤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敌人中会有一个带翅膀的蝇忍会缠上四小星。

    当蝇忍与妖后通话之后,便对四小星发动了第一轮空袭。

    飕飕两声轻响传来。

    “小心。”叶一把扑倒白鸽,两枚飞镖贴着他俩的头发射过去。

    长相丑陋的蝇忍阴笑道:“猎杀游戏,实在是太好玩了。”

    桔子骂道:“混蛋,有种的就不要暗箭伤人。”

    唆唆,又是两枚飞镖射来。

    叶反应比其他三小星好一点,快速抽动厚衣服抽开这两镖。

    脑子灵活的地瓜快速从手镯中拿出睡袋:“叶,你顶一下,桔子、白鸽快来帮忙。

    “嗖、嗖、嗖、嗖、嗖,这次是五枚飞镖,而且力道明显大得多。

    叶一咬牙,微微跳起:“枫叶旋。”双手抓住衣服当剑使,漂亮的画了一下“8”,叶落下,一枚飞镖也没射到三小星。

    白鸽愣一下:“三哥,原来你的武功这么厉害啊!”地瓜手上不停,嘴上插了一句:“你现在才知道啊!”同时,天开始下雨了。

    叶咬紧牙关,额头渗出细汗:“可恶,如果不是土蜘蛛的话——我一定能接下这一镖。”

    什么?难道……。一枚尖角镖狠狠的钉入了叶的肩膀。白鸽当即就吓傻了。

    “最棘手的人物都熄火了。这下没人能挡下我的飞镖了吧!”蝇忍奸笑,掏出了一枚两尺长的钢针:“这个可是很好玩的,用它来钉穿人的身体,就算是头部,人也不会马上死,只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死于不尽的恐怖之中。”

    嗖,桔子把一个蛋糕向他扔了过去,体力明显很弱的蝇忍小心的闪开。桔子:“废话之多,世间少有。”

    地瓜一把拉住叶:“快过来。”

    “找死。”蝇忍把钢针飞速射出。中了,等等,这是什么啊!

    地瓜、白鸽、桔子合力把有的零食、日用品一咕脑儿塞进去。四床睡袋排在一起,当盾牌用,而且正好下着雨,那就当“雨伞”一并挡了。————蝇忍无语:还可以这样的吗?

    地瓜见钢针也钉不进来,松了一口气:“幸好我们的零食有够多,不然找麻烦了。”

    桔子麻利的用两根竹杆穿过四个睡袋两头的绳套,再一并架在两边的栏杆上总算安全了。

    四小星爬在木排上,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地瓜又取出几套衣服,把各个缝堵死。(八宝手镯超大容量的好处,今天得到充分体显)

    蝇忍把各种暗器都试了一遍,竟无一种能打穿塞满零食的睡袋,气得脸都变色了,大骂:“四个缩头乌龟仔,还不出来受死。“

    地瓜扯着嗓子回了一句:“在天上先出手偷袭的才是老王八蛋呢!”

    “混蛋,一会非剥了你们的皮不可。”

    “哈——哈——哈。”地瓜唱戏似的笑了三声:“什么叫会咬人的狗不叫,不会咬人的狗瞎叫,我算是明白了。”

    蝇忍差点吐血:“你这个小王八蛋,敢骂我是狗。”

    地瓜“惊奇”的询问道;“难不成阁下希望被骂成:猪狗不如:飞天大便,带翅怪胎,混血丑男或者石破天惊第一怪。

    两人对骂了五分钟不到,蝇忍已经有了肺被气炸了的感觉了。地瓜爬在睡袋下比了个完胜的手势,呼,脑子灵活,嘴又毒,地瓜参加泼妇大赛,准进前三甲。

    叶咬牙感受了一下风力:“已经是20米/秒了。”

    桔子道:“没事,现在开始减速。”小心的伸手拉开木箱的闸门。轰,呼,巨型减速伞打开,木排像是被人狠狠拉了一下,速度立减。白鸽没想到力道会这么大,一下子滚出了栏杆。

    “白鸽。”叶一急,伸手抓到白鸽的后衣领,大半身子也被力道甩出了栏杆。

    “哈,天助我也。”蝇忍抖动一对苍蝇翅膀一个俯冲,伸手抓住了白鸽的小腿:“两个一起下来。”用力一拉,千钧一发之时,桔子一手抱住了叶的腰,一手抓住了栏杆。

    “混蛋。”蝇忍暗骂了一句,桔子不愧是天生的大力士,硬是叫一个上忍也拉不动分毫,但蝇忍也不肯放手,一忍三小孩就这么僵持着。

    地瓜灵机一动,掏出一把枪来,对准蝇忍道:“不要逼我,快放手,我不想杀你。”

    蝇忍愣了一下,在第一时间本能的松了手。

    真的是白痴啊!叶狂倒。

    怪就怪蝇忍自小就跟随首暗影,几乎没有小孩子玩玩具的概念。——傻瓜都猜到那是玩具吧!

    蝇忍一松手,白鸽立即落到地面上,幸好现在速度已经减下来了,叶与桔子一起用力把他拉了回来,地瓜一擦额头大汗:“幸好我够聪明,不然你们全完了。”桔子不服道:“聪明?我看你是蒙的吧!”

    “不知好歹,刚才是我救了你们啊!”地瓜。

    桔子道:是我救了他们两个啊!“

    于是——斗嘴又开始。

    在上空盘旋的蝇忍还没回过神来,暗自庆幸道:“妈的,吓我一跳,要是近距离中了一下我就完了。(注:蝇忍虽然拥有飞行能力,但体力是二十忍中最差的,平时都是担任侦察工作。)不过别以为老子就没招了。”一挥手,一枚回旋镖射了出来。

    桔子与地瓜斗嘴斗得欢,忽然整个木排往前一颤。叶道:“怎么回事?”

    减速伞不见了,只剩下几截被切断的绳索。“大,大坏”地瓜一急:“这下麻烦了。”

    雨水哗哗的下着,山坡变得极其光滑,十五秒,三十秒,一分钟,二分钟,四分钟……

    叶咬牙顶着急风:“不得了,速度已经超过30米/秒了,太危险了。”

    “好象还在加速,那鸟人太奸了,割了我们的减速伞。”地瓜道。

    “我不想死啊!”白鸽哭喊道。

    桔子道:“不想办法减速真的会挂啊!我去船头动用手动刹车的装置。”

    地瓜急了:“别傻了,去船头等于把身体给那家伙当靶子。”

    白鸽也急了:“是啊!大哥,你别去啊!”

    “不去大家都得死。”桔子道。

    叶一皱眉:33、34、34.5……上35米/秒了,叶一咬牙道:“我去,我想我应该可以闪避风镖,放心好了。”

    “不行。”地瓜呵道:“你也不能去。”

    叶拍拍地瓜的肩头,往前爬去,强作坏笑道:“放心好了。”

    一条绳索忽然绑住了叶,叶回头急道:“桔子,你干什么?”桔子打好了一个绳结:“应该叫我大哥。——最讨厌你一付自信满满的样子了,你就不能安分点吗?”

    叶使劲挣扎起来:“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快放开我啊!”桔子不客气的把他按倒:“又是老三,又是伤员,你就给我乖乖躺着吧!有什么事就让大哥我来搞定。“

    地瓜一惊:“大哥,不要做傻事啊!”

    “哈,很少听你叫我一声‘大哥’啊!”桔子勉强一笑,头上渗出不少汗:“都不知道以后听不听得到。”

    地瓜和白鸽同时用手抓住桔子的衣襟,桔子拨开了他俩的手:“不过总要有个傻瓜去扳动那装置啊!”话落,桔子双目一热:真是,感觉今天真是不同的一天啊!

    蝇忍一边使劲的拍动翅膀:“可恶,在雨天飞行就是特别吃力。”一边拿出各式的暗器:“选择吧!是爬在棺材里摔成肉饼呢?还是死在我的酷刑之下?”

    话落,桔子冲了出来,在剧烈的抖动中漂亮的蹲身抓住栏杆的一头。上身及头部被包得严严实实。

    每秒35米的速度吗?时速该是多少公里?

    “哇——啊!”桔子迎着暴风雨怒吼了一句,兴力将栱杆提起。

    扎——吱,木排发出难听的魔擦声。

    地瓜痛苦道:“抖动好剧烈啊!”

    速度降下来了。32、31、30、29、28……

    蝇忍一声阴笑:“不会让你得逞的。”一甩手,五发二尺长的钢针射了出去。

    桔子只感到后背一阵钻心刺骨的痛,暗自苦笑:“没想到包了这么多衣服也没用,拜托让我在死亡前把速度降下去了吧!”

    25、24、23、22……

    “可恶。”蝇忍见桔子竟不放手,连忙把甩锤拿了出来:“我要把你的脑花砸出来。”

    桔子偏头瞟了一眼,心中大凉:“糟了。”

    “死吧!”甩锤砸了下来。呼呼生风。

    千钧一发之际小胖子地瓜用背迎了上去,“哇”地瓜咯出大口鲜血,眼镜落地摔得粉碎。

    “你在干什么?”桔子急得大叫。

    “咯、咳、咳,没关系,我肉厚。”地瓜仰起有点水肿的脸勉强笑了下。

    蝇忍呵呵阴笑:“真是找死。”呼、呼、呼,无数的暗器雨点般打来。桔子大呵;“快跑啊!”“不行”,地瓜一手护头一手死死抱住桔子,白鸽不知死活的抱了一堆衣服冲了过来。

    嗖、嗖、嗖、嗖、嗖……

    三小星鲜血飞溅,胳膊大腿处钉上了不少尖利的飞镖,如果不是白鸽的衣服,三人已经挂了,桔子仍死死的抱着栱杆。

    15米/秒、10米/秒、5米/秒、1米/秒。“停下来了。”

    扑,三人终于倒下了。

    “王八蛋。”叶无力道:“一群王八蛋,让我去不就好了吗?”一行热泪无声的流下,叶放声呐喊道:“把你们拉入地狱之旅的是我啊!”

    “神……精病。”桔子用手撑起膝盖挣扎道。白鸽与地瓜也点头道:“在说什么胡话啊!”

    桔子、地瓜、白鸽鄙视的笑道:“让你去送死?我们是四人一体的探险组——四小星啊!不要在看不起人了啊!”

    什么?叶另一只眼中的泪水也涌了出来。四人一体?他从没认真的想过。

    伤得较轻的白鸽爬到树叶身边给他解开绳索:“三哥,我们是一条心的啊!“

    桔子一笑:“似乎不会让叔叔失望了。”

    呼——一阵风过,雨齐齐的停了。

    “四个小鬼命还挺大的嘛。”蝇忍拍拍翅膀着陆:“不过这样才有趣啊!”

    地瓜掏出手枪:“不想死的快滚。”

    蝇忍一拳把地瓜打飞在地,道:“笨蛋,刚才雨这么大,火yao早被打湿了。”——————————这家伙现在到还以为这是真家伙吗?

    “混蛋。”桔子扑了过去。抱住蝇忍的大腿。

    蝇忍手肘击下:“放开我。”桔子一阵气闷,赌气出了“绝招”:“我咬。”一口往蝇忍大腿上咬去,痛得蝇忍死去活来。

    白鸽、地瓜也一同扑了过去:“我们来帮你,大哥,一起咬啊。”。

    “呀——!”蝇忍用力把三小星打飞,气得鼻子都歪了,拨出雪亮的忍刀:“你们太讨厌了。我非杀了你们不可。”

    “咳、咳、咳。”三小星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好痛。”

    “死吧!”蝇忍冲了过来。

    风,一阵清风,在着夜间的雨地,激起一路轻尘,是叶。

    剑是什么?赤问,叶答:是杀人的工具,赤道:过去十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初级答案。叶一愣:那高级答案是什么,赤答:是选择,剑是剑客选择道路的圣器。

    圣器!叶踮脚跃起,威风凛凛,对准蝇忍面门一剑劈下,几年所学的剑法精要全在这一剑中体显出来。“不妙。”蝇忍心中一惊,举刀来挡。

    当,挡下了。——挡下了叶的最强一剑。

    不,不是实力。蝇忍并没有可以随时应对他人绝杀的实力。当时真的只是运气,或着说是一瞬间的求生本能,蝇忍下意识的档下来了。但就因为这一瞬间的运气,结局就要改写吗?

    嗖,叶拔出了钉在自己左肩的尖头暗器。双目寒似冷月映城。

    “死吧!”电光火闪,蝇忍身上被开出无数的血洞。血色在风声中炸响。

    “我——竟会败在你手上。”蝇忍不服的咳了三声。叶麻利的把尖刃长镖扎入了他的右眼,推掌一按,把长镖完全按了进去。鲜血四溅。

    蝇忍无力的倒地,叶沉身落地。

    我们赢了,叶想到这一点,他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桔子在他倒地前扶住了他。

    叶使坏的一个翻身,两人一同睡到在地。

    桔子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色:“喂,你又抢我这个大哥的风头了。”

    叶不倒,另问道:“就算知道是我设计了这次危险的野营,你们还是我的伙伴吗?”

    “呐…………。”三人一同办着鬼脸。(好默契的说。)

    桔子一笑,举起右臂,地瓜与白鸽也一同举起右臂,四小星标致性的黄色臂分外醒目。

    这就是伙伴吗?

    叶一笑。赤说美景无处不在,只是我们没有去发觉。今夜,巨幕无星无月,山坡满是积雨和泥,但我分明体会到一种久违的美丽,一种佳境。

    地瓜爬了起业:“好痛。我们还是快走吧!搭上浮船就没事了,我想那些船警应该会去帮叔叔的。”

    桔子一点头:“对,想帮叔叔这是唯一的方法。”

    “那种事你们三个就可以办好了。”叶淡淡道。

    “三哥,你又想干什么?”白鸽。

    叶瞟了一眼蝇忍的尸体:“像这种级别的敌人山上还不知有多少,我要去看看。”

    “你疯了。”

    “我的命是他救的。如果不回去再看一眼他的身姿,我不如现在死了的好。”

    “我不许你去。”桔子呵道:“只会添乱的。”

    “如果我成为了叔叔的负担,我就杀了我自己。”叶一笑,拿出了黄色药瓶:“老大,帮我保管一天。”

    “我……,叶,你冷静点。”

    叶放下药瓶,纵身离去,现在他的体力,可以说是与高手无异,原因——家传的封穴之术,把全身的血气憋到气门,力量短时间暴长,对身体伤害很大。

    七划叔叔,你的武道究竟是怎样的呢?《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