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佳小说网 >历史军事 >遥古传说 > 正文 二百零九、将死之男——尔橡 特别篇 四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遥古传说-正文 二百零九、将死之男——尔橡 特别篇 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不得了,尔橡连忙去掰煞的手腕,却发现那只手腕活似虎钳,根本不是自己能应付的,看着草野的脸色渐渐发白,尔橡不敢半点耽搁,秘法再次出手——奇经八脉之伤,内攻。

    嗞,煞死咬牙冠,大股乌血从牙缝中喷出,黑着一张脸,仍未倒下。

    遭了,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尔橡惊恐的看向草野,却见草野瞪着一双傻乎乎的眼睛看着煞。

    什么?怎么回事?

    尔橡的大脑混乱了,历史、天空、鸟鸣、青风、雷霆交汇在这一瞬间。

    煞终于无力地倒下了。

    有些事,只有男人与男人死斗之后才了解。

    沉重的古钟声在尔橡心头荡漾开来。

    “看来bh30药剂终于抽光了他最后一丝力气。”尔橡很不客气地抓起煞的衣领,把他拉扯到床上:“你这爱闹腾的家伙终于睡下了。”

    接着又对草野用双手一通比划,道:“好了,你那边的麻烦就靠你了。”

    草野点点头,抱起一大堆的草药、食品出门了。尔橡随即仰头下,一笑:

    “今天,可真的累得。”

    草野一路不停,连续穿过几片树林,又绕过几个弯道,闪进了一个隐秘的山洞。

    洞内闪出一个黑影,发出喑哑的声音:“你回来了。”草野点点头。

    “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东西。”

    草野摇摇头,表示不能说。

    黑影又问道:“你给老子上的药果然有效,但老子这几天怎么总提不起精神。”

    草野连忙用手比划一通,黑影道:“老子看不懂你的手语啊!算了,先给我换药吧!”黑影站到草野跟前,微弱光线下,草野这些天一直照料的人物竟然是——硫云矿族百岁级强者?翅指天。

    ……当煞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以后,这一次醒来时,他的精神状态明显还没恢复。

    尔橡见煞醒了,连忙给他端茶递水,道:“前天真是冒犯了,庸医向你道歉,希望煞光先生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的计较。”

    煞愣愣的看着他,低头不语。

    尔橡笑道:“不想问问草野的去向吗?”

    煞平静道:“不了,如果相遇,我自然会杀了他。”

    “是吗?小的并不这么认为。”尔橡架起煞道:“出去晒晒太阳吧!正好在下煮了蛇蚕汤,小补的哦!”

    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把煞架了出去。

    洞外的一处平地:视野开阔,三面环山,地势平缓。再则地覆青草缀青花,天有青风伴青云,倒真是一处休息的好场所。

    只是,煞对这些提不起兴趣。

    尔橡架好沙锅,悠闲的倒在草地上,煞静静的在沙锅旁坐下。

    尔橡道:“来说说你的故事吧!”

    煞不语。

    尔橡笑道:“还是不想说吗?那么我来说说自己的故事吧!草野是个孤儿,自出生便和我在一起了。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他取名‘草野’吗?”

    “因为他是野草堆里出生的。”煞想都没想。

    “哇哈哈哈。”尔橡拍手大笑:“煞光先生实在是太聪明了,佩服、佩服。”

    煞冷冷的看着他。

    尔橡苦笑道:“这样也不笑,煞光先生人生不会太无聊吗?”煞不答。笑?这个字对他来说太遥远了。

    尔橡拍拍下摆道:“看得出来煞光先生也是经历过生死别离的人。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看看他的眼神就行了。”

    煞吃了一惊,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又斯文又爱发点小疯的男人也会经历过生死至痛。

    尔橡笑道:不必奇怪,像我们这样的男人,多少都会有点偏执的想法和行径,说得难听一点——我们都不太正常呢!”

    煞认真的看着尔橡,隐约感到对方接下来会说什么重要的话。

    尔橡道:“因为是同一类人,所以三日前一战的最后关头,我渐渐读懂了另一层的煞光战士。于是今天在下想斗胆一问——杀戮的滋味究意如何呢?”

    煞闭目沉思,良久,煞在七日以来破天荒的回答了尔橡第一个问题:

    “味同欣毒。——”

    “果然呢!”尔橡暗然道:“那么关于煞光战士真正想杀死的是那些妖众还是他自己的问题,似乎也有答案了。”

    呼——!煞浑身杀气一显,十丈之内鼠蚁不敢近身。

    尔橡却似没察觉一般,自顾自的道:“其实我早就在想,若真是沉迷杀戮,何不踏上妖域,那里有一大堆的老弱病残可以让你杀个痛快,你却偏偏四处去找那些狠角色。——何解呢?何解呢?何解呢?——呵呵,看来草野得以死里逃生,也非偶然啊!”

    煞五指握拳,双目充血,恶道:“再不住口,我便让你一生也开不了口。”

    尔橡连忙收声,静静等待煞的情绪平伏下去,方才轻声道:

    “煞光生生,本人一生与医道为伍,几年前方才知道,这世上有两种病最可怕的。”

    煞静待下文。

    “第一种病根本是无药可救,而且人人都不幸免,潜伏期多则三、五、十、百载,少则几月甚至明日,一旦病发必死无疑,实为定数。——这种病,就叫‘死亡’。”

    煞心中默许:谅你是一方长老还是下界凡人,普天之下谁能逃过这一劫,就是传奇中的传奇天地老至尊,也没听说他有逃脱生死之能。

    尔橡冷道:“但第二种病较之第一种却更为可怕,它貌似有药可治无人肯去医治,任由它病变害人,再者它的危害,也远非一死就能概括,它的名字就是——仇恨。”

    煞吃了一惊,眼前的人物开始变得高深莫测。

    尔橡道:“神妖之战的因果,已被那些‘名家’说了无数遍,但论其根本,不正是神、妖两族千年之来的相互仇恨吗?而神妖一战的苦果,煞光先生不会不清楚吧!”

    岂止——!

    “而且在下断言,神妖之战决非是千年仇恨的终结,此后三十余年,又将是一片刀光剑影,敌国战连天。”

    煞恭敬的抱拳道:“尔橡先生,你即是医师,该有解救之方。”

    尔橡淡淡一笑,这一刻,二人的关系像极了天地间的和谐。

    尔橡道:“我——本是庸医。”《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