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二百一十四、紫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幽紫复活后的第三天中午,真心合七馆靠楼的草坪。

    邹公一边做着笔录一边道:“幽紫小姐,我们现在来测试一下你的肌肉反应能力,你一会只要尽量的去接住这些落下业的小球就可以了。”

    幽紫点点头:“我明白了,开始吧!”

    一边的赤提醒道:“今天你们都测试了6个小时,不休息一会儿吗?”

    邹公扭头看了仙子一眼:“多嘴,我又没叫你陪着我们。”赤一时有口无言,幽紫不由抿嘴一笑。

    邹公道:“开始。”赵虎便把颜色不一的小球三三两两的从二楼窗户放了下去。幽紫认真对待,将落下的小球一一接住,放进一旁的箱子里。邹公看了不由频频点头。赤不由摇头:“真的很无聊啊!”邹公微微一皱眉:不,仙子,你错了,这个测试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五分钟前。

    邹公把一纸箱的塑料小球交给赵虎,道:“赵虎,你到二楼去,一会测试开始你就把这些小球三三两两的扔下来。”赵虎一点头,抱起纸箱正欲转身离去,邹公突然叫住他:“等一下,把这个收好。”掏出一枚红色小球:“在扔最后一批小球的时候把它扔下来。”赵虎在接过红色小球的一瞬间不由微微一愣:“这个……金属球?”邹公一点头:“没错,快去吧!”赵虎:“不会伤着幽紫姐姐吧?”邹公不答。

    ……

    邹公:那枚金属小球从大小、颜色来看,是与其它小球无异的,但重量却是塑料小球的50几倍……

    呼,幽紫的手腕打出了个漂亮的蛇折,以高刁钻的角度接下一枚白色小球。

    ……人的肌肉也是有记忆性的,如果幽紫不能在触球的一瞬间调节好力度,那么她是无法接住金属小球的,甚至会有扭伤的危险。可是要证明幽紫的身体恢复了以往的水准,这个测试又是必要的,但总觉得——现在就进行这个测试似乎太早了一点。

    赵虎冲下面挥挥手:“这是最后三个了。”说着悄悄的从口袋中掏出那枚红色的金属小球。

    自信的一点头:“来吧!”

    邹公微微渗出一丝细汗:幽紫,就看你的了。赵虎一放手:“来了。”三球落中,红球居中,一切就看这一次了,偏偏……

    赤把手中的苹果扔了过去:“再添一个。”

    “哇——啊!”邹公嘴巴大得差点脱臼。转身冲到赤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小子在这儿捣什么乱啊!”赤不紧不慢道:“有关系吗?反正幽紫也接到了。”什么?邹公连忙转身,只见:

    幽紫双手斜交,左手微握托住赤扔来的苹果,右手微张,修长的手指各夹住黄、白小球,手心的一枚——正是那枚红色的金属小球。

    “接,接到了。”邹公吃惊道。

    赤:“有什么好奇怪的?”

    幽紫看了看红色小球,浅浅地一笑,将三小球一同放进了身旁的纸箱。

    赵虎拍手叫好:“太棒了,幽紫姐姐。”

    赤:“如何?邹公,这下幽紫不用再测试什么了吧!”邹公失语一笑:幽紫刚才的表现,恐怕不少老字号的武者也做不到吧!可是幽紫这个刚从沉睡中醒来才三天的小辈却做到了,是奇迹吗?邹公的大脑不够用了。

    赤见邹公不答话,道:“不说话表示同意罗!天,终于解脱了。”赤好好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向幽紫走去:“幽紫,后天我们要为你举办一个晚会,很棒吧!”幽紫浅浅一笑:“是吗?太好了。”示意一下手中的苹果:“另外,谢谢你的苹果。”

    赤浅浅一笑:“对了,这两天你还没去哪儿玩过呢!如何,下午我陪你走走。”

    幽紫微微一惊:“你说……陪我。”

    赤愣了一下:“有何不妥吗?”

    幽紫一下子乐了:“我记得小时候你肯让人跟着你出去玩就不错了,主动提出陪别人出去还真是我第一次听闻呢!”

    赤:我小时候是这样的吗?不记得了。

    “是吗?那么这石破天惊的第一次就交在小姐身上罗。”赤很绅士地行了个礼。

    幽紫偏头一笑:“那么小女子不甚荣幸。”

    邹公在老远处叮嘱了一句:“别玩得太累了,啊!那样对幽紫的身体不好。”

    “知道啦!”赤冷不防地伸手抓起幽紫素手,道:“走吧!”

    一路的春风伴随着他们离去。

    吃鱼子,逗龙虾,看电影,逛街,参加马术培训,观看射击比赛,还有帮小朋友取下挂枝头的飞盘。

    “好痛快啊!”赤一屁股坐到街头公园的长椅上面,幽紫靠旁坐下,轻声道:“我记得你小时候累了一定会就地躺一会儿的。”

    “是吗?我记不太清楚了。”

    幽紫浅浅一笑:“我记得很清楚,小仙子所代表的一种自由——百无禁忌。”

    赤一笑:“只可惜,那是过去的事了。如今的我,已经沦落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平凡的成年人。”

    沦落为一个成年人。

    幽紫微微一颤,右手轻轻扶住酥胸:“成年?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长大了,一点准备都没有,呼。”一手按住自己的额头。

    赤看了一笑:“成人世界也没那么恐怖的,起码对我来说:纵饮可是人生一大美事啊!”不过已经决定戒酒了。

    “可是……”幽紫红着脸道:“……我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觉得这付身体是别人的一样。”

    “会习惯的。”赤转过头对幽紫认真道:“我帮你。”

    幽紫:“真的?”

    “赤道火·仙子从不食言。”

    幽紫举起素手:“击掌为定。”

    赤一笑,伸出手来:“击掌为定。”啪!两只手击在一起,相视一笑。

    两只手不自觉地握在一起。

    ……

    元天真人与理树玄女匆匆走过街头。

    元天忽然一个急刹车,后退两步,往街头花园的长椅上望去:那不是仙子和幽吗?

    元天又好气又好笑道:“幽紫重生才三天,怎么这么心急啊?”“胡扯什么?不过我看他俩挺般配的。”理树道。元天:“你想升级做婆婆啊!”

    理树一笑:“老不正经,——对了,你记不记得连云队长曾经说过:如果我们两家的后代是两男或两女就让他们作兄弟(姐妹);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话……”“就让他们作夫妻对不对。”元天抢过话头:“连云队长说那话的时候都醉得分不清南北了,这话不作数的。”

    理树故作生气道:“你不希望幽紫下半生过得幸福一点吗?”“希望,我当然希望啦!”元天一把抱住理树:“不过这种事,总归要看两个人的心意才行,对不对?”

    理树还想说什么,元天拉起她的手就走:“快走吧!要把幽紫的名字重新登记在神脏的资料库里的手续还是蛮复杂的。”

    ……

    傍晚6:30分。

    “到了。”赤在幽紫门前停下。

    幽紫松开了挽住赤胳膊的手:“谢谢你陪了我一下午,我又欠你一次。”

    赤:“别说谁欠谁的,人情债一辈子也还不完的。”“那么晚安。”“晚安。”两人相视一笑,同时转过身去,幽紫推开房门,仙子道迈步离去。

    “仙子。”幽紫忽然叫道。

    赤转过身来:“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像梦中那样抱我一下。”幽紫认真的说道。

    赤活似被电麻了一下:“……啥……?”

    幽紫一口气道:“我知道我的罪过只能靠日后去救赎;我也想做一个全新的幽紫;我也希望我可以做到不再让任何人失望。可是我真的好害怕,害怕我会在厄运面前无能为力,害怕我最终只会给你们带来灾难。拜托,给我一点鼓励。”幽紫喘了一口气,胸脯不住的起伏,脸儿激动得通红,双眼紧紧的盯住仙子的瞳子。她——在等待一个行动上的答复,这个答复,也许将影响到她一生。

    赤没有动,昏黄的灯光下,棕木铺出的长长走道里,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幽紫失望地低下头,轻声道:“——抱歉,我的话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晚安。”

    没有任何征兆,赤忽然一手枕住幽紫的后脑,一手抱住幽紫的腰,一收,将幽紫重重地搂进自己怀里。一秒、两秒,久久地不肯松手。

    赤汗液的味道让幽紫模糊。粗犷的拥抱所带来略微痛楚也令幽迷乱。

    不自觉地抬起手,将赤牢牢抱在怀中

    赤紧闭双眼,眉宇间泛起淡淡的忧伤:……记得许久许久以前……。

    幽紫尽情地体会着这片刻的温存,不舍分手。直到——夕阳的最后一缕金衣没入地平线。

    赤:“答应我,在我松手之后,要做一个全新的幽紫。”幽紧闭双眼,连连地点头。

    “1——2——。”赤数道。

    “3!”幽紫快一步推开了赤,道:“晚安。”跃入房间关上房门,砰:——。

    幽合上眼,靠在房门上,静静地喘着粗气,忽而——痴痴地一笑。

    ……

    棕木铺出的长长走道上,赤失神地站在那里。良久,赤转身离去。

    回型走廊的对面,坤走过来重重地拍了一下躲在石柱后面的赵虎一下:“偷看什么呢?”

    “没有啊!”赵虎争辩道:“刚才赤叔叔和幽姐姐拥抱的时候我一眼都没看啊!”——不打自招。

    坤愣了一下:“发展得好快啊!”

    ……

    第二天清晨,幽已漱洗完毕了,对着水晶镜坐下。幽回忆起昨晚的事,不由浅浅一笑,一解发鬓,一头柔顺的秀发滑下,长及腰间,漂亮得如一匹顶尖的黑绸。

    幽微微一惊:“头发——已经这么长了。”

    理树叩响了幽紫的房门:“幽紫,起来了吗?”

    幽紫连忙为理树开门。

    “哇啊!好漂亮的头发啊!我的女儿可真惹眼呢!”

    幽紫一笑:“母亲过奖了。”

    理树递出一份文稿:“登记手续办好了,只要再补上指纹和笔迹样本就行了。”

    幽连忙按上了红手印,想了想,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理树道:“好了,这样我女儿就又是3号神域的居民了。——咦?”理树看了幽签下的名字不由一愣:紫幽,元天·紫幽

    幽浅浅一笑:“我想做个全新的我,名字就是改变的开始。”理树玄女用笔头托住下巴,主妇式地点点头:“紫幽,也蛮好听的。”

    母女俩相视一笑。

    …………

    第二天的清晨,阳光铺洒进了赤的窗户。

    赤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的房间乱得实在不成样子,不过好歹案头还有一方“净土”。

    赤看了一眼案头的画筒,不由神思飞驰……

    在昨晚相拥的一刻:

    赤紧闭双眼,眉宇间泛起淡淡的忧伤:记得许久以前,自己也这样抱过某人。《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