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二百一十七、替身演员 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剑魂大呵:“剑降。”从上往下乱刺一通。

    飞雪旋身后退。

    张导大喊:“2组火药引爆。”嚓,开关按下。飞雪刚刚站立的水泥板地面——成了粉碎。

    张导:“好,站定,摄影师,快抓拍几个特写。”摄影师连忙操纵装有摄像头的机械架向两人靠近,首先是剑魂,剑魂一脸冷酷,接着是飞雪,飞雪双眼惆怅而无奈。

    “卡。”张导喊了一句:“好,演得不错,大家准备一下第二场。”“呼,”皖花舒了一口气:好长时间没拍戏了,有点累啊!比特放下了剑魂的冷酷,一脸轻薄道:“甜心,不要那么紧张嘛!虽然马上要和我这位大帅哥接吻,但要放松点才能体会到我那完美的舌技啊!”听得皖花一阵恶心。

    仙子靠在栏杆上道:“脸皮都厚成这样了,不死也没用。”紫幽回头看看身后的仙子和坤,道:“你们刚才去哪儿啦?”“秘密!”

    比特吊在半天中喊道:“喂,怎么还不放我下去啊!”张导扭头看着管理吊索的人员,吊索工人尴尬一笑:“操纵杆好像卡住了。”——摄影场顶部的铁架内,一根根错综复杂的麻绳已经绷得笔直了。——比特一听,张口骂道:“你管什么吃得啊!笨得要死。”

    张导挥了挥手:“你们几个,去绞手动架把比特放下来。”老远处的仙子连忙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上天保佑这个可怜的人吧!”

    手动架一圈一圈的转得飞,铁架内,两块切口平整的钢板正通过复杂的麻绳网的拉动一点点靠近,两块钢板上,各有半张血符。

    “好了,还有三米了,大伙加把劲。”张导道。

    比特吊在半天怒道:“快点啊!笨手笨脚。”话刚落,比特全身就发疯般地抖动起来,并伴随轻促的滋滋声。全场一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不知所措。一工人小声问:“张导,比特怎么了?”张导习惯性地托起下巴,皱起眉头,陷入深深的思考当中——这就是思考者的模本。不过——笑——现在没时间思考了。

    五分钟后,比特已经口吐白沫了。张导烦躁地点了一支烟:“那个,那个,那个什么来着?”也许是因为神域极少发生意外吧!一旦发生,张导生居然会反应不过来。

    十分钟后,比特的头发开始冒烟,张导生急得围起圈来:“肌肉缩紧,浑身抽动,双目散目,皮肤衣物出现轻微糊焦味,这种状态叫做什么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一工人小声道:“是不是触电啊!”张导:“对,就是触电。等等,——喂,比特触电了你们还不快放他下来。”

    砰!比特重重地落到了地面上——倒不是工人们把他放了下来,——钢索的某处被赤做了手脚,这会已经被电流烧断了,全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除了赤他们。

    ……他们都快笑翻了。……

    五分钟后,抬着比特的担架从赤面前经过。赤真诚地叹了一句:“上天真是残忍。”

    紫幽从背后打了赤一下:“以后不许这样了。”

    赤一笑:“明白。”那一瞬间的赤,就像一个大孩子。

    各处,大伙正手忙脚乱的忙着。

    张导生和几个工作人员在一旁商量着什么,赤、紫幽、赵虎凑了过去。员工甲:“导演,现在怎么办啊?”员工乙:“找替身演员吗?恐怕来不及了,而且神域界已经少有人精通剑术了。”张导生使劲挠着头:“别吵,别吵啊!比特现在怎么样了。”医生说起码要休息半个月。张导生:“天啦!没时间啦。”

    仙子插嘴道:“难道拖几天不行吗?”

    张导:“不行啊!这个摄影棚是租借的,一个月后到期,时间不够啦!”一员工补了一句:“而且这个场子很抢手,后几个月的租借档期都有人定了。我们现在不拍完,就得拖上四五个月了。”

    张导生:“这下死定了。”

    赤:“这么说你们只剩下打‘替身’一条路了。”

    “可是要找一个和比特同级数的剑客太难了。毕竟3号神域已经很少有人习剑了。”

    赤一笑:“未必。”眼神向身后一瞟:“我倒知道一个家伙的剑术绝不在比特之下。”

    赤身后的坤微微一愣,忽然记起赤眼神中闪过的一丝诡异。自语道:“招术多多!?原来是连环计,我也被你算计了。”

    赤走到坤身边碰了他一下:“怎么样?上不上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坤不语。

    赵虎叹了口气:“让师傅上?没用的。师傅总是说‘我的剑决不是用来取悦于人的’。让他演戏,简直是天方夜潭嘛!”

    赤小声道:“你不上,我上。到时候我做了什么你可别后悔啊!”

    紫幽凑了上:“坤,你就当是帮帮张导生他们吧!做善事啰!”

    坤看看紫幽,再看看张导身边的皖花,眼中闪过一瞬的迷芒。——

    皖花张口道:“坤,……”坤打断了她的话,正言对张导生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耶。”赤和互击手掌(你们还是把自己当小孩子)。

    张导生露出一丝犹豫,一员工小声道:“导生,他这么自信,会不会是说大话啊!”

    皖花认真地一点头:“他就是九剑一气馆馆主,我的剑术老师(坤:只是稍微指点过你一下而已),更重要的是——他正是比特当年在《巨剑豪》中剑客角角的原型。”

    一阵微风卷起了坤了鬓发,全场一片惊叹:“真的假的?”张导生喜道:“太好了,这太棒了。”

    又是一大卖点啊!

    坤扭头对赤道:“你拿扇子扇我干什么?”赤右手一停,微风随即停止:“制造气氛啊!”坤无语。

    张导生忙把剧本递给坤:“那就麻烦馆主了,你老和皖花小姐排练一下吧!30分钟后开始。——对了,你有演戏经验吗?”坤摇摇头。

    “没关系。”张导生信任地拍拍坤的肩膀:“就照那些武侠电影上的武侠那样做就行了。”独自忙活去了。

    坤平静的说了一句:“我还没看完整个一部电影呢。”赤当即无语。

    ……

    一剑激荡之后,皖花无力地向后倒去。坤飘身过去接住了她,皖花解脱似的一笑:“终于——都结束了。”坤一脸深情,却无语。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搞得一旁的赤和紫幽都急了:“说话啊!说啊!”

    坤舒了口气,扶起皖花,无奈道:“我说不出口。”

    “搞什么啊?”赤急得挠头,“都五遍了你还不行啊!学剑你怎么学得那么快啊!耍我啊!”

    坤赌气道:“说得简单,你行你怎么不试试。”

    想都没想,赤双手一抱一推,紫幽不由向后倒去,口中的“啊”字刚离舌,赤已温柔而一脸愁容道:“你的结束,便是我痛苦的开始,今生今世,茫茫人海已再无你的踪迹。”痛苦地闭上双眼。一旁的皖花感动得差点流泪。赤接着用女声道:“剑,家父为我算过一命,说我注定要因剑而死,没想到是——真的。呜(吐血的声音)……剑,不要难过,最后一步了,给我一个剑客的死法吧!”

    赤双眼始终紧闭,深情倒是深情,却一点没发现怀中的紫幽的瓜子脸已经红透了。

    然后——赤的双唇吻了下去。紫幽连忙紧闭双眼,不过仙子在两人还距半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偏头对坤说:(语调已恢复正常)“吻下去之后你再一剑刺下去,那就一切ok了。”话落,已经看傻眼的赵虎立即鼓起掌来。皖花也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坤不由认输道:“好吧!我承认,你的脸皮果然比我厚。”赤大汗:“有你这么夸人的吗?”这时远处的张导生向这边挥手道:“坤先生,马上要开始了,先化妆吧!”坤应了一声,向化妆室走去。赵虎拉了拉坤的衣角:“师傅,你不是说‘我的剑决不是用来取悦人’的吗?可是一会演戏的时候……?”

    坤平静道:“放心吧!我不会把九剑带进去的。”一扯麻绳,九剑立解,坤麻利地把九剑扎在一起,递给赵虎:“拿好。”

    另一边,皖花小声地对张导说了什么。

    ……十分钟后……

    张导拿起了扩音器:“灯光开启,吊索组准备爆破组就位,好,各单位注意了,《爱在生死时》第二场——开始。”

    嗖——,钢索急速滑动,已被打扮得和比特饰演的剑魂有八分像的坤从半天中斜刺而下。刚要刺中皖花(飞雪),皖花忽地挑手将坤的剑荡开,坤折手运剑,在空中飞速划出两朵剑花——再刺。

    众人一惊:好连贯的动作,简直是行云流水嘛!张导这时却急了:糟了,速度太快,皖花小姐跟不上的。

    叮,两剑相交之声,众人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急速的递剑中,飞雪剑面贴身,坤的剑正好刺在飞雪的剑面上。也不知是飞雪判断力惊人,还是剑魂刺得太准。

    张导首先反应过来:“保持这个姿势。”一把拍醒还在发愣的摄影师:“拍特写,快。”

    皖花趁机鼓励道:“坤,就是这样。”

    坤不言,只是盯着皖花的眼睛——和皖花相处这么久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直视她的眼睛吧!等等——……

    坤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曾经有一个女孩,令我如此的心动……

    台下的张导生喊道:“好了,动剑。”

    皖花扭剑削向坤的腰间,坤本能的空剑挡开,皖花连攻了十五、六招,均被坤一一化解,手法之巧妙令台下一片惊叹,一员工由衷道:“很激动,能够看到真正的剑客表演。”

    他身边的赤却开始皱眉:怎么回事?坤的动作有点不谐调,出手也有点僵硬,回头看看紫幽,紫幽疑惑的目光也印证了赤的想法。

    赤再次向坤看去,坤扭身闪过一剑,一滴水珠飞散——是汗。

    赤吃了一惊:以坤的体力,不应该这么快流汗的啊!

    似乎是洞察了仙子的想法,张导一脸深邃道:“是怯场反应,坤先生的身上出现了怯场反应。”——怯场反应,仙子一惊。《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