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正文 三百八十九、剑道传承 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铁洛 书名:遥古传说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韩帛心无奈的转身离去,于部落之外的山丘稍作歇息,垂手摘下了一片树叶,为这些枉死的生命吹上了一首安魂曲。

    估摸着那婴儿已经断气了,韩帛心渡步走了回来,却意外的发现渡霜天未动,豺狼也未上前,那个婴儿也未死。

    韩帛心定睛一看:原来是豺狼每一次想上前吃肉,那婴儿便会嚎啕大哭起来,吓退这些贪婪之辈。

    韩帛心叹了口气,再次离开了。

    就这么来来去去一共五回,眼见着金乌落山了,韩帛心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小东西的嗓子都哭哑了。霜天兄,这孩子已经没救了。你何不给他一个痛快,反而要留他在这世上受苦呢?”

    失神已久的渡霜天终于回过神来,摇头道:“帛心兄,你错了。他不是在哭,他是在战斗。”

    什么?韩帛心吃了一惊,哑言道:“你说什么?”

    渡霜天不答了,眼中满是感慨的望着这个垂死的婴儿,不发一言。

    看着渡霜天入迷的样子韩帛心急了,拍拍渡霜天的肩头道:“霜天兄你别吓我,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在‘鉴玉’!”渡霜天深色平静,不疾不徐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啥玩意儿?”五大三粗的韩帛心明显没有听明白,连忙问道:“你再说一次?”

    渡霜天叹了口气,认真说道:“帛心兄,我问你:对于我们剑客来说。剑道巅峰是什么?”

    韩帛心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剑道无巅峰,不断追寻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渡霜天默默摇头,低声道:“万物有极限,剑道也应该是有巅峰的。若是我这些天猜想的不错,达成‘九剑一气’的剑客就是可以问鼎巅峰之人。”

    “那是不可能。”韩帛心痛快的打断了渡霜天的话,喝声道:“剑有不同,各走其锋。九剑一气,反累其人。”

    “不。”像是被说中了痛处,渡霜天一下子紧张起来,但他依旧倔强的辩解道:“我相信我这些天思考的没有错。你我之所以达不到那个境界。是因为你我并没有那个天赋,那个本事。”

    “哈。”韩帛心不屑一笑,沉声道:“你我都没有这个本事,试问这天上天下还有谁能有这个本事?”

    “他!”渡霜天抬手指着这个垂死的婴儿道:“这个孩子的战意非凡。我相信他能代我实现‘九剑一气’的梦想。”

    韩帛心吃了一惊。然后稳住心思低声说道:“渡霜天。你想干什么?”

    渡霜天一脸严肃的沉声说道:“我要收他为徒,倾囊相授,将他打造为剑界传奇。让他代我问鼎剑道巅峰。”

    “你疯了。”

    韩帛心眸子一张,沉声喝道:“‘接引条例’说的清清楚楚:无天赋资质者不得引入神域。我能清楚感应到这孩子并无法术资质,神族高层不可能同意让他入住神域的。”

    渡霜天平静的说道:“我可以想办法,万一不行我还可以将他偷渡进去。”

    韩帛心简直气炸了,握拳说道:“被人知道那可是要入狱的‘重罪’。”

    “我不在乎。”渡霜天平静依然,然后一脸欣慰的看了看这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这些天早看你不对劲了,我看你是入了魔障了。”韩帛心抽手拔剑,疾步走向土堆中的婴儿道:“这孩子死定了,还是我来赐他一死吧!”

    “不要!”渡霜天吃了一惊,连忙探手捉住了韩帛心的手腕道:“帛心兄,不可啊。”

    “呸。”渡霜天的出手阻拦更加坚定了韩帛心的决心,翻手摆脱渡霜天的牵制,韩帛心刺步上前一剑杀向了那个垂死的婴儿,同时说道:“什么狗屁九剑一气,我今日就断了你的念想。”

    血光飞溅,名剑嗡鸣。

    四下的豺狼已经被这激荡的剑气吓走了,黑鸦乱飞之中,韩帛心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渡霜天在危机之时一个箭步上前,出手抓住了韩帛心手中名剑的剑刃,那锋利的剑尖在孩子眉心上一尺处稳稳停了下来。

    韩帛心深色骇然,连忙抛下宝剑,翻开渡霜天的手心一看:这一剑太猛太急,渡霜天出手也太仓促。一剑之后,渡霜天的右手拇指已经被削断了大半。伤及拇指指骨,恐怕再难持剑了。

    韩帛心声音呜咽道:“霜天兄,你这是干什么?”

    渡霜天回过神来,出手抓住韩帛心衣领道:“帛心兄,我已再无问鼎剑道巅峰的可能,现在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希望。我只求你放过这个孩子,难道这样你还不答应吗?”

    “你……。”韩帛心狠狠的咬了咬牙,无比愤恨的一拳砸在地面上,失神良久后默默说道:“愿你日后不要后悔。”

    言罢,韩帛心拾起爱剑,愤愤的转身离去。

    渡霜天松了口气,抱拳恭送。

    韩帛心走出十步,忽然转过身来沉声说道:“渡霜天,我日后一定收一名徒弟打倒这个孩子,叫你知道你今日所作所为全是错的。”话落,韩帛心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渡霜天无力的笑了笑,包扎好自己的右手,脱下外套将土堆中的孩子包好,紧紧的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

    神之都的无名公园内,将故事讲到这里的韩帛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同霜天兄修行练剑的地方被我们名为‘剑山’,又名‘坤山’。渡霜天便给那孩子起了个‘坤’姓。小兄弟,你明白了吗?”

    坤庐深色迷离,低声说道:“那个垂死的孩子就是我。”

    “哈,真是世道变迁,一晃都是这么多年了。当年差点丧命狼口的孩子如今也已经执掌剑馆了,我想二十余年前所说下那些话,也该有个定论了。”

    坤庐心中一时间满是伤感,但他依旧守住心神,低声说道:“我下一场的对手‘嗜红’就是老先生的得意弟子吗?”

    听闻此言,韩帛心一时满是伤心,不由低声道:“他是我唯一的弟子,自然也是最得意的弟子,但他更是我最失望的弟子。”

    “哈,好。”坤庐无力一笑,然后握紧拳头道:“明日我便给老先生一个答案,家师同老先生的剑道争论,明日便会有结果。”(未完待续。。)《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