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梦行者-正文 引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顽 书名:猎梦行者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两千多年前,宋国蒙地,一座宅院,悄然矗立,古朴,典雅。

    清晨如约而至,阳光很是艳丽。

    宅院的主人庄周起身,忽听见门外马蹄声由远而近,他似乎有某种预感。果然,马蹄声在自家门口停了下来,接着,便是叩门之声,有人高声喊道:“子休先生在家否?”庄周示意僮仆开门,但见门外立着一老者,满脸风尘之色,正稽首。庄周惊讶,自思并不识得眼前之人,说道:“请问先生找庄子吗?”老者点头说道:“正是,正是!我家主人乃宋国国相,闻得先生乃超脱俗世之人,有大智慧,有疑难事特命老仆相请,万望先生莫要推迟!”

    庄周心下不悦,自思前几日楚王百金聘我,我尚且推迟不就。一个宋国国相居然遣一老仆相邀,岂不是要羞辱于我?说道:“岂不闻楚王聘我,我说楚国有个神龟,死了三千年,枯骨龟甲还被楚王珍藏着,这个畜性多幸运呵!我呢,却宁可拖着尾巴在泥水中爬行,因为至少还活着,活得自由自在,我可不愿意让楚王供奉珍藏。”老者笑道:“先生误会了!我家主人确有疑难之事,当世非先生不能解。非是妄邀先生卷入尘世,先生乃鹓鶵,岂效鸱得腐鼠乎?”

    庄周这才释然,对老者来意又有了几分疑惑,问道:“不知你家主人有何事找我?”老者双眉紧皱,道:“说来话长,还是请先生上车,待我慢慢为先生道来。”

    庄周本性洒脱,听老者这么一说,也不及交代僮仆,就上了马车,与老者离家而去。

    马车离了青石小巷,出城后一路向北。庄周这才问起事情缘由。老者长叹一声,道:“说起来,亦是奇事一桩啊!”庄周一声“哦”,凝神静听。老者徐徐说道:“我家少公子五年前娶了一个妻子,年十六岁,貌美异常。婚后夫妻二人和美孝顺,老爷甚是欣慰。但是,渐渐发现一件怪事:少夫人结婚以后,就不吃食物,甚至连水都不喝。一开始家人皆以为新娘子害羞,后来又以为新娘子生病。但是很长时间以来,都是水米不进。一年来都是如此,而皮肤容颜更加美艳。又过了一年,生了一个儿子,终年操持家务,纺织针线亦未停过。到现在五年多了,跟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据公子言说,少夫人在晚上睡觉时候浑身冰冷,只在胸前一点温热,早上一定要拍打其鼻端才能醒,否则会成天成天得睡觉。每每问她的时候,就说:‘我另外有家,很富裕,现在是在我的梦中,什么时候见过梦中人吃饭喝水呢?’”

    庄周讶然,如此怪事倒真是头一次听说,道:“我非医者,实不能为其诊断,请我何用?”老者道:“少夫人体健如常,非是要先生医治。昔者,先生巧论三剑,一言兴邦,天下闻名。我家主人乃是请先生一解这其中奥妙。”庄周沉吟不语。

    不一日,马车到达宋国国都商丘。庄周与老者入宋国国相府,国相出门迎接,庄周不暇多顾,乃见少公子夫人,果然是有沉鱼落雁之美,只是眉宇间似有抑郁之色。

    庄周对少夫人道:“闻说夫人是在梦中,那么你看这世间万物于你而言,是真是假?”少夫人道:“我既在梦中,眼前一切自然为虚假。”庄周笑道:“夫人因何而梦至此?”少夫人道:“我记得我曾得帛画一卷,画中有一公子,我心向往,每夜入睡后就梦至此。画中公子既我此时之夫君!”庄周愕然,道:“夫人何时醒来?”没想到少妇人一听庄周此言,泪如雨下,泣道:“我不想醒,一醒,则身边一切美好皆化为乌有!我不忍弃梦中丈夫与孩子……”庄周道:“但是,这一切既是虚假,终究醒悟,到时岂不是徒增悲伤?”少夫人道:“这些时日,我已不辨何为梦,何为现实,真实与虚幻之间,哪有泾渭分明!先生能断定你几十年风尘奔波不是在梦中吗?”

    言毕,少夫人转身入房,又回首道:“世间事,岂非皆是梦一场?”

    庄周顿时汗如雨下,脑海中恰如一道闪电划过,一时之间口舌僵住,不知说什么才好。

    夜凉如水。一眉弯月,高悬夜空,清冷,无声。

    庄周回家后,在这个静谧的夜晚,他做了一个梦,一个注定流传千古的梦。

    庄周和衣而卧,清风徐来,万籁俱寂,适合做一个好梦。

    朦胧中,庄周来到一座大花园中,姹紫嫣红,春色无边。他飞入其中,翩翩起舞。----对,他舞动双翅飞起来了,因为在梦中,他是一只美丽的蝴蝶。

    这是哪里的花园,庄周,不,蝴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飞进这花园,蝴蝶也不知道。甚至,眼前是日是夜,也很模糊。它只觉这一切是那样熟悉,那样陌生。

    突然有一只巨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蝴蝶。这只手就像有一股吸力,手掌已摊开,但是蝴蝶却无法飞离,它只好徒劳地舞动翅膀。它抬眼看了看这只手的主人,那是一个留着白胡须的老者,正露着神秘地微笑。

    蝴蝶感到这张脸有些熟悉,它想了一会儿,猛然惊觉:这不是自己吗?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掌心!蝴蝶感到很诡异,但是又觉得这一切真实而迷离。

    老者,或者说它自己说话了,脸上还是那种神秘的微笑:“蝶儿,蝶儿,你身在何处?”蝴蝶想说话,但是无法开口。老者继续说,声音隐隐约约,似近而又似远,在月光下飘忽不定:“你是我,还是我是你?”

    蝴蝶不语,唯举翅欲飞。

    月光消失,浓浓的乌云遮蔽天空,一道闪光划破周围的黑暗,直刺向这飞舞的蝶儿,没有声音,蝴蝶坠落。坠入一个无边的深渊……

    庄周醒了。他听见深巷里有犬吠,远处传来了鸡的啼鸣。

    他有点不知所措,迷糊中忘了自己身在何方。他就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中静默。

    他在黑暗中回味那个梦,在梦里,他是蝴蝶,也是老者,醒来,他是庄周。可是,就像梦里的那道闪光也直刺了现实中的自己,他想:刚才是我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那只蝴蝶此时正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

    我还是我吗?在黑暗中的这个躯体,是变成蝴蝶的庄周,还是变成庄周的蝴蝶?

    或者,庄周和蝴蝶都是一个幽灵?

    庄周在静默中守候一个平淡无奇的白昼来临。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