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梦行者-正文 第96章 困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顽 书名:猎梦行者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这个疑问很快被尹季点了出来,说道:“你所说之语,完全不合逻辑!”

    云梦山众人早已感觉到其中的蹊跷之处,尹季一说,纷纷点头,说道:“你要编故事,也要编的合乎情理啊,可见你完全是血口喷人!”

    文恬紧咬双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待众人讥讽过后,才说道:“回来之后,的确将此事如实汇报了……我师父……”

    她口中所说师父自然不是柳苍龙,而是黑衣人。云梦山众人一听,鄙夷之声四起。

    文恬也不理会,继续说道:“其实,在去梦公潭之前,我已经将此事告诉了师父,师父说,这倒是一个天赐的好机会,可以利用此事引起两山的争斗,我说,这一切都是柳……师父安排的,怎么又可能让他上当呢?”

    众人知道文恬已经讲到关键之处,不禁凝神细听,居然忘记了斥骂。空地之上五六百人居然出奇的安静。

    只有柳苍龙脸色紫胀,眼中喷火,似要飞扑而上撕碎文恬,可是,黑衣人的铁甲蜥蜴在半空中立着,而且越来越清晰,随着黑衣人精元的恢复,它已经完全凝成实体了,此时要攻破它的防护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了!更何况,此时面前有几百敌人,除了黑衣人,还有一个老对头周伯年,而自己这边呢,只剩七八十人,而且,他已经不能肯定这七八十人是否可以信任……

    一种绝望涌上柳苍龙的心头,他斜眼看看一旁的庄周,见他正凝神听文恬说话,但是眼神之中满是愤怒和不屑。这让柳苍龙又升起一点希望。只是不知道当时负责看守文恬和李朝文的那个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凭他的造梦境修为居然让两人逃脱……他此时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有杀了文、李二人,只怪自己对那个人太有信心了。也怪自己以为还可以用文、李二人来要挟黑衣人,如今,一切算盘都已经错乱。

    柳苍龙只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只被困的野兽!

    文恬继续说道:“我当时把这个疑问说出,师父只说:‘你只要回到梦公潭,将那矮胖……前辈的尸体扔进潭水中,我自有办法让柳苍龙和周伯年斗起来!”

    听到此处,周伯年黑着脸狠狠瞪了黑衣人一眼,心说好险!这笔账迟早也还要从黑衣人身上找回来。

    只听文恬说道:“我就在柳……师父七人去碧翠谷的前一天返回梦公潭将矮胖前辈沉入水底……我当时不知道师父究竟采取什么方法让两山相斗,只是想到,七人去碧翠谷。必然要经过水底通道,柳……师父若是发现尸体,也不知会如何吃惊!”

    庄周回想起当时在水底发现尸体时,的确是吃惊不小。

    李朝文脸色变幻不已,他隐隐知道黑衣人所说自有办法让周、李二人相斗的意思了。果然。听见文恬又说道:“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师父所说的方法就是着落在朝文师弟身上。他让朝文师弟在两派人中挑拨。而柳……师父明知道真相如何却又不能说破。只好忍气吞声被牵着鼻子走……”

    果然好一条妙计!庄周脑海中闪过这一句话,但是,马上另一个声音划过心头:不,这一切都是捏造的,怎么能听信一个叛徒的胡言乱语!

    李朝文听到此处,不禁惊慌失措。他万万没有想到黑衣人如此之快就出卖了自己!想到自己当时居然被黑衣人蒙在鼓里,自以为那梦潭三老是被黑衣人所害,然后嫁祸,自己不但拼命为他遮掩。还处处找机会煽风点火,最终渐露马脚,被柳苍龙困在云梦阁。要不是飞梦山和黑衣人及时赶到,恐怕迟早会被柳苍龙废功取命!

    想到这里,李朝文终于感觉到自己只不过是黑衣人的一枚棋子,什么将来的云梦山之主的许诺恐怕也不过是随口一说!因为,此时黑衣人揭破柳苍龙毒害梦潭三老的真相,固然是要在猎梦族人面前陷他于身败名裂的境地,但是,黑衣人又对自己要用计策激起猎梦族人内斗的险恶用心毫不避讳,这说明,只要能除去柳苍龙,他什么都不在意!

    柳苍龙身败名裂之后,固然不可能再为猎梦族长。但,黑衣人的险恶用心也昭然若揭,猎梦族人自然也不可能接受他,李朝文成了黑衣人陷害猎梦族人的帮凶,怎么可能被拥戴猎梦族之主?

    李朝文后悔万分,早知道黑衣人是如此一种不顾一切的打法,他就该断然拒绝诱惑……可是,如果不和黑衣人合作,自己现在又和那七八十人一样陷于绝地!

    一边胡思乱想,李朝文一边注意看四周,眼光扫过那些村长时,发现刚才那个灰白头发的老者正在聚拢好些村长低声商量着什么,有几个村长恰好回首看向自己,眼睛里是一种一股寒气从李朝文的脚底升起!他又看了看周伯年,发现后者居然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种幸灾乐祸而又洋洋自得的表情。

    李朝文开始紧张思索当冲突再起时的脱身之计,竹篮打水一场空是必定的,还是先保住命吧!

    而此时,文恬的讲述还在继续:“我想,柳……师父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有外人介入云梦山的事实,并开始……开始怀疑我……”

    庄周冷笑道:“你隐藏地真深,居然隐藏了十年,真是……真是佩服!”

    文恬身子又是一颤,抬眼看着黑衣人,似乎有无限的哀怨。黑衣人长叹一口气,说道:“恬儿,这十年来,真是苦了你!”

    一句话居然让文恬泪如泉涌。谁都不知道,她和黑衣人之间到底有怎样的秘密。十年前,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被柳苍龙带到云梦山,那时,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怀揣一个惊人的秘密来到这里。而这十年来,她为了这个秘密,又忍受了多少,失去了多少?

    可是,在柳翎的眼里,文恬十足是一个背叛师门的无耻女人!她耳听文恬对柳苍龙的肆意“诋毁”,心中焦急,却不知道如何是好!眼睛望向对面的庄周,只希望庄周能找到破绽,一下击穿文恬的谎言。

    其实,庄周心中也在梳理文恬话语之中的破绽,一边分析当前形势。对于黑衣人宁愿自曝自己的阴谋也要毁了柳苍龙的清白,他也暗暗心惊,不知道他究竟与柳苍龙有怎样的仇怨,看那些村长们的表情,对柳苍龙固然还是怨恨不已,同时对黑衣人也开始警惕。只有周伯年,一副置身事外的悠闲。

    他知道情势已经很危急,为今之计就是要揭穿文恬的谎言,把村长们的心拉回来,再寻找机会,擒贼先擒王,对黑衣人一击必中。虽然,凭自己这点微末的修为,要一下制服黑衣人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他别无选择。他看了看身边的马天虎,只见他满脸的愤怒,心中又感欣慰,看来,当惨烈大战爆发的时候,至少还有马天虎这个永远的朋友!

    文恬刚才提到有三个人去梦公潭,她,胡总管,还有一个人是谁?文恬为什么不想说出来,难道还有什么隐衷?说不定这个人才是她故事里最大的破绽。当然,也可能文恬故意说半句话,目的就是吸引别人追问,从而达到她更阴险的目的,而且,庄周竟然觉得后一种可能性要更大!

    文恬之所以遮遮掩掩其实是为了构筑一个更大的陷阱,但是,庄周还是决定要闯进去!

    庄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师父害了三位前辈,说来说去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现在,胡总管下落不明,我想也是你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他弄走了,因为只要他在,就能一下戳穿你们的谎言……至于所谓另一个人,你又何必三缄其口呢,恐怕只是随口捏造,没有胆量说出来吗?”

    众人这才注意到胡总管不在身边,极有可能被飞梦山的人监禁在云梦阁。于是纷纷喊道:“你们把胡总管怎么啦?”“现在就把胡总管放出来对质!”

    飞梦山的周伯年突然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被监禁在云梦阁中的那群人中是否有那个胡总管,如果胡总管真来了,结果会怎样?

    想到这里,周伯年眼神示意了一下凌岩,凌岩会意,悄悄退到人群中,拉过一个飞梦山弟子,悄声说道:“你赶快去云梦阁,看那里有没有什么胡总管,如果有的话,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名弟子点头,退出人群,飞快跑向云梦阁。

    只要杀了胡总管,那就死无对证,柳苍龙这个残害猎梦族前辈的罪名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空地之上几百人,大家都只注意庄周和文恬的对质,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个飞梦山弟子悄悄离开。

    文恬听庄周问起第三个人,叹气道:“我本来不想说出第三个人来,可是一不小心……只怕我说出来,对柳……师父更为不利……”

    云梦山众人又是一阵鄙夷,说道:“你早就处心积虑要陷师父于不义,现在又来充好人,真是卑鄙之极!”

    黑衣人一阵尖利的笑声,说道:“柳苍龙,你毕竟还有一批有情有义的弟子,比当年的你可要强多了……可惜呀,可惜呀……”

    也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但听在庄周耳里,他分明看见那黑衣人被黑布蒙着的脸正露着一副一只猫正戏弄这爪下老鼠的表情,怨毒之极。

    庄周冷冷说道:“我们只想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未完待续。。)《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