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梦行者-正文 第99章 瓦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顽 书名:猎梦行者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众人听着马山豪一番自责之语,心中均想他外表粗豪,内心竟然如此细腻。( ..钱人。)而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女子,又该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时光荏苒,斯人何在?当年的花颜月貌,如今也只怕是花落人亡两不知,怎不叫人唏嘘感叹。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那群村长的后面突然多了一群人。这群人是由那个被派去寻找胡总管的飞梦山弟子带来的。

    那名飞梦山弟子悄悄来到凌岩身旁,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凌岩眉头一皱,马上上前对周伯年说道:“师父,那边囚禁的人中并无胡总管……”周伯年“哦”了一声,也是双眉紧皱。

    那个胡总管去了哪里?如果不找出来,他终究会成为一支冷箭。

    凌岩又说道:“不过,我来之前还叫夏师弟派人到山下村子里找了一批人,现在林师弟把他们带来了……都是云梦山山下村子里猎户,他们的儿女都在云梦山上修炼,有十几个就在对面,我想,让他们看见自己的爹娘也在这里的话……”

    周伯年喜道:“这招很妙,直接釜底抽薪,柳苍龙算是彻底完了……”一听师父夸自己,凌岩不禁得意洋洋,说道:“等下柳苍龙就要尝到众叛亲离的滋味了,哈哈!按我的意思,早就该冲上去,杀他个片甲不留,还傻不拉几地在这里听什么故事……”

    话未说完,周伯年轻叱一声,说道:“你懂什么!把他从**上消灭岂能比得上把他从心理上消灭来得彻底!这马山豪可是一招妙棋,他的故事一讲完,柳苍龙的面具将彻底被揭开,到时。他就是**裸站在面前了,什么尊严,什么威望,通通化为烟云,他将彻底沦为猎梦族的罪人,那比直接杀了他要解恨地多啊!”

    凌岩嘴角一撇,似乎颇为不以为然。

    周伯年又是轻叹一声,对凌岩的目光短浅大摇其头。他说道:“没想到当年庄天阳和叶萱儿都大难不死!这马山豪倒是痴情,才上了柳苍龙的当……二十多年过去啦,叶萱儿化身黑衣人复仇。哼哼,我周伯年也该趁此机会大展神威了……”

    凌岩大吃一惊,问道:“什么?这个黑衣人就是当年的叶萱儿?”周伯年却微笑不语。凌岩不禁向不远处的黑衣人看去,但见黑衣人身形单薄,果如一个中年女子模样。

    不知那黑布蒙着的又是怎样一张端丽冠绝的脸?

    马山豪犹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此时,他似乎只是一个人在喃喃自语。周围的几百人都已不存在。柳苍龙的咬牙切齿。马天虎的震惊无助,庄周的迷惘紧张,周伯年的幸灾乐祸……都仿佛在另一个世界。

    但是,黑衣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中,在他的心中……

    马山豪看着黑衣人,说道:“其实。我还是一个分裂的人。我不想伤害你,可是,最终还是伤害了你。那么多年,你总是出现在我梦中。摔得粉身碎骨……我被这个梦折磨得死去活来,什么修炼啊,早已没有办法前进了,我的修为和二十多年前一样,还只是幻梦境大成……我不想为虎作伥,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跟着柳师哥,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每次柳师哥不好出面的事,都是我帮他去做……上次,柳师哥找到我,说探听到了《青木秘法》的下落,要我和文恬、胡总管去那个梦公潭,用闪电手法一下擒住三人,逼问《青木秘法》的下落,师哥说,只要有了这本秘法,我们云梦山就一定能力压飞梦山,一雪前耻……我早已习惯了被师哥支使去做这做那,所以……可是,我并没有想要去杀人,那个矮胖老者,是被胡总管撕裂元神的……”

    马山豪这番话仿佛只是对黑衣人一个人说的,可是,数百人对他说的听得一清二楚。至此,柳苍龙派人去绑架梦潭三老的事实已经无可辩驳!

    此时,黑衣人头顶盘旋的铁甲蜥蜴已经完全回归她的意念,柳苍龙心中转过无数念头,他知道大势已去,他只想趁乱脱身。可是,即使那铁甲蜥蜴已经消失,他一时也不敢贸然行动。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身边投来的一道道异样的目光……

    那是那些本来还誓死跟随他的弟子们!

    甚至,他看到对面的柳翎,也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含泪望着他,似乎在问:“爹,真的是这样吗?”

    柳苍龙看见了那群后来的村民,他最不想看到的场面出现了。

    在凌岩的授意下,那些人开始扯着嗓子对这对面的云梦山弟子喊开了:

    “柱子,我是爹!你不要再跟着柳苍龙卖命了!”

    “豹儿,你娘在家等你,跟我回家吧!”

    “萍儿,我和你娘就你一个孩子,你可能有什么三长两短啊!回来吧……”

    “华仔,咱不跟柳苍龙修炼什么猎梦术了,跟爹回去打猎吧!”

    此时,云梦山开始起风,在山谷内呼呼作响,夹杂着村民们的阵阵呼声,有一种特别悲壮的sè彩,也增添了那些呼声的感染力。

    此起彼伏的呼声终于在云梦山弟子间起了作用。他们的眼神开始变,得不那么坚定。后面有十几个人开始悄声议论,也有很多人回应着对面爹娘的呼唤……

    本来坚如磐石的石块逐渐松动,人心的涣散是最可怕的事。

    柳苍龙脸sè苍白,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瓦解。就像一座山峰,已经轰然倒塌……

    尹季是从俗世来到云梦山的,他自然没有受到那些呼声的影响。他感受到自己身边的变化,涨红了脸,回首大声喝道:“你们怎么了?敌人几句胡言乱语蛊惑人心的话你们就要背叛师门?师父平rì待我等恩重如山,如今正是要我们誓死护卫云梦山的时刻,大家岂能自乱阵脚?”有些人一听,脸上果然起了愧sè。但马上有人在人群中嘀咕一声,说道:“你是从俗世来的,爹娘不在那里,你说得倒轻松!”也有人说道:“那马山豪说了那么多,师父一句反驳都没有,多半那三个前辈的确是师父派人害的……”还有人说道:“连马师哥都无法反驳他爹,看来,这都是真的!”

    尹季大急,转眼看庄周,但见庄周两眼发直,似乎早已手足无措。再看马天虎,也是一脸茫然,看来马山豪的“背叛”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他只得求助师父。柳苍龙就像一只垂死的野兽在做最后的挣扎,他红着双眼,看着这开始涣散的弟子们,沉声说道:“我柳苍龙主持云梦山二十年,自谓兢兢业业,生平为猎梦族人殚jīng竭虑……没想到,这一切还不敌jiān人几句话!如今,你们要走的就走吧,我绝不阻拦,愿与我柳苍龙共进退的,我柳苍龙先在此谢过了!”说话之间,居然对着众弟子抱拳施礼。

    众弟子从来未见过柳苍龙如此,不禁大为震惊。有几个人当即朗声说道:“师父,我等绝不是背恩负义之人,愿与师父,与云梦山共存亡!”说着,走上前来,围在柳苍龙身边。

    那边凌岩一见,冷笑说道:“好得很!所有死杠到底的一律罪加一等……”话未说完,周伯年怒喝一声,说道:“休得胡说!我们今天来此,只是为云梦山山上山下几千猎梦族人主持公道,只要云梦山弟子弃暗投明,大家仍是猎梦一家人……”

    他此话的拉拢意味十分明显,但是效果极好。话音一落,云梦山那边就有几人弃了兵刃,挤出人群,奔向对面。既然有人带了头,后面就越发不可控制,陆续有几十人从柳苍龙身边离开。

    此时的庄周心乱如麻,他的脑子里还是刚才马山豪的故事,不断地回旋一个问题:他讲的那一切自然不是真的,但是为什么自己对这个故事总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对面的黑衣人是当年的叶萱儿,也就是……自己二十年来从未见过面的娘?

    这一切的猜测与疑惑让庄周如堕入一个巨大的冰窟,全身发冷而又无法逃出。他整个人呆在当场,一时之间对周围的变化居然浑然不觉。

    只有尹季,仍然焦急万分,看着一个个师兄弟走向对面,拉住这个,走了那个,拦住张三,跑了李四……满头大汗之下,对着那群离开弟子的背影大骂一声:“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贪生怕死的缩头乌龟!”

    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如何破口大骂,大势已去,无可挽回。

    就连那龚定仁,也在犹豫之后,最后还是选择走向对面。

    尹季惊愕地看着龚定仁,骂道:“叛徒!平rì真是看错你了!”龚定仁脸上一阵红,对着柳苍龙一拜,说道:“师父……得罪了!”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最后,柳苍龙的身边只剩下尹季、马天虎、庄周和四个其他弟子了!

    柳苍龙看着身边仅存的几个弟子,惨然一笑,说道:“好,好!有你们几个也不枉我柳苍龙一生了!”

    黑衣人冷笑数声,说道:“柳苍龙,到死你都不忘演戏,你也该演够了吧!二十多年来,你一直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正人君子,今rì,就让你带着这副面具去见师父他老人家吧!”

    柳苍龙脸上肌肉一哆嗦,说道:“好,二十年来的恩怨就在今rì做个了断吧!”(未完待续。。)《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