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梦行者-正文 第142章 假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顽 书名:猎梦行者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看着李更的背影出了族长室,庄周陷入了沉思。

    本以为李桥生已经成了自己手上任意捏玩的虫子,没想到他却和龚定仁勾结到了一起!李更虽然没有打听出他们两人究竟有什么阴谋,但是,一个山上的猎梦修行者和山下的村民突然走得如此之近,显得如此诡异!

    看来,这段时间在自己心里隐隐存在的对龚定仁的那种直觉是对的。而今天趁着龚定仁回山,自己心血来潮叫尹季去将李更带上山,也是这种直觉的一部分。

    只是,身为一个修行者,龚定仁怎么会与山下的一个凡人勾结?难道只是因为对自己曾经的背叛而担惊受怕?还是感觉到自己渐渐被抛弃而心有不甘?

    两人提到绝影马,又是什么意思?

    此刻,龚定仁就在云梦山上,也许已经入睡……

    看见庄周凝神思索,尹季和周龙都不敢出声打扰,只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两人心中也对李更说的话万分惊愕,隐隐感觉到一场新的风暴就要席卷云梦山。

    庄周一挥手,说道:“你们俩去休息吧!”

    周龙却有些不甘,梗着脖子说道:“族长,那龚定仁定然有阴谋……”

    庄周眼光一寒,说道:“莫要乱信奴隶之言!龚师哥乃是云梦山的师兄弟,咱们岂能怀疑他?”

    周龙还要争辩,尹季一拉他,说道:“周师弟,咱们都听族长的,走吧……”不由分说,拉着周龙就走,出了族长室。

    半晌之后。庄周终于下定决心。

    他出了族长室,下了云梦阁,迎面的秋风已经有了冬日的凛冽,云梦阁广场在秋月之下显得格外空旷冷清。此时,云梦山寂静无声,所有猎梦者都已经进入自己的梦境之中。

    庄周径自朝东边的一排厢房走去,在最南端的一间天字三号房门前停了下来,他觉得自己此刻就想是一个夜贼,正要闯入别人的家中行窃。

    对,他就是夜贼。不过,偷窃的不是别人的财物,而是思想,是秘密!

    庄周知道,龚定仁与自己一样也已经是幻梦境大成。要从他的梦境之中偷取秘密,谈何容易!而且。几乎所有的猎梦者在睡觉之前都会对意识中的杂思进行清理打扫。所以,猎梦者几乎无梦!而要让一个幻梦境大成者做梦,又谈何容易!

    但是,庄周必须尽快弄清龚定仁脑海中的秘密!

    在一个昏暗的角落坐下,面对这的正是龚定仁房间的后窗。庄周闭目凝神,他自信自己的气锥可以洞穿那薄薄的窗页。准确的进入龚定仁的印堂。

    当然,他必须发动紫旋风,必须隐身进入!

    果然,气锥轻易进入房间。在黑暗中找到龚定仁,然后悄无声息地没入。

    庄周早已做好了要面对一个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意念盾的反击,好在自己的元神被紫旋风裹着,无影无形,也不怕被发现真身。没想到刚一入龚定仁的印堂,那意念盾居然毫不阻挡,犹如一扇敞开的大门,庄周直闯而入!

    庄周一边惊讶一边抬眼看龚定仁的梦境。

    但见眼前一片空白,万物皆无,只是上下通透,看来,龚定仁果然是处在无物空明之梦中。庄周有些失望,元神在紫旋风的掩护下上下飞舞了一阵,仍然什么也没发现。

    正要退出,猛然看见在最远最远处卧着一直全身雪白的狮子,似乎正酣睡正浓。庄周飞了过去,紫旋风的微风吹过,那狮子的毛发微微飘动,眼睛也霍然睁开,似乎发现了异样。

    庄周心中一动:既然龚定仁的梦灵兽在此,何不进入它的梦境之中一探究竟?毕竟,梦灵兽其实也是主人意识的一部分……

    想到这里,庄周再次运气,就要进入狮梦之中。可是,突然之间,那狮子大睁双眼,口中呜呜作响,看着前方不远处吼声连连。庄周急忙往旁边看去,赫然发现在一片空白之中有两个黑影出现!

    原来,龚定仁还是在做梦!

    那两个黑影踏空而来,飘忽而至。在庄周的眼前定住,但模样却很是模糊,只能感觉到两人似乎在争吵什么,而雪狮围绕两个黑影不断转圈,似乎发现了什么……

    庄周顾不了许多,凑上前去,想要听清两人争吵的内容。刚一靠前,突然眼前一黑!

    庄周大吃一惊,银龙早已主动飞出,护在身前。幸好紫旋风容量足够大,银龙虽然出来,但仍然没有显现在梦境之中。庄周左右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狭小的房间,房间中一一盏如豆的油灯,油灯放在一张红色的八仙桌上,八仙桌的旁边坐着两个人。

    看身形和姿势,正是刚才争吵的黑影。不过,这一次,在灯光的映照之下看得分明:竟然是李更和龚定仁!

    他们两人在争什么?庄周更加好奇。他知道,在现实之中,李更不可能和龚定仁发什么什么激烈的争吵,因为他毕竟是一个奴隶,岂有资格在龚定仁面前大喊大叫?这梦境中的争吵,实际上是现实世界龚定仁和李更的矛盾幻化。

    只听李更说道:“龚梦仙,我知道你昨夜已在我梦中探得了我的秘密……我也是迫不得已……我要获得自由之身就必须找到矿石……”

    未等他说完,龚定仁就冷笑说道:“你要自由之身,所以就可以欺骗族长么?”

    李更带着哭腔说道:“我家本来也是世代为农,我先祖也曾经是猎梦修行者,可惜……如今我儿子已经成人,按照规定,他也只能为奴,为奴之人是不能上山修炼的……可是,他很聪明,是块修炼的好材料,我必须尽快摆脱奴隶的身份……”

    龚定仁皱眉说道:“可是,无论什么原因,也不能成为你欺骗族长的理由!我明日就回山,禀明族长,由族长定夺!”

    李更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泪鼻涕齐下,嘶声哀求:“龚梦仙,求求你啦,不要告诉族长……我们父子俩愿做牛做马服侍您一辈子……”

    龚定仁长叹一声,说道:“我看你也可怜……这样吧,过两天我在李村长那里求个情,去了你的奴隶身份……”李更大喜,如捣蒜般叩头,口中说道:“小的感恩戴德,感恩戴德……”

    龚定仁厉声说道:“但是,你决不可再以假矿石欺骗族长,否则,我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李更口中连声说着不敢,站起身来,身形突然模糊变形,竟然瞬间缩小,化为一只黑色的狐狸,双眼冒着狡黠的光,跳上八仙桌。在火光之下,狐狸开始翩翩起舞,一副媚态,龚定仁盯着狐狸,说道:“你不要给我耍花样,你用假矿石欺骗族长之事我暂且不说穿,你自己好自为之……”

    那狐狸眼光一顿,低下头,慢慢化为一团烟雾,袅袅上升,最终消失不见。

    龚定仁起身,眼中神色凝重,自言自语道:“也不知我这样做对还是不对?李更试图用假矿石蒙骗族长之事说还是不说……”

    此时,油灯火光开始摇曳不定,似乎有一阵风吹拂过来。一阵冷意瞬间包围整个房间,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忽远忽近传来,龚定仁仰头看了看黑暗的屋顶,喃喃说道:“怎么回事?难道我是在做梦么?我怎么会突然做梦?”

    龚定仁一句话提醒了庄周,这冷风,这声音显然是梦外的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他意念一收,紫旋风瞬间退出,在龚定仁梦醒之前离开了他的梦境。

    庄周睁眼看时,果然觉得周身阵阵寒意。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刮起了风,秋风吹开了龚定仁的窗户,窗页一关一合,发出咔咔的声响,而房间之中自然也是秋风拂面……

    就听见龚定仁依然翻身起床,走近窗前,一边关窗一边说道:“今夜居然做梦,看来修炼不够,白昼所想还是会投射到夜梦之中,唉……”

    庄周离了龚定仁的后窗,悄悄潜回族长室。此番夜晚伏在他人窗下,,作为一族之长,偷偷潜入属下的梦中,说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够光明正大。不过,庄周又自我安慰道:“猎梦人所行之事,岂不都是偷偷摸摸?只要目的正确,手段还有善恶之分吗?”

    烛光之下,庄周细想刚才龚定仁之梦,越想越心惊。按梦中所现,李更为了尽快摆脱奴隶身份,居然打算用假矿石蒙骗自己,却被龚定仁发现。李更惊慌失措,苦苦哀求,龚定仁心慈,打算不揭破他的阴谋,而且还准备找到李桥生为李更求情,解除他的奴隶身份……

    这也就解释了龚定仁为什么会和李桥生走到了一起。

    李更和龚定仁两人必定有一个撒了谎,会是谁?

    梦境乃是一个人意识的反映,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对猎梦者来说,一个人的梦境比起他在现实中的言行更加可信!

    龚定仁的梦很简单,已经很直观清楚地向庄周展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等等……直观清楚?龚定仁的梦为什么那么直观清楚?要知道,梦境反映现实的方法乃是曲折隐晦的,怎么可能如此直白?简直就是现实世界的直接演绎,倒好像是早就计划构筑好了一切,就等着别人来观摩,这可能吗?

    假梦!

    这两个字在庄周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未完待续。。)《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