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水之瞳-正文 第35章 血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外寻欢 书名:洛水之瞳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白骨铺地,黑影飞旋。更新最快去眼快

    黄衣修士手握飞剑,冷汗频流。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即将不覆的绝地。一时间,他开始后悔当时的决定。因为一时的贪念,导致自己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只是此时悔恨已晚,他不得不勉力招架着蛮妇人的攻击。

    蛮妇人生前实力并不高,沦为行尸后更加不如从前。只是,作为一具行尸,她根本不知道疼痛,自然也不会在意身体的损伤。攻击一切有生命气息的东西,是她唯一的本能。不过,她身为骨塔林唯一的实体攻击武器,必然受到神秘力量的庇护。所以,在与黄衣修士争斗时,她的身法完全是受神秘力量操控的结果。

    “嘭!”

    黄衣修士飞剑放出两丈之外,追击回退的蛮妇人。怎知,对方却忽然翻转身形,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飞剑,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本来这样的速度,他是完全可以避开的。但,只因他先前与魂灵争斗太久,体力、法力、神识、神智俱都消耗太大,导致了身形速度大幅减弱,这才没有避开这简单的一击。

    虽然蛮妇人这一脚的力道,并没有多大威力。但黄衣修士,却仍然被震伤了心脉。此时他很想坐下来调息一番,但蛮妇人的下一轮攻击已经临身。慌乱中,他只能抓起飞剑进行格挡。只是,蛮妇人的攻击越来越迅猛。黄衣修士只能凭借着残存的一口气,做着简单的防御。一时三刻下来,他已是遍体鳞伤。

    随着缠斗的继续,黄衣修士终究无法坚持太久。他右手的手指,已经开始颤抖。下一刻,恐怕连剑也将脱手而飞。淤血模糊了他的双眼,凌乱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视线。此时,他觉得自己就象处在一片永夜的漆黑中一样,孤独无助。他想撕破这无尽的黑暗,他渴望一轮明月的出现,哪怕是一点光亮也好。就在他浑浑噩噩、不知终日时,脑中忽然浮现出了少年时期练武的一副场景。

    明月高悬的秋山树林中,一个粗衣少年挥舞着三尺枯枝,正在卖力的练着剑法。旁边一位白发老者,皱眉而立。看的出少年已经十分用心,但却仍然无法达到老者心中的期望。少年心中焦急,却无可奈何。

    “罢了。这招灵月三重影,你已经练了一月有余,但却始终无法悟出其中真谛。看来,你我师徒缘分已尽。”

    白发老者摇头微叹,随后一个纵跃,从此消失无踪。粗衣少年号啕大哭,追着白发老者离开的方向,奔跑了十多里路,才渐渐接受了现实。

    这个少年,便是此时的黄衣修士。虽然踏入修仙一途之后,他早已对世俗的武功不屑一顾。但当年的白发老者,却一直是他心底最尊敬的人。

    “师父曾说,这灵月三重影须借助月光,才能发挥出剑招的无上威力。当时我天真的以为,在月光下练剑便可以施展出这招师父的绝学。现在想来,我真是太无知了。原来,师父所说的月光,其实是心底的灵光。也只有借助这朵灵光,才能看到长剑的三重影子。而这朵灵光,便是撕破黑夜的新月。它既代表了破碎黑暗的一缕生机,也是冲出生天的一线光明。”

    黄衣修士心底瞬间明悟,其握住飞剑的手缓缓抓紧。

    “灵月现,天影三变!”

    黄衣修士一声轻喝,飞剑瞬间在身前划了个半圆。剑划过的轨迹,在他的眼中渐渐化为一弯新月。透过月型轨迹,他看到了三道不甚明亮的月影。

    但!

    这就足够了!

    月影成形!黄衣修士猛然将月影向蛮妇人一推。瞬时间,飞剑划出三道光华,同时打在了蛮妇人身上。蛮妇人当即楞了一下,随后身体竟是猛然爆散而开。

    片片红衣挟裹着血肉,瞬间向四面八方飞散。黄衣修士发完一招灵月三重影,已经没有力气支持下去。他任凭血肉溅了一身,也无法做丝毫回避。刚才飞剑划出的三道光华,在外表看并不如何惊人。但这一招剑法,却实是由七百三十二剑组成。黄衣修士在瞬间划出七百多剑,体力早已耗空。

    黄衣修士如一个血人般摊倒在地,顿时昏厥过去。临昏倒之前,他曾试图放出一件灵魂法器护身。但终究因为法力无继,而没有放出。此时他的灵魂没有了任何防御,只能任凭魂灵的攻击涌入识海。

    虽然在昏厥中,但黄衣修士仍然随着魂灵的攻击,而不断变化着表情。喜悦、悲伤、绝望、艳羡、痛苦、等,各种表情一一在他脸上变换着。他的身体也跟着表情,扭动不已。因为魂灵太多,精神幻压攻击太巨。黄衣修士没过多久,便出现了动作迟缓、身体僵硬等表现。

    “就是现在!”

    一声低喝在不远处传出。紧接着,身穿轻盔甲的白一瞳,突然出现在了黄衣修士身边。白一瞳以极快的速度取下黄衣修士的储物袋,然后随手向其打出了几道清心术。他控制了清心术的效果,使黄衣修士不会被幻压攻击撑爆,又不会让其彻底清醒。

    也不知,黄衣修士处于何种幻境中。向血池洞行进的途中,他竟然十分谦恭的跟在白一痛的身后。见他如此,白一瞳也乐得再做其他,只是带着他向血池洞大门慢慢靠近。同时,白一瞳也放出神识,时刻注意着他的表情。一旦黄衣修士有异常表现,他便会立刻做出反应。

    回骨塔林时,白一瞳劝陆冰瑶留在了血池洞等待。他之所以不让陆冰瑶同行,一来,是因为陆冰瑶在魂灵面前,没有任何防御措施。她跟着回来,只能增加负担。二来,他此次回骨塔林,必须要将永冥之花身上的盔甲换掉。否则,带她回血池洞时,陆冰瑶必然会从两件类似的盔甲上,看出一些蹊跷。

    白一瞳搜索了身上的所有储物袋,最后终于从蛮妇人的储物袋中,找到了一套紫色衣衫。给永冥之花佳楹换上衣衫后,白一瞳不由眼前一亮。盔甲装扮的佳楹,虽说也十分漂亮,但到底还是女装才真正衬托出了她的绝美之容。

    “恩……还欠缺些什么呢?”

    白一瞳围着佳楹转了一圈,最后从蛮妇人的储物袋中,翻找出一根古色古香的竹笛,配在了她腰间。

    一切收拾妥当,白一瞳又跟佳楹心念交流了一番。随后他向自己施展一道清心术,便跨入了血池洞大门。待他进入大门后,黄衣修士也跟着向大门走去。只是在黄衣修士进入大门的一瞬间,一股看不见的神秘力量涌入了其脑中。黄衣修士隐没在大门中的同时,百丈大门忽然闪过了一道血光。佳楹最后一个进入大门,只是她却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模样。

    永冥之花迈入大门,毫无反应。

    进入血池洞,白一瞳便与陆冰瑶会合。他简单的告知了对方,骨塔林发生的变化和黄衣修士的情况。最后,他又以偶遇的名义,将佳楹介绍了一番。当然,在他的介绍中,佳楹是一个面色冰冷、沉默寡言的聚灵修士。陆冰瑶虽然凝了凝眉,但却并未说什么。

    片刻后,黄衣修士如血人般,出现在陆冰瑶二人面前。虽然白一瞳早就跟她说过此事,但乍见黄衣修士的一刻,她还是忍不住吐了一地。随后佳楹出现,她这才稍微好转一些。只是,从此之后,她的目光便再也不去看黄衣修士。

    佳楹果然是一副冷冰冰、沉默寡言的样子。自从出现后,她便一言不发的站在了白一瞳身后。陆冰瑶几次想上前说话,但都被对方面无表情的样子迫退。

    黄衣修士自进入血池洞后,便逐渐没有的谦恭之态。白一瞳见此,不由暗怪自己考虑不周。他本来打算利用魂灵的精神幻压,来控制黄衣修士为己所用。但百密一疏,他竟是忘记了这血池洞没有魂灵。

    “没有魂灵继续施压,他很快便会清醒!”

    白一瞳大喝一声,向陆冰瑶示意后退。

    脚步声中,黄衣修士眼神渐渐清明。但,随即又被血红代替。他看着向小路奔跑而去的三人,一股杀意蒙上心头。虽然不久前他刚经过了一场大战,但此时却不知为何竟是丝毫不觉疲累。此时在他的心里,杀意代替了一切。而在他的眼中,周围也尽是血淋淋的一番景象。他只觉得,自己便是为杀戮而活。只有杀戮,才可以满足自己空虚的内心。

    杀!

    杀尽一切!

    白一瞳三人逃去的小路上。黄衣修士一人持剑,浑身血煞之气纵横。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道血迹。

    “为何血气会变的如此凝重?”

    陆冰瑶快步奔逃,闻到黄衣修士散发出的血气后,又是一阵恶心。

    “我猜,一定与那道百丈大门有关!你们先走,我来吸引他的注意!”

    白一瞳玲珑心窍运转,瞬间理清了头绪。当下,立刻向黄衣修士迎了上去。

    俺说句话:呵呵,是不是恶水沼泽写的太长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