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佳小说网 >玄幻魔法 >三国之成成君子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纠结中的袁本初一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三国之成成君子-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纠结中的袁本初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离Le 书名:三国之成成君子
    《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与此同时,曹操三方军令既出,一方传达水寨主将于禁放弃官渡水寨,其二传达曹仁兵法延津,其三则是让半道援军的李典按兵不动,援助从水寨撤下來的于禁大军,

    至于夏侯惇,这货不杀爽是十头牛也拉不回來的,所以,曹操压根儿都沒有打算管他,反正有一千精骑在手,夏侯惇想要走还是比较容易的,

    留下夏侯惇在黄河南岸瞎晃荡说不定还能起到虚实的效果呢,

    东路曹仁大军,兵出峡谷道,借道袁军上次兵败北逃所留下來的临时黄河渡口,绕过乌巢,直扑延津而去,

    其军队行军过了峡谷道,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前方传來,

    由于是深夜,视线不太清楚,但从战马跑动起來那稳健的声音可以判断出來,來者只有一人,

    哒,哒,哒,

    吁~~

    前方探路的斥候回转传信,战马高扬的马蹄不难看出斥候骑马的速度有多快,

    好在这条路前几日才刚刚走过,虽然不怎么看得清楚,好在道路也算平稳,

    斥候拉住缰绳,坎坎的停下战马,便听到一股威严的声音响起來,

    “何事,”

    见到來人慌不择路,莽莽撞撞的,曹仁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是他带出來的兵吗,一点儿都不稳重,

    曹仁不悦的声音,斥候倒是沒有听出來,反正跟平时也差不多,这家伙老是板着脸,声音也沒有太大的差别,

    斥候不明所以,依旧一板一眼的回答道,这种表情只不过是下意识的模仿曹仁而已,曹仁手底下的士兵都尊他为心目中的‘大神’,所以,言语之间也略有倾向,

    “将军,黄河南岸,袁军所留下來的渡口有情况,”

    黄河南岸有情况,什么情况,那里不是此行前往的目的地么,曹仁沉稳的脸庞露出一抹诧异,难不成袁绍分兵从这里打过來了,不科学啊,

    这样绕路不说,还要通过一个峡谷道,经过上次的事情,曹仁特地在这里留下了三千兵马驻守,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

    袁军沒这么蠢吧,难不成还有其他的阴谋,

    “详细说说,”

    曹仁的眼神变得深邃起來,气息更加的凝重,

    “是,我们一队斥候沿着黄河往下游一路行去,在距离黄河渡口五里处的一座小山坳下发现袁军行军,不像是大军來袭,倒像是袁军的物质队,其中有一种很奇怪的车,”

    “噢,如何奇怪,”

    曹仁听着斥候的报告,心中犹疑,难不成是袁军的运粮队,从來不相信命运的曹仁,忽然感觉自己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嘛,

    如果真的是运粮队,那他倒是不介意违反军令,把袁绍那家伙的粮草给劫了,

    “那车下面四根很粗的圆木,两边各四个轮子,整体很高,起码四五丈高,中间一座悬挂起來的房子,两旁是巨木支撑,上面还有很多的绳索,不知道是用來干什么的,”

    虽然斥候解释得不清不楚,但曹仁还是明白了,不爽的蹙眉腹议,‘我就说好运气怎么可能找到我呢,’

    这是巢车,曹仁以前在梁诚那里看见过,兵书上也有记载,中间的房子四面都是厚厚的木板,正前方有两个方孔,里面可以坐两到三名士兵,

    整个造型跟用來测试跳过的杆儿差不多,士兵进入屋子之后,由人力拉动绳索将整个小屋子升到最高,这是用來观测、窥探城池之内的情况的,

    看样这是袁绍准备的攻城部队了,沒有想到竟然是从上次留下來的渡口处过來,应该还有其他的攻城器械

    “哼,袁绍倒是好算计,”

    一个计策竟然用了两遍,好在他曹仁早有准备,其中通往官渡的两道毕竟之路都被曹仁用兵把守住了,看你丫的这路攻城部队怎么过去,

    念及此,曹仁决定不去管他们,以免打草惊蛇,

    “传令,绕过敌军,往东去,”

    原本想要利用袁军留下來的渡口偷偷过河的,沒有想到竟然有人,

    所以,曹仁打算原路返回,按照上次从东郡撤下來的路线渡河,只是这样一來很有可能碰见乌巢的袁军守军,

    到时候再说吧

    立时,曹仁领军调转方向,转到东面,继续东行

    官渡前营并不是一座城池,而是曹操选择了一处易守难攻的地形屯兵之所,算是曹军的前沿卫士,由夏侯惇布下营盘,配合曹仁东面的营寨成掎角之势,挡在官渡笼城的前面,

    其中前营左面是高山,地势险峻,不易占领,哪怕是最基础的行军都很困难,夏侯惇的营寨卡在这里,袁军要么攻破,要么只有往右面走,

    而夏侯惇前营的右面十里外则是曹仁的大营,四面布满湖泊沼泽,孙子兵法有云,此乃天陷,车队容易陷入泥沼,

    曹操却反其道而行,让曹仁在此安营扎寨,虽然对于己方多有不便,但是袁军想要进攻更加的困难,

    借助地势,曹操在官渡笼城前布置了两座大营形成了一道半天然的屏障,足以见得曹操军事才能非同凡响,自然,其中肯定少不了梁诚和程昱的建议,

    此时的袁军在曹操下令故意放行的情况下,已经成功占领了官渡水寨、除了右路还有夏侯惇亲自领军进攻,包括左路在内的曹军都已经随着于禁退了回來,

    于禁已经给夏侯惇传信,告诉了他曹操的最新命令了,然而,听不听就是夏侯惇自己的事儿了,这样是曹操特意说过的,‘不必去管夏侯惇,’

    曹操治军严谨可是出了名了,乍一听这句话,于禁还有些怀疑,这传令兵是不是袁军派來的奸细,可细细一想,才发现这的确是曹操的令箭,

    虽然心中疑惑,但于禁本着军人的良好素质,服从上级,

    其实,曹操留下夏侯惇让其乱冲猛闯也是有一定目的性的,这件事只不过只有夏侯惇一个人知道而已,不然,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违背曹操的命令

    官渡笼城,也就是曹操主营的所在之地,

    一夜已经过去大半儿,可是中军大帐之中依旧灯火通明,与整片黑漆漆的城池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别,

    为什么袁军都打过來了,曹军主营竟然沒有丝毫动静,反而睡得安稳呢,

    这只不过是曹操下了一个奇怪的命令,不许点灯而已,全营将士和衣而睡,

    好在是夏天,穿着衣服睡也沒有太大的差别,

    主帐之中,围在沙盘旁的三人此刻也无话,大眼瞪着小眼,曹操和程昱倒好,刚才怎么说也小睡了一会儿,

    只是苦了梁诚,死命的用手指支撑着眼皮,不让其落下,

    不知情的人看來,这三人肯定脑子有问題吧,盯着沙盘坐着发呆,还不如去睡觉呢,

    实际上,曹操等人只不过是在等前方的战报传回而已,

    程昱的计策,引君入瓮,如今,‘君’已经引过來了,就看于禁和李典有沒有把‘瓮’准备好了,

    “君亲,仲德,我”

    曹操看了一眼二人,欲言又止,一副想说又不好说的样子,看得梁诚都一阵替他纠结,

    程昱先开口说,

    “主公,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讲吧,”

    吞吞吐吐可不像是曹操的个性,曹操嘛,自然是想到就去做的性子,

    曹操也知道自己心境不淡定了,他深吸了几口冷气,定了定心神,面色缓和下來,这才开口说道,

    “你们觉得于禁和李典二人能够埋伏成功吗,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梁诚听了一阵无语,这尼玛兵马都派出去了,兵力也布置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你竟然反悔了,世界上可沒有后悔药吃,反悔也沒有用,

    其实,梁诚倒是错怪曹操了,这官渡之战不管对于曹操还是袁绍,都是一场豪赌,真正所谓的胜者为王

    哪怕是曹操这样的枭雄在这样生死攸关,进一步问鼎天下的‘赌局’上也难免在心中泛起涟漪,这些都是正常的,好在曹操还比较平静,偶有浮躁也能够在片刻之间调整好,

    程昱眯了眯眼,缓解了一下眼底的酸涩,劝慰道,

    “主公,其实现在应该着急的是袁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间段曹仁将军已经开始渡河了吧”

    曹仁出兵主在速度,所以轻兵简行,比上次从乌巢回來的时候,拖着兵马粮草,各种辎重,这速度上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因此,程昱的推算也沒有太大的出入,

    话说上次高干被曹纯、夏侯霸等死将追杀,虽然最后在临死关头被身边的护卫所救下,但也被曹纯一枪刺中肩头,如今死沒有不太清楚,可重伤是一定的,

    不然,袁绍也不会把高干调到东郡,去驻守延津和乌巢两地了,

    “嗯,有子孝在,我定当无忧,”

    想了想,曹操不知道是给自己的定心剂呢,还是说给别人听的,竟毫不吝啬的夸起曹仁來了,

    这时候,曹操和程昱讨论的‘不亦乐乎’时,忽然间,曹操感觉少了点儿什么似的,

    噢,沒错,少了梁诚的声音,

    是此,曹操转过头看向梁诚,不由得咧开嘴笑了,

    原來梁诚这小子竟然歪着脑袋枕着手臂睡着了《旦夕小说网www.danxifilm.cn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